果茶小说网 > 同人电子书 > 乳母 >

第2章

乳母-第2章

小说: 乳母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啊啊啊啊。。。。。。。。。。。。。。。。。”因为充分的开拓,卫遥一点也未感到痛楚,只是被封硕大的分身不停的操着后穴,持续的顶着敏感的突起,他的四肢已完全失去了控制,混乱的扭曲抽搐着,嘴里唾液顺着合不上的嘴留了出来,在桌上积了一滩。  

卫遥并不知道,如果已被放逐的娘亲如果见到自己的小儿子被男人玩弄成这样,会多么的心痛。  

卫遥的紧致让封变的无法控制自己,他狂乱的顶着桌上修长扭曲的身体,双手已经忘了控制力道,拼命的揉捏微鼓的双乳,乳汁被挤压的狂喷而出,又落回卫遥的胸上。  

卫遥在封的大力揉捏和疯狂的连续操弄下,已没了声音,只大张着嘴和眼睛。  
 

 卫遥乳房上的湿粘让封彻底疯狂,他的手好象要彻底把卫遥的乳房揉坏般揉捏乳房和乳头,身下猛烈的冲击着。  

封感到自己快到达顶点了,他猛的把手狠狠的抓住卫遥的乳房,卫遥的乳头被凄惨的挤在他指间的缝隙里,封最后一下狠狠的顶入了被自己操弄良久的肠洞。  

卫遥感到自己好象已经被顶穿了,双乳也疼痛的似乎被封摘走。一鼓箭一般的热流射进了肠子里。  

就着分身插在卫遥肠洞里,双手捏着卫遥双乳的姿势,封颓然倒在了卫遥的胸上。  
 

 卫遥身上一片粘渍,有被挤出的乳汁,有被操弄时射了不知几次的自己的精液,有两人的汗水、口水。他迷蒙的睁着眼,嘴唇张张合合,却说不出什么。  

良久,封慢慢清醒了,看者几乎被自己挤光了乳汁的乳房,他无奈又爱惜的把嘴凑了上去,含住了一个乳头,开始享用剩的不多的香甜的汁液。  

卫遥清醒后感到的便是这样一个情形,他的腿大张着,因封挤在腿间的封,合上腿只是妄想,封用双手拼命的捏着自己的左乳,嘴则在用劲的吸允着左乳头。  
 
  

 卫遥已经不能动,就这么大敞着身体,任封享用这乳房里仅有的乳汁,乳房和乳头的表皮已被封的粗鲁破坏了,所以封的大力吸允和揉捏被放大了数倍传到了卫遥的神经中枢,但他已没有力气作出任何动作。  

封的性欲并不太强,他的心事都放在了国事上,这是他头一次这么疯狂,但发泄过也就满意了。但卫遥的乳汁的甜美却已使他着了魔,以往乳母们的乳汁只是乘在碗内给他,现在他却只想从这被揉虐的几乎渗血的乳头内亲自把乳汁吸出,品尝。  

被吸的干瘪却又肿胀的左乳终于被放开,封却又开始了对卫遥右乳和乳头进行了疯狂的揉虐和吸允。  

封终于心满意足的离去。  
 
  

 卫遥的两个乳房干瘪的比上次还烈害,上面密密麻麻的红彤彤的指印和揉捏的痕迹,乳头已肿的比喂乳的母亲还要大两倍,且渗着血丝。  

后穴里的精液留出,顺着桌延滴到地上。封要的次数不多,但时间却很持久,精量更是吓人。卫遥平坦的小腹都已被他的精液注的有些鼓起。  

两个小太监一进屋变看到这个情景,他们不禁抖了一下,互看了一眼。想不到男人可以被蹂躏成这样。  

他们不敢说什么,只匆匆为卫遥沐浴更衣收拾残局,当然,临走不忘尽职尽责的给卫遥灌下两碗药。  
 
  

 章四 尽职  

未经人事的卫遥经过这样残无人道的性爱,发烧了整整一个星期,他的神志一直混混沉沉,只知道自己喝了不少药下去,其中有那熟悉的味道的药,他不禁感到绝望。  

封一直想再尝那甜美汁液的味道,每天来“青阁”数次,可看着烧的混混的卫遥,都扫兴而归。其他人的乳水他已不愿碰触,这几天对从小爱喝人乳的封来说不啻于一场身体与精神的折磨。到了第8天,卫遥稍稍好转,他已被那激烈的爱事彻底打碎了心神。脑子里总是空白,什么也没有。  

他刚刚吃完稀饭,喝下了药,便靠在榻上发呆。  

“圣上到”,他一听到几乎惊弹而起,可是没有一点力量的身体宣布罢工。他无望的用手臂环住自己,惊恐的看着进来的封。  

封先是欣喜的看着坐起的卫遥,转眼又因为卫遥惊恐的眼神搞的懊恼不已。  

不过不能怪卫遥,连封自己也有点受不了自己对卫遥的种种行为。不过,并不打算控制自己对卫遥的种种欲望,因为,没那个必要。  

封直接走过去,没有说话——他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他直接把卫遥揽到怀里,扯开了他的衣裳,开心的看到了尖挺饱满的乳房。二话不说,含住一个乳头吸了起来。  
 
  

 卫遥完全没料到封竟然这样直接,呆楞之后,便用无力的手去推他。封对这无力的挣扎感到不耐,一反刚才对卫遥乳头轻柔的吸允和揉捏,开始大力的揉搓、允吸,乳汁立刻汹涌而出,封来不及吞咽乳汁从的嘴边漏出。  

“啊。。。。。”这样揉虐加上随着体内的乳汁一起涌上到乳头,被封吸允的强烈的酥麻,让卫遥迅速失去了挣扎的力气和勇气。  

卫遥害怕的发抖,他怕再遭到上一次的对待。可他担心的有些多余了,封刚从妃子那回来,性欲已得到了满足。但这几天没有这甜美的乳汁却使他饭也没吃好,现在他只想吃个够本。  

看卫遥停止了挣扎,封换揉虐为漫漫的吸允,他不想浪费这美味的乳汁。  
 
  
 
 忽然卫遥觉得天地旋了一下,原来是封弯腰弯的累了坐在了床上,并把卫遥抱到了腿上,把他的胸台起,就又开始含住一个乳头漫漫的吸允。  

这换姿势的阶段,封只让卫遥的乳头离开了自己数秒就又迫不及待的含住了,卫遥绝望的感到了这皇帝对自己的乳汁的痴迷,他清晰的感到自己乳房中令人羞耻的液体正一汩汩的透过乳头被吸允到这荒唐皇帝的嘴里,而皇帝的头正在他胸上有规律的耸动,喉也在有规律的吞咽。  

卫遥无力挣扎的手垂到了两边,头侧了过去,眼泪流出了他的眼角。牙齿拼命的摇住唇,想抑制住要冲口而出的呻吟。他的身体已变的异常敏感。  

封不停的换着吸允卫遥的两个乳头,手也在轻轻的揉捏便于乳汁的续接,这一次他一定不浪费一点,要把这甜美的汁液都用自己的嘴尝遍。  

“啊。。。。。。。。恩。。” 卫遥终于忍不住要人命的酥麻,随着封允吸、吞咽,呻吟出声。  
 
  

 不知过了多久,封的动作慢了,他在着安详的气氛和乳液的甜美中,昏昏欲睡。而卫遥也被弄的昏昏沉沉。  

封把卫遥抱上床,自己也躺了上去,把卫遥的胸靠近自己,含住了一个乳头,边吸边睡,因为他今天的对待得法,卫遥的两个乳房仍很饱满,封睁开眼缝看了看,满意的想应该够自己喝一夜了。  

“恩。。。。。。。。。。。。”卫遥刚被他抱自己上床的动作弄的有点清醒,可因为疲惫,只无奈的看着皇帝如孩儿一样睡觉都吸着自己的乳,便半昏半睡过去。只是间或被封忽然而来对自己的乳头的大力允吸弄而呻吟、扭动一下,便又睡去。  

早上,封醒来,有些迷惑睁开眼,看着眼前卫遥被吸允了一夜仍饱满的双乳及嫣红的乳头——上面仍有欲滴的乳汁和自己晶亮的口水。他猛的醒悟过来,看了一下周边,再看看天色,收回了搂在卫遥腰间的手,伸了个懒腰,感觉好久没有睡的这样舒服了,脑子意外的清醒。天色还很早。  

他回身看了看卫遥诱人的胸膛,暗想:我似乎该用早善了。  
 
  
 便伏到卫遥身上,用手揉捏着不大却饱满的乳房,用嘴吸住乳头,开始享用乳汁。这回,他急着要早朝,没有时间慢享,再加上早上的饥渴,动作粗鲁而急噪。  

可怜的卫遥被胸前的打扰惊醒,刚伸手要阻拦就被封扣住的双手,压在头顶,胸前的乳头被吸的更大力。汁液源源不断的从乳头里涌出,要命的酥麻又来了。被惊醒的卫遥没有任何防备,只觉得自己的魂魄几乎也由封从自己的乳头吸到了他的口中。  

“啊。。。。。。。。。别。。。。。。。。好。。麻。。。。。。” 卫遥开始呻吟和扭动身体。  

“啊啊啊啊。。。。。。。。。。。。。。。。。”不管卫遥的反应,封只是拼命的掠夺着卫遥乳房和乳头里的乳汁。不停的大力揉捏,毫不保留的吸允,这无礼的操弄,使得卫遥不得不咬唇忍耐。头仰着努力的呼吸。  
  
 封放松了挤按乳头的手,而加大力量用嘴吸允卫遥的甜美乳汁。  

“啊。。。。。。。”不知过了多久,卫遥被吸的一边乳头已被蹂躏的肿胀不堪,甚至被封的舌头碰一下都会让他敏感的战栗,阵阵刺痛和不适的姿势已让他感觉自己快晕过去,嘴里泄出了痛苦的呻吟。  

良久,封的嘴离开了卫遥已经几被吸干了乳汁的乳头,卫遥刚刚松开咬着嘴唇的口,想松口气,封的嘴已猛的吸住了他的另一个乳头。  

“啊!!!!!!!”卫遥再次狠狠的咬住了自己的唇。这次乳头被吸的力道简直让卫遥觉得乳头已经被吸的生生离开了自己的前胸。  

“啊啊啊。。。。不。。。。。。。。。。。”封不满于似有似无的汁液,用手狠狠的挤按乳头的周围,以配合嘴的吸允,无法挣扎的卫遥已泪流满面。  

直至把几乎最后一滴乳汁挤到自己口中才放松了力道,但还意犹未尽的在两个乳头上和乳头周围舔食。  

“放。。。。。。。。过。。。。。。。。。。。。。。。。啊。。。。”卫遥的两个乳头已肿胀至原来的数倍,而他自己早已被折磨的神智不清,原来充盈的双乳已被吸的瘪了下去,而封的轻舔带来的酥麻更让他羞耻。  

封也没想到这乳汁甜美的让自己失去了常态,虽然有些愤怒自己对着一个男人的双乳和乳汁这样着了魔班般,但他仍忍不住想再尝那香甜的味道。  

他一弯腰把比自己还略高的卫遥横抱而起,放到床上,半昏迷的卫遥已不能作出任何挣扎。封把卫遥放到床上后,用双手拼命的挤捏卫遥的已被吸的干瘪的双乳,嘴拼命的吸允乳头。卫遥只能痛的呜咽“已经。。。。。没。。。。。没。。。。。。了。。。痛。。,不。。。要。。。。。。吸。。。。。吸。。。。了。。。。”  

望着干涸的乳头,封终于放弃了,他帮卫遥拉好上衣,开门走了出去。交代道“让秦御医加大药量,不行就硬灌。”  

第二天,卫遥醒来,只觉得浑身酸痛,双乳更是疼痛难忍。旁边的小太监见他醒来,立刻呈上两碗药,卫遥连打翻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颤抖的别过头。小太监一见,喊了声“小宵子”,外面便又进来了一个小太监,两人一个人按着他的身子,抬着他的头,另一个拿着药碗竟硬给灌了进去。灌完药,两人偏撤手退出,留着卫遥一人爬在床边被呛的咳嗽不只。  
 
  

 渐渐的,封不再喜欢去御书房想事,而是在寝宫里坐在靠椅里揽着卫遥看书,想事情,累了便扯开卫遥的衣袍,揉捏乳房,吸允乳汁,休息片刻。有时玩的兴起,甚至故意把嘴离卫遥的乳头远点,再用手用力挤按卫遥的乳房,再卫遥的惊呼中将冲出乳头的乳汁张嘴接住,卫遥刚被他羞得不知如何是好,想起身逃开,便被压住,变本加厉的操弄他的双乳。  
 
  
  
 皇帝寝宫长上演的一幕便是,卫遥被压在皇帝的腿上,胸被皇帝的腿顶住上翘,双手被扣止背后,让他的胸翘的更高,头和腹部因没有东西支撑而低于胸,两个乳头上尽是晶亮的口水和被吸出的残留的乳汁。他无力的仰着头,半张的眼里满是泪水,嘴唇颤抖着张合,被皇帝大力的揉捏、挤按乳房,乳头被贪婪的嘴狠狠的吸住,“啊。。。。。。。。。啊。。。。。。。。。要。。。。。。。裂。。。。。。。了,好。。。。。。。。。。。。痛。。。。放。。。。。。。过。。。。。。。。。。。放。。。。。。。。。过。。。。”那个“我”字还未出口,便已被恼怒的人的手的拼命的挤、捏、揉、抓、按着奶子,口的大力吸允奶头的强烈感觉,拉去了声音。只是摇着头,身体随着奶子被粗暴的挤捏而波动着、颤抖着。  

数月下去,卫遥的双乳艳丽的连自己都不敢看。  

皇帝似乎饭量减小了,可身体却越来越精神,这些都是卫遥的甜汁带来的效果。  
 
  
  
 章五 突变  

卫遥的心里越来越安定,他越来越清楚的看到封对自己的珍惜、不舍,甚至可以说迷恋。他们两的话都不多,互相心理所想并不明朗。但卫遥从封批示的奏折中看出封深明治国之道,思维清楚而公正,知识更是丰富全面。他原来以为自己的阅读面已够广,现在却发现自己和封的见识真的差了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