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茶小说网 > 同人电子书 > 乳母 >

第1章

乳母-第1章

小说: 乳母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 
《乳母》 完 (绝对慎入啊!!)  
 作者不明。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高H,狂汗!! 

章一 入宫  

卫家遭了大祸,老爷、大少爷、二少爷都被杀头,家被抄,其他的人流放的流放,为奴的为奴。这本是令人同情的事,可是京城百姓却只觉得开心、解恨。是啊,因贪污而被斩的人让人如何同情的起来。  

封看着卫遥——卫家最小的公子,平常只是在家读书,连门都很少出,也是卫家唯一不在朝为官、没有卷入贪污的公子——很清俊、显的很干净,因为跪着,看不出身高,但应该挺高,大概比自己还高一点。这些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可,“哼,”封自嘲的笑了一下,当时也正是这些好感让自己重用了卫家的几个贪官。  

封度着步,思索了一会,忽然笑了  
“把他带到后宫,跟乳母们住在一起,”转头朝倍感迷惑的李公公说:“朕想尝尝不一样的东西,就让秦御医给他下药吧。”说完便背手出了偏阁。  

这莫名其妙的命令让李公公和卫遥楞住了。但熟识圣意的李公公很快明白了,带着卫遥去了圣上的乳母们的偏宫里。  

卫遥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住在了一群专门为皇帝产人乳的女子中间,虽然各有厢房仍旧让他极度不适,再加上每天让他喝的莫名其妙枯涩难咽的药物。日子真的不是难熬两字可形容。  

不过,即使再难熬,他也不会忘却一点——他是没权发言的人。幸好这皇帝没有太不近人情,至少自己请人把自己在卫家的书搬来时,他似乎并没有阻挠。  

于是,在享用跟乳母们一样生活待遇的日子里,他白天看看书——虽然以他现在的心情,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看了些什么,晚上则躺在床上,彻夜难眠,总是不知不觉中两鬓泪湿。  

原先卫遥总是喜欢看书想象着古人、今人乃至将来的种种,父亲兄弟们只说他不出息,母亲说他总是象个孩子。他当时心理不舒服,可现在却连个跟他们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  

现在,已经19岁的他,突然头一次开始迷惑,自己究竟为何来到这世上,以后又该干什么,原来嘲笑那些俗人18、9岁便娶妻、生子、忙碌功名。可现在他只觉得自己连一个所谓的俗人都不如。  

在宫里住了3个半月,在旁人眼里,卫遥除了变的更加清瘦、修长、脸色偏白,并无什么不同。只有卫遥自己清楚,自己原来清明的心里已变得阴雨连绕。  

这天,卫遥跟往日一样快速穿过庭院里唧唧喳喳的乳母们,跑到最近常来的小池边——他们被允许活动的范围很小,这小池是唯一允许他们来的安静清丽的地方。刚坐好翻开书,他便觉得胸乳有点异样,最近好象总是这样,他看看旁边无人,便以手抚胸轻揉,岂知一揉更是涨痛,便用力的按了按,立刻似有一股热流自乳内穿出,他不禁吃了一惊,低头看去,虽然因9、10月的天气较寒,自己穿了不少衣物,仍是可以看见胸前湿渍的一块。  

这一下卫遥真是不知所措,赶快以书盖胸朝回跑,又从乳母中间穿了过去,奔回屋里。乳母们虽然习惯了卫遥每次从她们中间走过都急急忙忙的样子,但还没见过他这么失魂落魄的样子,一时说话声都停了,只呆呆的看着卫遥消失在视线里。  

回屋卫遥敞开衣襟,只见自己的两个乳首都尖立而起,胸部似已涨起了两个小丘,他猛的明白了宫人每天他喝的药的用处,只呆呆的坐在床上动也不能动了。  

 
 
  
 
 章二羞辱  

第二日,宫里的太监再端药来,他便一手推翻,一连数次都是如此。太监们无奈,禀告了李公公,这是圣上亲点的事,李公公也不敢怠慢,马上禀报了皇上。  

封刚听到时,只是有点迷惑——卫遥是谁,自己又何时下过这个旨意,突然一下想起这事的始末,无奈的笑了一下,国事一多,自己的记性是越来越差了。  

“呵呵,今万把他带到“青阁”里等我。”没想到秦御医还挺烈害,真能让男人产乳,下次让他制药让男人生孩子,不知会不会难住他,他有点好笑的想。  

卫遥直楞楞的坐在“青阁”临窗的桌边。他现在心里已经全乱了,不知迎接自己的是什么样的命运。胸乳还在一阵阵的涨痛,可是他已经连碰触的勇气都没有了。  

封一进屋便看见一人呆坐在桌前,长的有点面熟。恼的是这人似乎并未听到“圣上到”的通传,也未迎接自己,只是象个木头一样呆坐在那。  

但想想缘由,他不禁笑了起来,大概这男人被自己的双乳吓到了吧。好久没有碰到这么好玩的事了,他已经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下,卫遥总算是发现有人进来了,他先是因为看到一个长象英气的青年呆了一下(不怪他,这么久看的都是乳母和太监,而且以前他两会面时他都是跪地低头的),但是,一看他的黄袍,愤怒立刻涌上了他的面孔。卫遥直接冲向封,封没想到他这个反应,身形一滞,被他重重的打在手臂上,卫遥又举手想再打。封那能容他如此放肆,直接扣住了卫遥的手腕。封有武功在身,这一下又用了劲道,卫遥直痛的嘴唇苍白,但眼睛仍愤恨的盯着封。  

封本来觉得好玩,这下只觉得败兴。哼,这贪官家族里的人还有资格感到羞耻?!好,你觉得羞耻,我就羞死你(本来只想今天羞他一羞,解了恨放卫遥出宫的,本来留着也没什么用,这下,卫遥惹垴了他)。  

他直接把卫遥的双手反拧用一手扣住并把卫遥的身体顶向自己,另一手撕开了卫遥的前襟,张嘴便含住了卫遥的一个乳头,并用手捏住卫遥的另一个乳头。本来有洁癖的封是决计不肯如此的,即使在性爱中,即使最爱的宠妃也未获得过封的亲抚,而只是办事而已。  

“啊!!!!!!做什么!放开我!!” 卫遥拼命挣扎。  

无视卫遥的挣扎,封大力的吸允着卫遥的乳头,另一只手粗暴的挤按卫遥的另一个乳头。出忽他的意料。这乳汁竟然意外的甜美,这么多年从未碰过如此甜美的饮品,他的眼睛不禁有点可惜的瞄向因被他的手挤按而出白白浪费掉的乳汁。  

“啊!!!”卫遥只有天崩地裂班的感觉,他双手被扣,被迫扬起头,把自己的乳头送到封的口与手里,从封的口角和挤压的指缝间漏出粘粘的液体,而让人羞耻的是自己肿胀了多日的乳房似得到了多日期盼的抚慰。。  

“不。。。。。。。要。。。。。。。。。”卫遥恨不能把这在自己身上肆虐的人千刀万剐,可他现在连撞墙的自由都没有,他只能咬着唇,摇着头,脸上已尽是羞辱的泪水。  
 
  
  
 良久,封的嘴离开了卫遥已经几被吸干了乳汁的乳头,卫遥刚刚松开咬着嘴唇的口,想松口气,封的嘴已猛的吸住了他的另一个乳头。  

“啊!!!!!!!”卫遥再次狠狠的咬住了自己的唇。这次乳头被吸的力道简直让卫遥觉得乳头已经被吸的生生离开了自己的前胸。  

“啊啊啊。。。。不。。。。。。。。。。。”封不满于似有似无的汁液,用手狠狠的挤按乳头的周围,以配合嘴的吸允,无法挣扎的卫遥已泪流满面。  

直至把几乎最后一滴乳汁挤到自己口中才放松了力道,但还意犹未尽的在两个乳头上和乳头周围舔食。  
 
  
 
 “放。。。。。。。。过。。。。。。。。。。。。。。。。啊。。。。”卫遥的两个乳头已肿胀至原来的数倍,而他自己早已被折磨的神智不清,原来充盈的双乳已被吸的瘪了下去,而封的轻舔带来的酥麻更让他羞耻。  

封也没想到这乳汁甜美的让自己失去了常态,虽然有些愤怒自己对着一个男人的双乳和乳汁这样着了魔班般,但他仍忍不住想再尝那香甜的味道。  
 
  
 
 章三 失身  

已经到了这样的田地,卫遥不知道自己为何没有想死之心,自己竟怕死怕成这样?或许爹他们说的很对,自己是没出息。  

不管怎么样,卫遥想——活着。  

这几日,卫遥连书也不想看了,除了吃饭、沐浴、如厕,只是常常坐在窗前发呆。宫人逼他食用的药量很大,再加以前的基础,才短短四日,双乳便又肿胀难忍,可他却碰也不想再碰那令人羞辱的地方。  

封那日回寝宫后,难以理解自己怎么能干出这种怪事,便尽量把自己埋在事务中,想把一切忘掉。  

可又觉得身上似乎有一种火,要把自己燃着了。他到最爱的琴妃处,刚想行房,卫遥那受尽折磨沾满口水的双乳和半开的求饶的口,半张的盈泪的屈辱的眼睛却又晃到眼前,他马上起身匆匆离开了。留着琴妃在那不解伤心。  

封回到寝宫,似困兽班在屋里转了数圈之后,放弃班的坐在椅子上,喃喃道“不管为什么了,谁没有怪癖啊,朕堂堂一天子,臣子可以养男宠,朕为何不可养一个会产乳的男宠啊?”  

当下,他不再犹豫,直奔“青阁”。  

这次卫遥不但听到了“圣上到”,更作出了迅速的反应,他踏上桌椅就想跳窗逃走。封进屋见状不禁大怒:他以为他是什么身份,还想逃走。封一个跨步冲到桌边,伸手便扯住了卫遥及膝披散的长发。  
 
 
 卫遥猛一吃痛,便被拉的栽了下来,被封死死的抓住腰,箍在了怀里。  

封二话不说,一把扯开了卫遥的衣襟,把他压在桌上,一手仍扯着他的头发,痛的卫遥用双手拉住封扯着头发的手缓和一些疼痛。封快速的含住了卫遥的一个乳头,并用手大力的挤捏乳房,让那甜汁更快更多的涌到自己嘴里,这两天的焦躁似一下找到了良药,封几乎从未感到如此的满足。  

“啊!!”卫遥被迫仰着身子被人享用着乳头和乳汁,又痛又羞的张着唇,却已说不出话来。  

好久,封觉得自己已没有那么焦躁,他手放开了挤捏的乳房,攀上了卫遥的另一个乳头,轻轻的揉捏,方便自己一会的享用。  
 

 卫遥觉得封扯头发的手已不再那么大力,他的双手便脱力的放在两边,什么挣扎,什么羞耻,他现在脑里一片空白,只想好好休息。  

“恩。。。。。。。。。恩。。。。。。。”被揉捏吸允了良久的乳头越来越敏感,卫遥已忍不住呻吟出声,自己却毫无察觉。  

渐渐的,封觉得卫遥被吸的乳头的乳汁已不充足,荐于上次的经验,他放开了这个已不那么充盈的乳房,张嘴含住了另外一个乳头。手也不再扯卫遥的头发,而去按磨那被已被吸食过的乳房,希望那乳房不负他的希望,在蓄积一些乳汁。  
 

 “恩。。。。。。。。。恩。。。。。。恩。。。。。。。。”禁不住这长久的酥麻,卫遥已完全放松下来,轻轻扭动着身体,他并不象别家18、9岁的青年,以前从未经历过人事,几乎听也未听说过,在书上看到稍微有涉及此事的,他便把这书扔掉。  

他只道被人操弄乳房乳头是让人感到羞耻的事,这来自于他自洁自爱的本能,却不只身为男人却被另外一个男人吸允乳汁,操弄乳房即使任何人看来也会羞死。  
 
  
  
 听到沙哑的呻吟声,本来只专心于卫遥的双乳的封,发现自己的下体硬了起来。吸允挤弄双乳的口和手他舍不得离开,而只是把扶在卫遥腰际的手向下移动,半退掉了卫遥的裤子,用手指挤压卫遥的后穴。他本不愿碰触任何男人的下体,但为了自己尽兴,他还是便吸允这乳汁,边耐心的软化卫遥的后面。  

卫遥并不知道封要干什么,他只是在要命的酥麻中呻吟着,轻轻的扭动着。  
 
 
 “啊啊啊。啊。。。。。。啊。。。。。。。”  
封已在卫遥的后穴中伸进了三指,并找到了卫遥那敏感的突起,不停的挤按,卫遥被他操弄的全身抽搐。若在平时封决不会让自己的手进这么脏的地方,但,他似乎现在已经疯狂的连自己是谁都忘了。  

“恩。。。。。。。。恩。。。。。。”有着带着甜美乳汁的乳头的满足,封并不急于发泄,他的手还不停的开拓着,直到四指都伸了进去。  

“啊。。。。”慢慢的,另一个乳头的乳汁也不再那么充盈,封不舍的放开被吸允的异常肿大的乳头,看看另一个乳房,好象并没有完全恢复,他这时才发现自己的分身已涨的有点痛。他大大分开卫遥的双腿,把自己的分身直接整根插进了卫遥的后穴。  
 
  

 “啊啊啊啊。。。。。。。。。。。。。。。。”封边用两手按摩着卫遥的双乳,期待着他们的再次充盈,边狠狠的顶着卫遥。卫遥也早已忘记了自己是谁,又身处何方,只被封操的大开着双腿,嘴里大声的呻吟。  

“啊啊啊啊。。。。。。。。。。。。。。。。。”因为充分的开拓,卫遥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