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茶小说网 > 推理电子书 > 鬼味少女 >

第19章

鬼味少女-第19章

小说: 鬼味少女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必须抓紧时间,如果父亲不在圣米城,他就必须到其他地方去找!总之一定要把父亲找到!

妈妈,你一定要等着我们!甘油捏紧了拳头,看着远方的太阳一点点地坠入地平线。

第六章 瘦尽灯花又一宵

【1 断肠人在天涯】

尚杰还是没有搬回自己的公寓,暗无天日地待在沙拉的房间里,这栋旧楼听说就要拆了,住户们稀稀拉拉搬得差不多了,唯有他不想离开。

每日叫外卖维持基本的生命力,没日没夜地喝着酒,醉醺醺地抚摸着房间里的每一寸墙壁,仿佛上面还遗留着她的气息。

床头还摆着他们仅有的一张合照,他想要去亲她,沙拉一拳挥在他脸上。想到当时的情形还是忍不住会笑,可是笑着笑着总会有泪水滑落。

尚杰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凹陷的眼睛布满了血丝,浓重的黑眼圈像个丢了生命的幽魂,胡子密密麻麻地长了好长,憔悴得早已失去了人形。

他陷在沙发里吃着泡面看着电影频道放着周星驰的老喜剧片,想要哈哈大笑却觉得吞下的都是苦涩的眼泪,面条咬在嘴里都找不到可以咽下去的理由。

窗外的太阳升起又落下,他不知道自己这样浑浑噩噩地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呵,竟然还活着。”一个男人径直从墙壁里穿了出来。

“你是谁?”尚杰呆滞地看着入侵者,他不喜欢别人随便进入这个房间,“情绪总算还有点波动,如果我说我是杀死她的人呢?”兢澜走到他的面前,低下头俯视他,像看着一只可怜虫。

“你——”尚杰咬着牙一拳挥在他的脸上。

兢澜躲也懒得躲,冷笑一声:“你这样软弱的男人也配和她在一起?如果不是因为你这个蠢货她也不需要死!或者说,如果她早一步遇上我就不会发生这样的结局!”他猛地掐住尚杰的脖子疯狂地大吼起来尚杰闭上眼睛懒得挣扎,既然他杀死了沙拉也顺便把自己杀死好了,反正也不想活了。

“想死?还不到时候呢!”兢澜扼住他的喉咙逼迫他张开眼睛。

“你会失去关于她的一切记忆,然后和那个讨厌的女人结婚。放心好了,最后我会让你恢复过来,然后让你比现在痛苦一百倍!”

“不!我不能忘了沙拉!你这个疯子!疯子!”尚杰一脚踹开他,可是兢澜只是轻轻一挡就把他丢回了沙发里。

“蠢货,看着我的眼睛——”兢澜猛地张大双眼,泛着红光的眼睛散发着野兽的气息,一股光圈从他瞳孔中散发出来,尚杰想要闭上双眼可是却无能为力。

“从这一刻开始,你会忘记关于沙拉的一切你记不起她的模样,想不起她的声音,忘记你和她的所有事情……”兢澜的声音有股神奇的魔力,让尚杰不由自主地看着他,然后渐渐闭上了眼睛,失去了意识。

“把他丢回家去!”兢澜打开房门,立刻进来几个黑衣人抬起尚杰走了出去久久的,兢澜一直站在屋子中央发呆,然后缓缓走到衣柜前猛地推开衣柜门——

一股独特的香味扑面而来。那是属于沙拉的鲜血味和香水味。

如此聪慧的你,真是可惜了差点儿连我都骗到了呢。

他掏出那张纸片夹在指尖,“噗”的一声,黑色的火焰猛地吞噬了它。抖落了燃尽的尘埃,他毫不客气地坐在沙发上安静地看完了那部老电影。那是一九九五年的《大话西游》。

——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没有珍惜,等到了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尘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兢澜举着遥控器关掉了这部喧哗的电影走下了楼。记住的,也只有这段有些莫名其妙的台词。一万年的爱?除非是永恒的生命!除非是在忘川!

暮色中,兢澜看着冥绪一脸阴沉地朝自己走来。

两个一模一样的人打量着彼此,像照着一面清晰的镜子。

冥绪没有发现,曾经两人最大的不同已经消失了,他阴冷的气质直逼兢澜食鬼令他力量大增,却无法摆脱不久后就要消失的命运。现在辛蕊答应回到自己身边,他就更不能走了!

兢澜看着冥绪的双眼,知道他已经彻彻底底变成了另一个自己享受他的身体,再改变他的灵魂,兢澜乐意看到一个温柔少年变成残忍的食鬼者。

无论以什么借口犯下罪孽,在这个世界都是不可饶恕的,哪怕是以爱的名义冥绪已经无路可退了,阴籍管理部门一旦发现他必定会当场杀死,他已经是不折不扣的恶鬼了!

【文】“我不想消失”冥绪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逼到他眼前,就像一股疾风吹过,地上的落叶被卷了好远。

【人】很好,他进步了许多兢澜的发丝在风中飘动:“没有任何人或鬼愿意消失。”

【书】“告诉我!怎样做才可以留下来!我不能离开她也不可以离开她!”冥绪咬着牙怒视他。

【屋】“我喜欢这样的你,这才是另一个我”兢澜一点都没有生气,相反他满意得不得了。

“告诉我——”冥绪的怒吼震碎了旧楼的玻璃,无数碎片穿过他们的身体然后坠在地上。

玻璃碎片坠地的瞬间,兢澜已经消失了,只留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回响。

“食人吧!食鬼不过是食人的前菜,吸食人的鲜血,然后挖出他们鲜活的心脏放在自己的身体里就可以维持你的生命了而且那讨厌人的水滴再也不会出现,你可以任意亲吻或者拥抱你的女孩了……不过请注意处理尸体,杂务科查得很严的哦……”

兢澜的笑容久久没有从嘴角消去,如果这个男孩知道所谓的十七岁生日那天就会消失的预言不过是个无聊的玩笑,他会不会这么听话地按照自己规划的来行动?不,他没那么乖。

可是人一旦有了弱点,就会变得不堪一击。冥绪的致命的弱点便是那个从小就爱着的女孩,他早已因为她站在了魔鬼这边,一点点地堕入罪恶的深渊。

兢澜不用回头也可以猜到,此刻的冥绪一定会迫不及待地蹿上这栋楼里寻找猎物了他的双眼一定闪动着兴奋的光芒,急不可耐地抓着某个人的脖子开始撕咬,然后美味地吞咽着温热的血液……

食人,很快就会让人上瘾的。

【2 喧嚣的婚礼与暗战】

“游氏企业少爷与永恒集团千金喜结连理”

“金钱婚姻还是爱情结晶?!”

“游尚杰发表爱妻宣言,杜灵珊微笑回应!游老先生希望他们三年抱俩。”

这几天的报纸头条几乎都是报道尚杰与灵珊的婚事,永恒集团旗下的报刊更是花了整个版面来详细描述婚礼的细节和小俩口度蜜月的地点。

君浩不敢把任何报纸带回古董店,他怕沙拉经不住刺激,可是不知好歹的西夜却打开电视吵着要看新闻,结果正好在报道这场盛大的婚礼。

空气猛地凝固了,西夜知道自己闯了祸赶紧拍拍翅膀溜走。

你一只死乌鸦看什么电视!君浩赶紧把电视关了,他看不到面朝着墙壁的沙拉是什么表情满以为她会气得直接把古董店炸了或者背着炸弹炸了那个该死的六星级酒店,可是沙拉只是安静地站在墙角,缓缓地,无力地蹲了下去。

她不忍选择遗忘,可是他却义无反顾地忘记了。

喧哗的婚礼后,别墅里还忙不迭地举行了小型宴会,只有双方家长和亲朋好友参加。杜甫叼着烟坐在车中用红外线望远镜看着灯火辉煌的别墅,君浩坐在副驾驶位上仔细查看着四周,李柏双手环胸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

“看得见那些怪物吗?”君浩指指别墅四个角落里潜伏着的东西杜甫点点头开始擦枪 PT8009B,该枪是陶鲁斯24/7OSS军用手枪的改进型。弹匣容弹量17发杂务科的子弹都是经过技术部门特殊处理过的,透明的子弹里灌满了可以射杀鬼魂的水银,子弹表面还刻满了密密麻麻的驱魔梵文李柏小心翼翼地整理着风衣里一排整整齐齐的小匕首,他从不用枪,更习惯使飞刀凌晨两点,宴会散场,宾客们坐着车逐个离去尚杰和灵珊最后离开,杜守故拍拍尚杰的肩送走了他们整栋别墅又陷入了死一般的宁静。

君浩打开车窗举起95式狙击步枪瞄准了正在墙壁上攀爬的狼型怪物这算不算公报私仇?毕竟搅局别人婚礼是一件很没道德事情。

“砰——”子弹飞射而出,一声痛苦的嚎叫,怪物咆哮着跌了下去糟了,一时手痒忍不住扣动了扳机。

“砰——”又是一声枪响,角落里的一个怪物也中弹化作了一摊烂泥看着第一个死得那么爽,不开第二枪实在有点说不过去啊。

别墅的灯光瞬间熄灭,一股黑暗的浓雾从别墅里蔓延了出来,门“吱呀”一声开了,一群怪物张着血盆大嘴涎着黏糊糊的液体朝着车子冲了过来糟了!

“下车!”君浩的话音刚落,一个怪物已经咚的一声跳上了车顶,顿时把车顶活生生压扁了。李柏两把飞刀甩了出去齐齐插在怪物的眼窝里,它嘶嚎着跌了下去。

“靠,怎么会这么多!”杜甫忙不迭开着枪,仿佛玩电子游戏,永远射杀不完的大怪物,倒了一个又有一个扑过来。

李柏的飞刀很快甩光了,他一把抢过君浩手中的狙击步枪砰砰地开着。

“你这个白痴,还没改掉用刀的习惯,忘记自己是怎么死的了吗?”杜甫边骂边开枪。李柏生前就是因为飞刀没带够被某个黑帮分子一枪打爆眉心死翘翘的、没想到死了以后还改不了用刀的臭习惯,也不看看什么年代了,真以为自己是小李飞刀啊。

李柏一脸郁闷:“我哪里知道这里是怪物窝啊,这么大一群赶集似的。”

君浩躲在被压扁的车子后小心翼翼露出个脑袋:“你们发现没?这群怪东西像训练有素的士兵一样。谁掩护谁进攻跟排练过似的,太神奇了——”还没说完,就发现什么黏糊糊的东西滴到了自己脑袋上,摸了摸湿嗒嗒的头发,抬头正对上郝双铜铃似的眼睛。

“砰——”他毫不客气地对着它张大的嘴巴开了一枪,臭烘烘的液体溅了自己一身,真够恶心的。没刷牙就不要对着我呵气,不知道我是处女座的洁癖男人啊?!

“西夜怎么不来?”李柏飞快装上新子弹,今晚报废了这么多,技术部门多半要抓狂了。

“没人看庙会被扣工资的——”君浩回答得很无厘头,李柏已经一脚踹翻了个怪物还不忘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你们两个大骗子,说什么刺探军情,结果呢!刺探出了一堆猛兽!”君浩的肚子开始“咕咕”叫了,一般这个时候是自己的宵夜时间,可惜现在只能躲在车后和打不完的怪物锻炼枪法。

“靠,付君浩!明明就是你先开枪的!”杜甫转过头来大吼。

“拜托,我只是手瘴痒想要试试你的95而已。”君浩蹲在地上,车顶已经被踩得快要成扁平的车片了。

“别吵了!”李柏郁闷地用枪柄砸掉了一个怪物的半边脑袋,没子弹了。

“不带枪的男人死一边去!”君浩和杜甫同仇敌忾。

“布置结界没?若被人发现明天又是大新闻啊,这种擦屁股的工作我烦都烦死了!”李柏恶声恶气地问道。

“早布了。不过不是我们,是杜守故。不然乒乒乓乓的这么久,早惊醒这片富人区的老少爷们儿啦!”君浩再一次给了李柏一个鄙视的眼神。

“我靠,没子弹了!”三人同时痛苦地大叫起来。单打独斗,三人还可以甩翻六个或者七个,可若是十几二十个大怪物,估计足够把他们撕成碎片塞牙缝。不用探出脑袋,也可以闻到它们口中的恶臭正呈圆形包围过来。

“最讨厌恶心的东西。”杜甫眼前闪过那些少女残破的躯壳,顿时觉得一股血液猛地冲上了脑门儿,重重吐了一口唾沫就要冲出去拼老命。君浩一把按住他:“等等,你听。”

一声长啸后,那些怪物悻悻望了他们一眼缓缓退回了别墅中。

“就这样走了?任我们噼里啪啦一阵猛扫现在连子弹都没了它们都不为同伙报仇?”李柏很是不可思议“现在是它们的领导出来了,那些小喽啰明显是出来耗咱们子弹的。”君浩拍拍屁股上的灰尘站了起来“几个?”杜甫和李拍异口同声,君浩伸出一个手指头在他们面前晃了晃、“切,三打一,群殴死他!”李柏立刻冒了出来。

兢澜面带微笑缓缓脱下西装外套扔在地上,又不慌不忙地解开了几颗衬衣扣子这才朝破车的方向走来。他永远都保持着极端优雅的姿态,忘川的将军,即使是愤怒的火焰也可以烧成艳丽的花朵。

“杜甫你先别出去一”君浩的话音还未落,杜甫已经挥着拳头冲了过去。李柏和君浩互望了一眼不忍地把头别过去。这个家伙以为那人是普通的恶鬼吗?也不感应一下对方的杀气和力量值。

兢澜看着俯冲过来的杜甫只是扭了扭头活动了一下颈部,躲都懒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