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茶小说网 > 都市电子书 > 霸道农民哥 >

第30章

霸道农民哥-第30章

小说: 霸道农民哥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跑,我看你往哪跑!”张铁蛋死死按住她的双臂,气恼的王莹乖乖躺在他的下面。

    两人的呼吸彼此闻得到,张铁蛋呼出的热气喷在王莹脸上,作为人妻的王莹感到有些异样。

    “你想干嘛,我可是结了婚的女人,你想干嘛。”王莹使劲挣扎了几下,无法推开张铁蛋。

    看着成熟的张铁蛋,王莹仿佛看到了许久以前的年代,张铁蛋在她身后追着,大喊着给我亲一口,亲一口嘛……

    那是小时候,一个午后的阳光,王莹记得,差一点就被张铁蛋亲到了。

    现在两人都长大了,一个结婚,一个游手好闲,一个成了人妻,一个小有名气。

    王莹一眼十年,觉得小时候真好,要是当初不被狗剩家里逼婚,说不定真能和张铁蛋结婚。

    要是和这个畜生结婚,我才是入了地狱呢。王莹沉浸在幻想中,咧嘴一笑。

    “你笑个屁啊,是不是爱上老子了?”张铁蛋看着思考的王莹,看见她莫名其妙的笑,骂道:“神经病啊,你给我起来。”

    “干嘛你,别拉拉扯扯的!”王莹心里后怕,刚才那是什么想法,怎么出现了这么个想法,我可是别人的妻子,不能这么乱来,太对不起狗剩了。

    王莹被张铁蛋拉了起来,不过还是没有自由。

    张铁蛋一只手扣住王莹的脖子,一手指着她的后脑勺:“你说,刚才幸灾乐祸什么?这么长时间没见你看到我就笑我。”

    “笑的人多了,你怎么不压那些大姨大妈去,就会欺负我?”王莹反抗道。

    “她们是老古董,你是小年轻,你还敢笑话我,给我道歉。”

    “不道。”

    “道不道?”张铁蛋抬起手,啪的抽了她屁股一下。

    “我就不道,你还能吃了我?”王莹快气死了,这家伙敢打她屁股?

    “小妮子,我还治不了你!”张铁蛋啪啪啪,连续打了三下的屁股。

    王莹感觉清白都没了,哇哇的叫嚷起来:“张铁蛋你混蛋,男女授受不亲,你这是干什么。”

    “你给我道歉我就不打了。”一看王莹真急了张铁蛋把她松开。

    王莹跑了几步,指着张铁蛋骂道:“臭不要脸,你就是想占我便宜。”

    张铁蛋不说话了。

    王莹看他眼神贼贼的直勾,低头一看,自己的领口开了,小蕾丝花边都漏了出来。

    “****的张铁蛋,没良心,兄弟妻不可欺你不知道吗!”王莹双手捂住领口,绝了张铁蛋的眼福。

    “真大呀!”张铁蛋嬉皮笑脸,反正刚才看到了,算是占了便宜。

    “你赶紧死去吧!”王莹有点怕了,不是怕张铁蛋,晾他也不敢在这里强了自己,王莹怕的是自己会犯错,她虽然生气张铁蛋欺负自己,可深心里并没有厌恶的排斥。

    王莹害怕,要是再这么闹下去,勾引起张铁蛋的性子,真的会对自己做出那事。

    这荒废的小庙里,说不定真跟他发生什么关系,那就大错特错了。

 第48章 出乎意料

    “好啊你,还敢让我去死,想谋杀亲夫?”张铁蛋叫道。

    “滚一边去,你是谁亲夫啊。”王莹

    呲牙咧嘴的追过去,想要重新扑倒王莹,刚才的感觉太棒了。

    “啊!”看到张铁蛋那副疯狂的表情,王莹嗷一声尖叫,撒腿便跑。

    可惜她怎么能快过铁蛋哥。

    “噗通”一声,两人重新倒了下来,地上有软软的稻草,摔得不疼,可是王莹被他压的很疼。

    “张铁蛋你别乱来!”感觉到身子上有一双手,王莹急眼了:“你妈了个X,快住手!”

    张铁蛋哪里会理她,这时候住手那才是笨蛋,王莹了解他的性子,吃软不吃硬,可怜巴巴的说道:“张铁蛋,在你动之前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你说。”果然,见她可怜兮兮,张铁蛋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你是不是想对我做那事?”王莹问道。

    “不是,我不能对不起狗剩兄弟。”张铁蛋摇摇头。

    王莹趁机推了他一把,没推倒。

    “那你给我起开,你压的我快喘不过气了。”

    “哦。”张铁蛋也不想闹的太过,这不是看大白腿诱人吗,他就想挑逗挑逗,挑逗多了就想把玩把玩。

    “我问你,要是我没跟狗剩结婚,你会娶我吗?”王莹坐在草地上,整理着领口的衣服和凌乱的发丝。

    见她一本正经,张铁蛋摇摇头,又点点头:“我也不知道,不过现在我想包养你。”

    “包养你妈了个波。”王莹小时候脾气就冲,长大了更了不得,在城里学了不少坏毛病,从兜里拿出一盒烟,抽了起来。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凝视了张铁蛋半响,王莹吐出一口烟圈,“当年我也挺迷你的,就喜欢你那坏样,到现在你也没变。”

    “得得得,你别勾引我行吗,这三年没见,你咋一上来就玩伤感?”张铁蛋一屁股坐在王莹身边,手像是一条小蛇,环住了她的腰间。

    “老实点!”王莹一巴掌拍下去,打掉张铁蛋的手。

    王莹笑眯眯的盯着张铁蛋,宛如又回到了从前的画面。

    从小时候起,张铁蛋就贱手贱爪,总是想着法子占便宜,王莹当初没少被他占便宜。

    “你还记得我们多久没见……”王莹的语气一下子更加伤感,眼中有着几许惆怅:“无论多久不见,你还都是老样子。”

    “三年六个月零七天,你一去城里就不回来,我想算算咱俩最多能多久不见面。”张铁蛋抚摸了她头发几下,长发美丽,香气宜人的。

    “我们都变了……”王莹看着碧蓝的天空,心境很复杂。

    “是啊,你的胸大了,屁股大了,长高了,脸盘瘦了,走起路来能让男人丢了魂,不知道小嘴亲起来是什么味道的了。”张铁蛋闭上眼,鼻头来回动,闻着她身上传来的香味,忽然脑袋一疼。

    王莹砸过去一个大板栗:“我给你谈正事呢,你别吊儿郎当的。”

    顿了顿,王莹站了起来,摆弄颀长的马尾辫,有些土气但在张家屯看起来惊艳的红色眼影散发着妖冶。

    “我走了,张铁蛋,以后再聊吧。”

    王莹的背影有些落寞,也有些孤单。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张铁蛋才收回目光,闻了闻手上的余香。

    王莹的大白腿有些胖了。张铁蛋深深做了一个决定,要把小时候的那些朋友聚集起来,跟着他干一番大事!

    “哈哈哈哈!”张铁蛋心里又有了一个新的蓝图,走出了破败小庙。

    …………

    先把夜里写好的中药知识送给丁雪梨,张铁蛋来到了秃毛山上。

    启动了抽水车,带领着桂雪儿和位敏敏两位村姑阿姨,围绕着属于他的田地开始浇水。

    “坏了,昨天光顾着开车,水罐里还没充能量呢。”张铁蛋用水枪洒了一会水,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富贵弟弟,啥叫充能量?”几日来关系融洽,桂雪儿两人热情的称呼他弟弟,而张铁蛋喜欢叫他们姐姐。

    “我的姐姐,充能量就是给它灌水啊。”张铁蛋解释着。

    “哈哈,富贵弟弟说话就是幽默,那没给它充能量,现在怎么浇水啊?”;另一个村姑位敏敏说道。

    “没事,先喷完车里的水,一会我去邻村接去。”张铁蛋问道:“你们会开车不?”

    “我俩都会。”桂雪儿提议道:“富贵弟弟你那么忙,一会我去接水吧,皮夹沟那边有个水库,我对哪里熟悉有认识的人,能避免麻烦。”

    皮夹沟,距离张家屯不远,但是很富裕,人口也都,以前经常欺负张家屯穷困没本事。

    “那好,你真是贴心的姐姐呀~”张铁蛋想了想同意道,如果有认识的人,那桂雪儿去最好不过,毕竟张铁蛋是外村人,开着大汽车去皮夹沟,就算他不主动惹麻烦,别人也不会放过他。

    既然两个姐姐会开车,张铁蛋就让她们分别开会,一人开车一人控制水枪,互相协作正好,张铁蛋监督了一会工作,俩姐姐真不是盖的,手上有活就是有活,干的是模是样,张铁蛋彻底放心了。

    “还有什么事呢,土地里埋水管子,半空假设喷水管,这样上下齐用,再加上抽水车喷水,一百亩地很轻易浇完。”张铁蛋想了一会,如果能自己开一条河坝就好了,或者走个粗大水管子,以后在这里包更多的地,拿下整个秃毛山也行。

    想到这里,张铁蛋打算去试试,跟俩姐姐道了一声别,下山去找村长。

    屯里的事,还是得跟村长打个招呼才行。

    来到了朱大海家里,门也没敲,张铁蛋就闯进去了。

    “谁啊?”翁虹穿着睡衣,关键是睡衣露着大半个肩膀,披头散发的,也没化妆,就像刚和男人办完事一样。

    “嫂子啊,我找朱村长,他在家不?”张铁蛋看到她的样子,站在门口没敢进去。

    “进来啊,我还能吃了你啊。”翁虹拉了拉脱落的睡衣,对张铁蛋一个劲笑。

    张铁蛋怎么觉得翁虹的眼神那么不对劲呢。

    “朱大海没在家,进来。”翁虹主动过去拉他,竟然眼睛都不眨,手就放在张铁蛋身上。

    张铁蛋宛如触电,浑身一哆嗦,飘飘的跟随翁虹的动作进去。

    “我看你这小子精神劲可足了,还是年轻好啊,生龙活虎的。”翁虹的媚眼上下移动,看的张铁蛋那叫一个直接,根本就不是正常的眼神。

    “哈。哈,我年轻嘛,以前朱村长还不是一样厉害。”张铁蛋是来者不拒,你跟他玩邪乎的,没好果子吃。

    “他?两分钟先生。”翁虹翻了一个白眼,忽然一转身,睡意的裙摆旋转起来,人已坐在了沙发上,还专门朝张铁蛋靠近了几分。

    张铁蛋不知道说什么好,心想翁虹这是犯什么病,不会是想对我做那事吧,不行不行,她可是村长媳妇,要是朱大海知道了非杀了我。

    “你是来给嫂按摩的吧,开始吧。”翁虹毫不矜持,见张铁蛋沉默不说话,拿起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呃…………”张铁蛋懵了,翁虹离的这么近,身上的香气飘了过来。

    没想到在家里都喷香水,村长媳妇就是不一样。

    “其实我是来找朱村长有事,给嫂子顺便按摩。”张铁蛋不好推辞,忘记了答应过朱村长,还会来家里给翁虹治疗。

    但既然来了,那就动动手吧,使出炎黄散手,开始给翁虹按摩。

    “嗯……”翁虹发出一窜舒心的呻吟,声音柔如骨髓,听得张铁蛋浑身发痒,真想掐着脖子按在沙发上一顿啪啪啪。

    但也只能想想。

    “用点劲儿。”翁虹闭上眼睛,趴在了沙发上,不知道是有意还是觉得这个姿势舒服,竟然稍微高高翘起了臀部。

    “我叉!”在心中咒骂了一句,张铁蛋忍着某种冲动,认真的给她按摩。

    “朱大海个死人整天不回家,让我觉得有些无聊,幸亏铁蛋你来了。”翁虹轻轻的说道,就如妖精的咒语,让张铁蛋脑袋发昏,要不是他定力足够,只怕已经陷入进去。

    老子就奇怪了,以前也没发现这么多女人跟我暧昧,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得到异能让我的运气增加了?没道理啊。

    张铁蛋尽快按摩完了,翁虹舒服的直打抖,重重的闷哼一声,趴在沙发上享受着那种感觉。

    “铁蛋,不知道你人和这个名字配不配,到底是不是铁蛋?”闭着眼睛的翁虹,像是在想着什么美妙的事情,嘴角俏皮的笑着。

    “呃……”面对这么直白的话,张铁蛋只能装傻。

    “呵呵嫂子说笑了,对了,朱村长什么时候回来啊?”

    “别提他了,没劲。”翁虹坐了起来,眼神幽怨:“怎么地?他不在家,你就不愿意来找我了?你可知道,咱们屯里多少男人,我可以挥之即来?你随随便便进我家门,是别的男人梦寐以求的,你怎的不知好歹啊?”

    “嫂子我……”张铁蛋变哑巴了,翁虹以前给她的印象,端庄,大气,严肃,有派头,那像现在,十足一个小母狼,太出乎意料了。

    “好了,逗逗你,看你吓的。”翁虹露出一个奸诈而有那么点可爱意思的笑容,染着红色指甲的食指勾了一下张铁蛋的下巴。

    张铁蛋在心里打了一个激灵,却只能憨笑,他有预知能力,第六感也强的很,确定翁虹对他是有意思的,所以听到翁虹的解释,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说吧,找你朱大哥什么事?”翁虹媚眼带情,眨巴着看着张铁蛋,忽然又朝他靠近了几分。

    “我想多拿点地。”张铁蛋吃吃艾艾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