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茶小说网 > 都市电子书 > 霸道农民哥 >

第29章

霸道农民哥-第29章

小说: 霸道农民哥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种子施完了,两人是来检查有没有什么地方该整理的。

    “忙去吧,两位好看的阿姨。”张铁蛋逗得两人乐开怀,嬉笑谈论着继续工作。

    “铁蛋,这两位都是给你来帮忙的?”丁雪梨左右看去,觉得她们面孔陌生,不是本村人。

    “梁爽给我找的,以前在梁大龙手里干活,嫂子,你知道我一个月发给她们多少钱吗?”张铁蛋看到桂雪儿俩人干活的第一天,大方的给她们定下了工资。

    “多少?二百?”看到张铁蛋伸出两个手指头,丁雪梨自然这么认为。张家屯穷啊,在这种地方打工能赚多少钱,更别说只是做做耕地撒种子的事情,张铁蛋的‘地’是不小,但按照张家屯的价值,一个月二百就是平均价。

    只见张铁蛋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不对,是两千。”

    “两、两千?”丁雪梨吸了口凉气,一个月两千,那是在城里打工才有的可能。

    “你一个月开给她们两千?就耕地播种子?”

    “哪能啊,除草、施肥、浇水这些散活都是她俩的。”张铁蛋虽然这么说,丁雪梨还是觉得不可思议,这些散活加起来,一个月也就五百块顶天了,开出两千的价格,那两个人一月就是四千,这太超乎常理了。

    “那你种的药材是啥名字,生长周期是多少?”丁雪梨想算算成本,张铁蛋对她直言不讳,种的药是白参,生长周期是一年,这是最短的了。

    “那你一年得开给她们三万多的工资?这还不算机械设备、后期养殖投入,你的收成能够吗?”丁雪梨有点担心,她爸以前就是搞大型种植的,后来破产跑路了,丁雪梨稍微懂得种植技术。

    “我的人参生长快,过几天你就知道了。”别人养殖白参一年收成,张铁蛋有尿罐子帮助,几天就能收成,别说一个人两千,四千的工资也开的起。

    丁雪梨没听懂他的话,选择相信张铁蛋,他那么年轻做生意,在屯里成了明人,肯定有他的过人之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丁雪梨打心底相信铁蛋,什么事都相信,所以他说以后要跟自己生孩子,丁雪梨心里记住了。

    “那铁蛋,散活都让姐姐们干了,我干啥去?”丁雪梨开口问道,来之前,她以为散活都得是自己的呢。

    “你是我嫂,也是我的小心肝。”张铁蛋不怀好意的挤挤眼,眼神瞄准了她的两团柔软。

    “干啥啊,这大白天的,有人呢还。”丁雪梨微微侧身,躲避张铁蛋不老实的目光,却是笑的更甜了。

    “就喜欢看你害羞的样儿。”张铁蛋言归正传:“嫂子给我看药草吧,长得好不好,坏不坏,什么情况,到时候给我汇报就是,我一个月给你……五千。”

    “五千?”丁雪梨以为听错了,看到张铁蛋点了点头,连忙摆手:“不行不行,你别跟嫂子闹,再说我也不懂药草,长得好坏我也不知道,怎么帮你看啊。”

    “有我呢,你怕啥?”张铁蛋给她吃了定心丸:“白参这东西没啥讲究,我晚上给你写一篇生长标准,把白参的特性和特点都给你写下来,你好好看看,以后越干越熟。”

    “可是……”丁雪梨觉得不妥,“真的一个月五千吗?我凭什么啊,还是跟她们一样,两千吧。”

    五千块钱,放在太祥镇也不是小数目,可以赶上一些白领了。

    “凭你跟我的关系!”张铁蛋不容置疑,抓住了她的手。

    “你干嘛啊。”丁雪梨抽回了手,忐忑的看着远处的桂雪儿两人。

    “我就喜欢你这样儿!”张铁蛋哈哈大笑,一把搂住她,看着三轮车,心想,要是能来个车震就好了。

    ………………

    夜里的时候,张铁蛋只用了半个小时,把有关白参的知识书写下来。

    虽然是‘书写’,他的字可不敢恭维,歪七八钮,勉强看的懂。

    到了半夜,张铁蛋准备把抽水车给开到秃毛山去,明天准备着浇水。

    可忽然发现一个重要的问题。

    从警察局回来,张铁蛋就觉得不对劲,抽水车不见了!

    张铁蛋没有紧急叫醒老妈,这么晚了不应该打扰她,而是去了张光输家里,提了桶水,从头顶浇下来。

    然后在张光输既愤怒又迷糊的回答中,张铁蛋知道了抽水车的去向,隔着一条街在老邻居蓝大哥家里看到了车。

    原来,这两天村民们浇地,大伙一起去找了徐翠花,想着这车是铁蛋买的,她妈自然当家,就借来轮流浇地。

    张铁蛋也没计较这点破事,都是一个屯里的,计较也没用,每家每户都多少练过厚脸皮的功夫。

    张铁蛋拿着备用钥匙,发动抽水车,去了秃毛山。

    山上,路可真难走啦,一路上压到一片青草,还撞了几颗小树,差点还掉到悬崖里。

    “哎哎哎,吓死我了!”张铁蛋狠狠打着方向盘,使劲看着前方的黑暗,纵然有车灯,山间的视线还是很黑暗。

    张铁蛋的双眼,在这时候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芒,黑夜犹如不在,仿佛白天一样明亮起来,张铁蛋轻松的驶过了半山腰。

    别问张铁蛋的眼睛怎么这么牛逼,他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牛逼,有异能,就是牛逼!

    将车停放好,张铁蛋回家睡觉,一直到第二天中午都没醒。

    最后,是被一段急促的叫声弄醒的。

    “不好啦,大事不好啦,翠花妹子,不好啦,赶快让你家铁蛋躲躲吧!”

    “翠花妹子……妹子?哎哟,张铁蛋你怎么还睡懒觉,快点收拾东西跑吧!”

    一男一女,两个朴实的老乡亲,风风火火的把张铁蛋拽了起来。

 第47章 偶遇大白腿

    “咋地了,看到外星人了?”张铁蛋正跟周公的女儿暧昧呢,现在全无睡意了。

    “你你你你,你的抽水车被偷走了!”男的焦急说道。

    “啥被偷走了,是我开走的。”张铁蛋打着哈欠,倒了杯水,咕咚咚的喝下,看的两个老乡亲一阵傻眼。

    他俩姓蓝,蓝家人,正是昨晚张铁蛋去临街开车的那一家。

    “你这孩子,咋这么抠门,刚借走的车就开走,真不行!”女的还挺气愤。

    “嗨我说,车是我的,我开回来理所当然啊。”张铁蛋不乐意了。

    “哦,原来是你开走了啊,早说啊,我们以为掉了呢,吓死我了。”男的不好意思挖挖脑袋,拽着女的往外走。

    女的一步三回头,根本没有街里乡亲的滋味,“我们没用完你就开走啊,还街里邻居呐,你就这么不讲信用啊,做人到你这份上太丢人了!”

    俩人走的都看不到了,张铁蛋还能听到声音。

    “这屯里人,我呵呵了。”张铁蛋不无奈也不气愤,他就是出身屯里,了解这里人什么样,别人夸奖他张铁蛋,损他的人大有人在。

    张铁蛋穿好了衣服,给桂雪儿和位敏敏打了电话,两位阿姨早已准备妥当,随时在秃毛山上待命。张铁蛋然后给张光输拨过去一个电话。

    “喂,光输啊,还得有个事麻烦你,什么?你不在?好小子,回来等****吧!”

    “怎么说话呢,嘴巴欠扇啊!”徐翠花这时候进家了,手里提着个大竹篮,装的满满的丝瓜。

    “我滴个亲娘来,你又弄这玩意干啥,还没送完人啊。”张铁蛋看见丝瓜就头疼,尿罐子初次试验对象是家里的丝瓜藤,现在院子里还多的是呢,徐翠花送都没送完。

    “看你脸才跟****一样难受,这些丝瓜我刚去送人,都不要了,我准备做咸菜用,不给你吃。”徐翠花知道,儿子吃丝瓜吃伤了,看到就恶心。

    把竹篮放在地上,徐翠花摆弄着丝瓜藤,又摘下来几颗,“你种植的方法那么快,以后你再包块地,种植蔬菜,拿去卖钱。”

    张铁蛋觉得是个好提议,心里记下了这个想法,嘴上却说道:“老妈,张光输怎么去城里了?”

    刚才打电话得知,他说去太祥镇了。

    “给人看宅子呗。”徐翠花撅着******干活。

    “就他?整天还真闲不住啊。”张铁蛋从水缸里接了水,挤好牙膏,牙刷往嘴里捣。

    “你又有活安排他吧?”自己的儿子最了解,徐翠花一副幸灾乐祸:“这下没法使唤他了吧,你上次让他往城里跑,遇见好几个熟人,争着抢着让他看风水去。”

    “咕噜噜……”张铁蛋喝水涮嘴,哇的喷出一大口,撇开挂着水迹的嘴巴:“别瞎掰了,以前闲的都快吃不上饭,感情他还是个抢手货啊?”

    “你光叔叔厉害着呢,小屁孩懂什么。”整理好丝瓜的徐翠花,拍着手上的灰尘说道:“走,有什么事安排我去,老娘上阵帮忙!”

    “别了,用不起你,老实在家等你的光光吧。”张铁蛋目前还不算忙,用不着老妈,刚出家门的时候响起了徐翠花的声音。

    “对了,你昨晚把抽水车开走了是不,大街小巷的都在数落你的不是,看你怎么办吧。”

    “我的车我愿意开,你们能咋地?”张铁蛋噗之以鼻,走到街上可不着回事了。

    也就是刚出家门的事,徒步走到路上,谁看到他谁都数落,仿佛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

    “铁蛋啊,你有了本事可不能忘本呀。”

    “张富贵,看着你挺大方的,怎么竟办没腚眼子的事呢?”

    “你这孩子,咋把车开走了,乡亲们浇地容易么?”

    “你不让我们凑钱去租邻村的抽水机,抽水车又不给我们用,几个意思啊?”

    说话的都是乡亲乡里,都是张铁蛋的长辈,虽无血缘关系可农村礼仪重,不管张铁蛋再厚脸皮再无耻调皮也不能跟这些人乱来。

    “七大姑,您想错啦。”

    “八大姨,事情不是这样的。”

    “四大爷,您先听我说呀!”

    张铁蛋急的满头是汗,一张嘴不够用,被乡亲误会的滋味可不好受。张铁蛋倒是不烦,乡亲乡里的都认识,也不能烦。

    “张铁蛋,我看你就是抠门。”看见调皮的被众亲人数落,一个漂亮的姑娘咯咯笑道。

    “大白腿!你就在那幸灾乐祸吧!”张铁蛋瞅着那姑娘瞪眼。

    姑娘叫王莹,是王百万的儿媳妇,也就是被驴踢过脑袋的狗剩的妻子。

    “谁幸灾乐祸了,我说的实话,要不乡亲们都数落你。”王莹人白腿美,所以叫大白腿,小脸盆很耐看,身材凹凸有致,个头也高,当年小时候还是张铁蛋的暗恋对象。

    “放屁,我这就脱光你的衣服揍你!”张铁蛋正烦着,气闷闷的说道。

    俩人小时候是好朋友,其实屯里的小孩都是好朋友,梁爽啊,狗剩啊,毛蛋啊,黑蛋啊,九饼啊,还有任二麻子啊,等等等等啊,许多小伙伴感情可好了。

    那时候狗剩喜欢梁爽,一喜欢就喜欢到了现在结婚。

    而当初喜欢大白腿的张铁蛋,已经忘却了那段单纯的时光。

    “好呀,你来脱我衣服啊,不敢脱是小狗!”大白腿做了个鬼脸,她早已不是当年纯真的小姑娘,骨子里透出来一股骚劲,扭动着小屁股就跑。

    “你以为我不敢?”张铁蛋追了上去,在一群乡亲的视线中消失了。

    还别说,扭动着屁股的大白腿跑的可快了,一溜烟见不到人,张铁蛋也不是吃素的,他的身体素质超越常人,几个大跨步追到了一片小道,四周荒凉无人,已经不是屯里的居住区,一片的烂房子瓦屋。

    “人呢?给我出来!”张铁蛋摇头晃脑的寻找,大白腿早躲起来了。

    “笨铁蛋,你不是追的上我么?有那本事么,整天光会吹牛。”不知道什么方向,传来大白腿的声音。

    “本来不想跟你计较,这是你逼我的!”张铁蛋心里一哼,想着透视!透视!透视!

    双眼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芒,视线里的事物变得透明起来,破烂的瓦屋,倾倒的墙壁,坍塌的草房,偌大的枯木枝叶,所有被张铁蛋看到的事物,不再拥有任何的秘密。

    不远处的一个小庙,老掉牙破旧不堪的石柱后面,藏着柔软丰韵的身体。

    “大鹏展翅!”张铁蛋嘿嘿一笑,双臂平展摆动,一下跳到王莹面前。

    王莹正轻轻呼吸躲避,被吓了一跳,哎呀一声差点跌倒,张铁蛋顺势欺身上去,他压在王莹身上,王莹倒在了地上的稻草上,彼此都觉得柔软极了。

    “张铁蛋你不要脸,放开我!”王莹变了变脸色,玩笑归玩笑,被张铁蛋压着,清晰的感觉到男人的身体部位,猛地慌了起来。

    “跑,我看你往哪跑!”张铁蛋死死按住她的双臂,气恼的王莹乖乖躺在他的下面。

    两人的呼吸彼此闻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