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茶小说网 > 名著电子书 > 日本我误解你了吗 >

第7章

日本我误解你了吗-第7章

小说: 日本我误解你了吗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眩械饺毡旧缁嵩诜⑸浠P胩倬醯眯∪母母锶们钊硕嗔似鹄础

在日本政界,家族与派系林立,明治维新时期,日本积极扩充军备,政府在横须贺港建造了海军工厂等军工企业,使横须贺逐步发展成为“远东第一军港”。居住在横须贺的小泉由兵卫(小泉纯一郎的曾祖父)的包工头生意也越做越大,积累起巨额财富,使儿子小泉又次郎(小泉纯一郎的外祖父)产生了从政的念头。1908年,小泉又次郎成功当选议员,开创了三代(包括小泉纯一郎的父亲小泉纯也)均是国会议员的历史。日本国会一共只有114年的历史,而小泉家族成员在国会占一席之地的日子就已经有94年。

小泉纯一郎的外祖父小泉又次郎是有名的“文身大臣”,从背上到手腕、脚脖子都是龙的文身。小泉纯一郎的母亲小泉芳江是他和第二任妻子石川初所生。小泉纯一郎的父亲原名鲛岛纯也,出生于鹿儿岛贫困的农村,后与小泉芳江恋爱,并成为小泉家的养子。1937年,鲛岛纯也当选国会议员,并正式使用小泉纯也这个名字,以至于外界经常误以为他是小泉又次郎所生。后来小泉纯也随岳父进入政界,是自民党内著名的鹰派人物,1964年当上日本防卫厅长官。

正是在家族的庇荫下,小泉纯一郎才得以青云直上。小泉家的保姆曾说:“最初的选举是家族和后援会为他(小泉纯一郎)铺好的轨道,他只是坐上去而已。”据日本《体育报知》报道,在小泉的事务所里,政策秘书是姐姐信子,弟弟正也是私人秘书,妹妹纯子也在这里上班。

在《与鬼为邻》一书中,有这样一段描述:“2004年6月14日,日本NHK电视台正在按照惯例直播国会参院辩论节目,68岁的民主党议员平野贞夫用一个质询让所有昏昏欲睡的观众精神大振——平野要求当时的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出来澄清,新闻界报道的‘小泉总理大臣曾因攻击女性(这是个客气的译法,平野的话直接翻译过来就是强奸)被送进精神病院’到底是怎么回事。平野认为,这不单是小泉个人人格的问题,也关系到整个日本政府的名誉。”

作为反对党议员,平野提出这个质询显然不是要维护小泉的名誉,那明摆着是找碴来的。

根据平野提供的情况,这起事件应是发生在1967年4月,当时,小泉纯一郎在日本著名的庆应大学四年级就读,因在湘南对同在庆应大学读书的一名女生进行性攻击而被神奈川县县警逮捕。此后,小泉被免予起诉,但被迫进入精神病院强制治疗。

|5|小泉派系的议员对此进行质疑,认为此事纯属谣传。但平野早有准备,不但当场拿出新闻界对此事的大量报道作为证据,而且爆出一条猛料——日本著名记者木村爱二与小泉首相就此事一直在东京地方检察院打官司。令人新奇的是,和流行的名人官司不同,这个案件并不是小泉控告记者造谣或者侵犯隐私,而是木村控告小泉隐瞒历史给日本国民造成精神痛苦,要求精神赔偿!

|1|一国首相居然曾经被送进过精神病院,堪称天下奇闻。不过小泉曾经被送进精神病院这件事在日本并不能算新闻。

|7|例如,日本的政经季刊杂志《真相的深层》,曾在2004年4月、6月、10月号连续以专辑的形式对“小泉性攻击”案件进行跟踪报道。凭着日本记者的认真劲儿,竟然把小泉当年入院治疗的病历都调了出来,根据他们的调查,在东京治疗精神疾患的都立松泽医院,的确有1967年4月至6月,小泉纯一郎在那里因“精神分裂症”治疗的病历。

|z|根据日本的相关报道,小泉纯一郎在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后,曾在松泽医院治疗到6月间,此后,同年7月7日即飞往伦敦开始留学。小泉纯一郎在履历中写自己庆应大学毕业后留学英国,实际上他是在由英国回到日本后才完成了庆应的学业。

|小|不过,日本社会普遍认为,小泉不一定真的是有精神疾患,他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奇遇”,与他的父亲小泉纯也有一定关系。因为小泉纯也当时担任日本防卫厅长官,而且亲自送小泉入院治疗,很可能是他利用权势胁改了神奈川警署对此案的调查,通过将儿子送到精神病院的方式避免其留下被捕经历。

|说|木村爱二对小泉起诉的案件,双方的辩论集中在小泉当时入院是否因为“对女性的性攻击”,对于小泉入院和诊断为“精神分裂症”的事实小泉一方并未加以辩驳。法庭最后没有认可木村所要求的赔偿,因为他没有足够的证据说明这一点。但是,木村认为,通过此事使更多的人认识到小泉的真实面目,没有得到赔偿,实际上官司也是赢了。

|网|作为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在日本政坛曾如日中天,被视为日本改革的标志。但随着他的执政无方,日本不但没有走出泥沼,反而在国际上陷入更加孤立的境地,在经济上更加债台高筑,其政治形象和支持率日益下滑。

田中真纪子评价日本最近的政治家时,说小渊惠三是老实的“凡人”,娓山静六是当兵出身的“军人”,而小泉纯一郎则是“变人”,对这个“变人”,怎么理解在日本也是个问题,小泉自己说这是“变革之人”的意思,不过也有人翻译成“变态之人”。这种翻译法有些不确切,日语里“变”的意思其实是“不正常”。

小泉纯一郎在日本政界因为梳着独一无二的“狮子头”而引人注目。事实上这种喜欢标新立异的性格可能是小泉家的遗传。因为小泉纯一郎的祖父小泉又次郎就是这样一个个性人物,如同黑社会的成员一样,他在全身刺满了飞龙,所以当他担任日本的通信大臣时,就得到了“文身大臣”的绰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渊源,小泉纯一郎对于黑社会也很亲近,他的选举对策本部部长竹内清,原来就是暴力团稻川会的组员。

小泉纯一郎是日本罕见的单身首相,他对此的说法是——“因此,只要我不惹上有夫之妇,就不会有麻烦了。”小泉一直和自己的姐姐信子生活在一起,有人说他有些恋姐情结。实际上他早年曾经结过一次婚,做媒的就是上一任日本首相福田康夫的父亲福田纠夫。然而,这次婚姻很失败,小泉离婚后表示再也不结婚了,因为“离婚比结婚费力气十倍”。

或许因为婚姻失败,小泉对子女表现出冷酷的一面。他离婚时有两个儿子,其妻佳代子正在怀孕。结果小泉获得了两个儿子的抚养权,而佳代子获得了腹中孩子的抚养权。然而离婚以后20年,虽然佳代子多次哀恳,小泉一直不让她探望两个儿子。妻子离婚后,没有再婚,一个人把小泉的第三个儿子生下来养大。可是小泉至今为止,就是不认这个名叫“宫本佳长”的小儿子。

2009年,小泉的第二个儿子小泉进次郎当选为众议院议员,长相和说话的口气,简直就是父亲的克隆。那么,小泉的大儿子跑哪儿去了?大儿子小泉孝太郎没有接父亲的班,却成了日本的影视明星。2000年,孝太郎瞒着父亲,偷偷报名参加了由石原艺人经纪公司主办的“寻找21世纪的石原裕次郎(已故日本著名男演员,现任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的弟弟)”新星选拔活动。在半决赛中,孝太郎被淘汰了。次年,小泉当选为日本首相,人气冲天。于是人们终于发现,那位被淘汰的青年原来是小泉的儿子。2001年8月,孝太郎从日本大学经济系中途退学,搭乘父亲的顺风车一脚踏进了日本演艺圈,并立即参加电影拍摄。

孝太郎先后主演过《乌冬厨神》、《爱情呼叫中心》等电视连续剧,并参加了《跳跃大搜查线》等电影的拍摄,如今在日本是扣得上手指的年轻影星。

小泉在日本政界说话口无遮拦,有时会当众讨论性交一类的问题,其发言即便在性观念上比较开放的日本,也让人脸红。比如在日本政局会的发言中,这位首相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都这个岁数了前两天我居然会梦遗。当了首相以后身边没有女人——不变的恋人还是自己的右手!”

更离谱的是,在首相官邸会见作为亲善大使来访的韩国影星崔智友时,面对美女,小泉显然有些过分激动,竟然当众问道:“我知道有个温泉很好,一块儿去洗好吗?”此事被崔智友写入自己的网页,还差点在国际上引发外交波澜。

第四章 日本,听我对你说

说完了人,接下来要说点事。这件事并非历史故事,而是发生在当下,就在“钓鱼岛撞船”事件发生后不久。

2010年9月29日是中日邦交纪念日。1972年的这一天,日本首相田中角荣排除了国内种种干扰,进行了来华访问建交的破冰之旅,与中国达成了中日联合声明,实现了中日邦交的正常化。

38年后,也是这一天,也就是发生钓鱼岛撞船事件17天后的下午3点左右,一辆中国游客乘坐的旅游大巴在福冈市中央区的福冈市议所门前的路上,被日本右翼分子的十几辆宣传车包围住了。这些右翼分子对中国游客乘坐的大巴进行了踢打,并谩骂中国游客。这个过程僵持了20分钟,最后日本警方及时赶到现场,旅游大巴安全地离开。

这个旅行团一共是1300人,其中一半以上是中国游客。福冈市警方称,正因为这一天是中日邦交正常化的38周年纪念日,所以日本九州各县的右翼团体纠集了50个右翼团体共160人,出动了60台宣传车。这些右翼分子在福冈市内集结之后,在四处游荡的过程当中,碰巧遇到了中国游客的大巴,因此发生了上述事件。

当时,其中一位福州游客倪自德看见一群男子包围着大巴,对车上的日本司机叫嚷,踢打车身,还企图上前拉扯旅游团成员。倪先生冒险拍下了一些视频,第二天下午,返回福州的倪先生拨打了《海峡都市报》的热线,他说回想起来仍然后怕不已。

那天中午,倪先生所在的旅行团前往福冈市政府楼参观。大巴行驶途中,倪先生警觉地发现大巴后跟着3辆汽车,装扮得跟装甲车一样,车头还插着旗子,倪先生发现车上的男子都身着统一的蓝黑色制服,倪先生示意导游要引起注意,那名中日混血的日籍导游安慰倪先生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倪先生他们到达目的地后,和老伴选择前往市政府楼参观,当他们正观看大厅里播放的电视节目时,突然传出高音喇叭的叫喊声,把他们吓了一跳。倪先生拉着老伴走到门口发现,刚刚遇见的那群男子已经包围大巴,开始踢打车身,倪先生当时便冒着危险举起相机拍摄。

在大约20分钟的时间里,那群男子高声对大巴车上的日本司机叫嚷,踢打旅游大巴,还有人爬到车底想抽取零件,随后有市政府楼里的工作人员冲出制止。倪先生看到,当时已经有一大半的旅游团成员购物后返回大巴内,几名男子还企图上前拉扯旅游团成员,但被几名工作人员扑过去制止,日本警方赶到后,驱散这群男子,护送旅游大巴离开。

倪先生和旅行团其他成员交谈得知,除去他们这辆大巴遭到围堵,还有该团的大巴在路上遭到围堵。倪先生表示,这次经历让他以后再也不想去日本了。

据凤凰卫视2010年10月16日晚间报道:周六下午,名为“加油!日本”的右翼组织,在东京六本木附近的青山公园集会,要求解散菅直人内阁、公开渔船事件的录像带、反对中国占有钓鱼岛。据说此次名为“包围中国大使馆”的行动,由日本保守派人物田母神俊雄和前众议院议员西村真悟等人发起,已通过书面和网络形式号召更多人参与,声称要“表达日本人对钓鱼岛问题的立场”。

集会上,右翼示威人群分为7个梯队,共约1800人,举着用中、日文写的“中国侵略钓鱼岛”、“保卫领土”标语,拿着大喇叭高喊着“反对中国霸权主义、军国主义”口号,向中国大使馆行进。

队伍中有不少右翼分子是推着婴儿车、抱着孩子来的。在游行过程中,有两名日本人手持“你们不要对中国人这样”的横幅,打算上前劝说,遭到右翼分子的殴打。下午5时左右,游行人群行进至中国大使馆门前。日本警方在使馆数百米外布置了警戒线,维持秩序。右翼分子叫嚣的“包围中国大使馆”计划落了空,抗议活动从包围改为了眺望。

不仅如此,据日本东京池袋警察署确认,为了钓鱼岛撞船事件,大约100名日本人在东京池袋地区华人区举行示威游行活动。

东京中华街促进会理事长胡逸飞说,池袋地区是中国人在日本最为集中的地区,常住人口有1万人,华人商铺超过200个。当得知日本右翼分子要再次骚扰中华街,他给东京中华街促进会会员及商铺发送电子邮件,希望大家心理有准备。

他说,上次日本右翼分子闹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