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茶小说网 > 名著电子书 > 日本我误解你了吗 >

第28章

日本我误解你了吗-第28章

小说: 日本我误解你了吗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乃袄粗蟆K悦骶纪苯ト何瞪健⑶龃ā⑺诹帧M泵魉屠钏闯嫉牧辖⒍涌刂屏四铣屎Hǎ卸狭巳站耐寺贰U馐焙蛟诔站挥6万人,而中朝联军则有11万之众,明显占有优势。

8月18日,征战一生的丰臣秀吉因为朝鲜战争的失利,在气急败坏中病死于伏见城中。临死前遗命退兵。这对朝鲜的日军无疑是雪上加霜。小西行长进退不能,再次提出和谈,并再度遭拒,只能坚守城堡,等待援军。

9月20日,中朝联军水陆并进,向小西行长驻守的顺天进攻,同时明军还袭击了晋州。一直到10月2日,顺天仍未被攻破,而袭击晋州的明军已经占领晋州,以近3万人的强大兵力攻打泅川。本来战况顺利,但不料明军火药库突然爆炸,结果全军大乱,又遭日军追击,伤亡高达800多人。

到了11月,日军的承受能力已经达到极限,小西行长再次准备厚礼送至李舜臣营中,希望和谈,还是遭到拒绝。绝望的小西行长向岛津义弘求救,岛津于是集结近500艘船,企图冲破联军防线,打通回国的渠道。在露梁海面,与陈遴、李舜臣的水军展开最后一次大规模水战。战斗中李舜臣、邓子龙先后战死,但岛津的舰队也被歼灭了200多艘。

12月上旬,日军全线后撤,幸亏日本国内派兵救援,方屈守一隅,联军因为李舜臣之死而变得迟钝,日军终于大部分勉强撤回了日本。日本的这轮单挑无功而返。

战争结束后,朝鲜在汉城建了“大报坛”以感谢明朝相救,之后明军回国,朝鲜对明的感激之情甚至持续到了清初。

因为丰臣秀吉之死和朝鲜战争的惨败,刚刚恢复秩序的日本又陷入了文吏派与武将派的纷争。德川家康(秀吉的大将)的嫡系部队因为没参加战争而丝毫未损,两年后关原之战爆发……德川幕府诞生。

满清入关后,清朝国力鼎盛,日本人在200年间未敢轻举妄动。但清朝道光之后,国力急转直下,终于在1840年的鸦片战争中被英国人打败,中国进入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国在两次鸦片战争中的失败,既让日本看到了欧洲列强侵略的恐怖性,又让他们看到了新一轮挑战中国人的机会终于来了。明治维新(1868年)后的第三年,日本国力刚刚有所上升,国内的武士阶层就迫不及待地提出要征服朝鲜(三韩)。明治六年,日军开始侵略中国台湾,明治八年,日本人强迫中国的藩属国琉球与清朝解除册封关系,明治十二年,日本公然吞并琉球,改名冲绳县。至1895年,日本人在中日甲午战争中击败清朝,彻底改变了近2000年来的力量对比。

第三章 扫荡“汉魂”

要说日本真正地开始强大起来,还真是从脱亚入欧以后开始的。第一个提出“脱亚入欧”口号的人叫做福泽谕吉,号称“日本的伏尔泰”。其理论核心就是倡导“全面西化”。福泽谕吉出生于日本一个下级武士家庭,多年来习惯了日本等级森严的社会制度,加上自己的武士身份,使得他不用太辛苦劳作就可以得到比普通人要优越的生活。

后来,因为偶然的机会,他开始跟随日本驻外使节游历西洋。当福泽谕吉第一次走进美国的饭店时,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美国人竟然把整块绒毡铺在地上,穿着皮鞋在上面走来走去。而绒毡在日本是非常昂贵的奢侈品,只有那些极为富有的人才可能买到一小块,用来做钱包或一些用于炫耀的挂件。后来他们又到了巴黎,住的旅馆是五层楼,无数汽灯将室内外照得亮如白昼,饭厅里摆满了山珍海味……

百闻不如一见,福泽谕吉跟驻外使节一起,考察了西方国家的医院、银行、邮政、兵制、议会等,处处感受到西方社会的发达与先进,面对这一切,福泽谕吉“开始惊讶”、“接着迷恋”、“最终狂热”。他深刻认识到了资本主义的发达,同时将之与日本本国对比,深感日本以前的制度非变不可。

于是回国后的福泽谕吉开始著书立说,1885年3月16日,福泽谕吉发表《脱亚论》一文,他提到:我国不可犹疑,与其坐等邻邦之进步而与之共同复兴东亚,不如脱离其行伍,而与西洋各文明国家共进退。对待中国、朝鲜之办法,不必因其为邻邦而稍有顾虑,只能按西洋人对待此类国家之办法对待之。顺便提一下,这位得力于汉学修养,能写一手漂亮启蒙文章的东洋思想家,后来却叫嚷着扫荡一切“汉魂”。

如同模仿唐朝长安建造奈良一样,明治时期,日本人在东京银座建起了西化一条街。这里仿照欧美街市,盖起两层楼的洋式砖瓦房,街道上电车穿梭,夜幕降临时煤气灯就会点亮,一切都模仿西方最发达国家的发展样本。在经过一段时期的发展之后,日本在甲午战争前后完成了“第一次工业革命”,基本建立起了以重工业为主的现代化意义上的日本经济体系。在日俄战争后的十多年间,又进行了“以重工业为中心的电力产业革命”,这就是俗称的“第二次工业革命”,这样日本在经济上终于完成了“脱亚入欧”。一战结束后,日本以战胜国之一的身份,与英、法、美等共同主持和参与了巴黎和会和华盛顿会议,从而在政治上完成了“脱亚入欧”。

崇拜强者,本来无可非议。令人遗憾的是,日本人的强者崇拜中,缺少公正的气度。日本问题专家赖肖尔曾指出:“日本人对其他国家的态度犹如一个钟摆,晃动于自卑感和优越感之间。”这就是说,在比自己先进的文明面前,日本人总是感到自卑,不得不认真学习、模仿,等到把人家的东西学到手,就开始瞧不起以前的良师益友,自卑感于是变成优越感。赖肖尔还发现,日本人每次向外学习最后都转向对抗,优越感极度膨胀使日本人“跨入可悲的境地,如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灾难所发生的那样”。

毫无疑问的是,中国当然不是什么“穷了、落后了几千年”,日本更不是特别富裕、人种优秀的“神国”。真正的事实恰恰相反:是中国富了、先进了几千年,形势只是在最近不到100年的区间才突然急转直下,中国由巨富而挨打遭暴抢,由挨抢被打坠入贫困的深渊,而日本当时不但绝不是什么阔主儿,而是穷得叮当响的小国。

根据经济学家麦迪逊在《世界经济千年史》中的统计,1830年中国经济的总量占世界GDP总量的三分之一,这不但是日本从来不能和不敢想象的,它也超过了现在美国经济占世界25%的水平,说白了这是至今无可匹敌的经济总量的世界纪录。

但是,1840年中国却被经济总量不及自身九分之一的英国打败了。而且更为可悲的是,当1895年中国甲午战败,割地赔款之后,大清的经济总量依然还是日本的七倍。

在明治维新之前,日本人的生活状态其实并不比中国人好,他们缺衣少食,甚至连当年作威作福的武士们,也经常吃不饱饭。中国北方喂马的荞麦,在日本便是作为主食的,“炖牛蒡”这样的菜已经是大户人家待客的佳肴。

或许正因如此,面对战败对手,压榨得更变本加厉,而使老牌帝国主义列强瞠目结舌。回顾甲午战争时日军的兽行,就可以知道这一切。西方史学家胡兰德在描述日军占领旅顺后的情形时这样写道:“当时日本将卒之行为,实逸出常态之外。四日间残杀非战斗者妇女幼童。从军之欧洲军人及特约通讯员目击此残虐之状况,然无法制止,唯有旁观,不胜叹息。此时得免杀戮之华人,全市内仅三十六人,然此三十六人为供埋葬同胞之死尸而被救残留者。”对此,连日本人自己都不得不承认,日本外相陆奥宗光曾对人说:“把俘虏绑上屠杀,杀害平民,甚至连妇女也不例外,这些似乎都是事实。”美国的一家报纸抨击日本国是“蒙文明皮肤,具野蛮筋骨之怪兽”。

1893年,甲午战争前一年,明治天皇决定此后六年,每年从内库中拿出30万元帑银,用于海军建设。而这,已经超过了皇室开支的十分之一。此举再次带动了日本政府议员主动献出四分之一薪俸用做造舰。

据说明治天皇甚至干脆用饿肚皮的方法,给他的文臣武将起“带头作用”——前线那些饥寒交加的日本军人,得知天皇每天仅仅吃一餐饭的时候,人人涕泪横流。天皇恨不能把“圣岳”富士山变成金山、铁山、钢山、火药山,把濑户内海的每一块礁石都变成战舰。他不要慢节奏的跋涉,他一开始就要求他的国家“冲刺”。

而中国在甲午战争中的惨败,引发了社会的长期动荡,把中国现代化进程逼入坎坷凶险的途径。甲午战争惨败源于1894年9月17日的黄海海战中北洋舰队的战败。当时,日本使用了偷袭的方案,并对战争的结果准备了三种预案:如果海战失利,日本退守本土,如果获胜,则在中国登陆,打平的话,就在朝鲜半岛和中国拉锯。正如以后众所周知的那样,清帝国在那场决定性的海上会战中严重受挫,从而完全丧失了制海权,接着在日本海陆进攻下,输掉了整个甲午战争,并以李鸿章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而告终。

甲午一役使日本一举实现了“大陆政策”的前三期计划,中国台湾、朝鲜、辽东半岛都收进囊中。而2。3亿两的战争赔款则相当于当时日本4年的财政收入。这笔意外之财,让日本举国上下一片欢腾,当时的外务大臣井上馨说:“这笔赔款以前,日本的财政官厅从未谈到数万万元的大数位。国库收入仅达8000万日元。因此3。5亿日元巨款流入国内,在朝在野的人,都认为是无尽的财富。国营也好,私营也好,各方面都因此实行大大的扩张了。”

日本《女学杂志》曾沾沾自喜地写道:“全国同胞,如乘铁甲之舰,悠然遨游于日本海上,此即为大日本之现状也!”甲午一战,由此埋下了日后日本举全国之力试图吞并中国的伏线。

1927年,日本完成了大陆政策,认为“欲征服中国,必征服满蒙;欲征服世界,必征服中国”。这一政策表明,作为一个后起的资本主义国家,日本已把中国作为其整个扩张战略的重要步骤。在这个战略指导下,1931年,日本制造了九一八事变,侵入了中国东北;1937年,日本制造了七七事变,发动了全面侵略中国的战争。

没有到过中国的日本人,对于中国的大,是没有什么感觉和体会的。只有到了中国以后,见识了中国以后,才会慨叹中国何其大。

中国很大,一个四川省,就相当于法国的面积;全国面积之和超过中欧、西欧加起来的十几个国家。中国是日本国土面积的30倍,当年中国人口比日本多20倍(现在比日本多10倍)。

日本军队再多,到了中国以后,就像撒胡椒面一样,只能零零星星地分布。当年的中国是农业国,是农业经济,日本打赢几个战役,占领一些地方没有用,占了一些城市也没有用。中国的优秀军政人才深入农村,发动农民,把农村、农民组织起来,的的确确形成了强大的抗击力量。

1940年,冈村宁次出任侵华日军华北派遣军司令官后,对华北的情况作了调查。据他统计,华北每平方公里只有2名日军。活动在敌后的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每天都在消耗日本兵,正面战场国民党正规军又与日军大规模作战,战争天天都在打,每天都在死人,日本如何经得起这种消耗呢?

中国是一个各种地貌地形极其复杂的国家。有高山,有平原,有沙漠,有山地,有丘陵,有青纱帐,有江河水网地,还有热带丛林,等等,每一种地形地貌,都可化为军事利用。适应这种地形,另一种地形却不一定适应。中国很大,地形分三级阶梯。成阶梯状的地形,对中国有利,中国军队居高临下作战,日军的优势战力发挥不出来。战争从此进入相持阶段。抗战八年,日军只占领第三级阶梯内的区域:即太行山、巫山、雪峰山一线以东的地盘。而且日军占领的东部的这些区域,还成块状地东一块,西一块地分布着国统区和抗日根据地。中日对垒,犬牙交错,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战争打到这个份上,日本有多少胜算呢?

抗战爆发初期,蒋介石提出的“以时间换空间”,毛泽东提出的“论持久战”,讲的都是同一个问题——打消耗战。中国很大,所以,有足够的本钱来打持久战。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纳粹德军在欧洲战场的胜利,使日本决定尽快占领法国、荷兰、英国在亚洲的殖民地。1940年8月1日,日本外相松冈洋佑发表“皇道外交宣言”,其中称“要根据我们皇道之伟大精神,首先建立以日、满、华三国为一环的‘大东亚共荣圈’”。这是日本政府第一次正式使用“大东亚共荣圈”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