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茶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庄主是妻控 >

第288章

庄主是妻控-第288章

小说: 庄主是妻控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估计都领教过这位妖孽新帝的脾气,众大臣诺诺的应了,然后一个个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此地,其间竟无一人拨冗偷瞄若雪一眼。

新帝的龙威,由此可见一斑。

丹楹和紫露,以及送若雪出来的应嬷嬷等人正要向周羿行礼,周羿却淡淡地道:“都退下。”

哗啦!众女立刻作鸟兽散。

丹楹更是跑的飞快,脚下犹如踩着风火轮,拉着紫露远远领先在众女的前头——她也得罪过周羿,很担心这位新帝奈何不了小姐,然后把气撒在她头上。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她才不要做那条倒霉的鱼……

眨眼间,周围已空无一人,只有满地落花不甘寂寞的随风在红尘中辗转。若雪很是无语,驻足原地,心里则酝酿着与新帝的开场白。

还未等她开口,周羿用一种很不耐烦又恼羞成怒的语气道:“凌若雪你个混蛋加混球,在对我做了那样卑鄙无耻的事后,你还有脸来端王府?还有脸来见我?”

得,和某些人果然是不能客客气气地相处。而且她明明没对他做什么啊,不过是拿几条假长虫吓吓他而已。

多大点的事儿啊!还是他先挑起事端的,这会儿他倒打一耙不说,还说这种让人误会的话,搞的好像自己是个没有良心的负心汉,而他就是那个被自己始乱终弃的可怜女子。

于是,若雪也省去拜见新帝的礼节,也省了开场白,更省略了那些恭喜周羿荣登九王之尊的喜庆话——她本来还想转圜一下两人之间紧绷的关系的。毫不客气地道:“皇上,你以为我愿意来啊,是皇上的母妃请我来的。”

周羿半信半疑:“我母妃为何要请你来?”

若雪摊手:“那我哪知道,皇上想知道,不如去问准太后。”

“现在是我问你。”

若雪一脸无辜:“请皇上恕罪,我无可奉告。”

“我偏要你说。”周羿心头有气,楞是决心跟若雪杠上。

若雪一脸为难状:“不是我不说,而是事关皇上你的终身幸福,太后叮嘱我不可与外人言。我若泄露给皇上,太后那边我便没法交待了。”

“……我的事……”听到母妃找若雪来是谈自己的终身幸福,周羿的心不争气的怦然跳动,被强制按捺下去的念头又有死灰复燃的迹像,如玉的脸上甚至泛起令人可疑的红晕。

但下一刻,他陡然想起头疼多了会变白痴的恐怖结果,还有母妃知道他早放弃了若雪的事情,觉得又不大可能,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心里顿时非常失望,眼眸里的亮光都黯淡了几分。

对幸福的渴望、期望、不确定、蠢蠢欲动的感情,对命运的不甘与愤懑,以及觉得自己会与幸福失之交臂的失望和失落……各种情绪在他胸腔鼓荡交织,思绪纷纷,百转千回,复杂的不可名状。

沉默了片刻,脸上的红晕退却,他缓缓启唇:“凌若雪,既然事关我的终生幸福,我想我有权力知道,你还是老老实实,一五一十的告诉我实情吧,省得我对你大刑侍候。至于我母妃那边,我会帮你打掩护。”

还大刑侍候?也不知谁侍候谁!若雪心里的小火苗“嘭”的一声被点燃了,“你确定你知道后不生气?”

周羿的心慢慢平复下来:“我保证不生气,但你如果坚持不说,我铁定会生气。倘使我生气,后果你自负。”

果真当了皇帝后便不一样了,居然敢随心所欲的威胁起姐来!若雪心里的火苗“噌噌噌”的往上冒。

“……这个。”她佯装皱眉沉吟,俨然欲言又止的样子,隔了一会儿才又问:“可我怕皇上你知道真相后会怪我,说不定会将我五马分尸。”(敢情这娃就知道五马分尸……)

“我说了我不会生气,也不会怪你,你究竟还想怎样?”周羿用力瞪着她:“莫非你真的变成一只缩头乌龟了,那我以后岂不是要唤你若雪龟或者乌龟若?”

好!周羿你有种!

敢骂老子是乌龟!那你就不要怪姐心狠手辣!

若雪怒了,表面却还是一派从容,朝周羿优雅的微微一笑,“太后想让卫家女子为后。”

“……”周羿的墨眸倏然圆睁,不自觉的咬了咬弧形优美的红唇,恍然不觉自己竟然屏息凝视着若雪,那种等待结果的心情让他如坐针钻,惴惴难安。

只是,若雪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心里唯一的希翼之光瞬间泯灭。

“因为我娘没有女儿,所以太后让我娘和我在卫家族中,帮皇上挑一位能担起皇后之重任的女子。太后许诺,事成之后,会赏我大媒礼。”

周羿淡淡垂眸,乌黑长睫在脸上投下两排暗影,抿紧唇瓣静默不语,分明是玉树临界风的绝世美男,却给人以萧萦落莫之感。

四周阒然无声,唯有发黄的枯叶在空中打着旋儿,轻轻落下。

若雪搓了搓手臂,突然感觉有点冷。后知后觉的想,难不成玩笑开大了?但这也并非纯然的玩笑,最多算是半真半假,太后的确是这样的意思。

她咳了咳,正要说点什么话来打破僵局,惆羿却忽然抬头,对她怒目而视:“凌若雪你这头猪!你哪天不气我一回你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是不是?我母妃吃错药了才会找你给我当媒人,你听过有哪个姑娘家能当媒人的?”

被骂猪,若雪也不气恼,极是淡然地说:“皇上,您素有天篷无帅之称,故此这’猪‘的称号我可不敢跟皇上您抢,会惹来杀身之祸的。”

话音一落,她也不管失礼不失礼,得罪没得罪新帝,转身就跑。

淡阳下,轻风中,她如瀑的青丝飞扬,窈窕曼妙的身影若蝶,迤逦的华美裙裾翩跹舞动,宛若盛开的美丽花朵,炫目而惑人。

周羿未防备她会逃跑,望着她在风中奔跑的身影怔怔出神,似被这夺魂摄魄的艳色所迷,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她骂自己是猪八戒!

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乌龟若,有种你别跑!”

风中传来若雪的回音:“皇上,吾乃小女子也,没种。”

“……”周羿大恨。

若雪边跑边回头,发现周羿没有追上来,于是惬意地放缓脚步,步履款款的去找丹楹等人汇合。吵赢了周羿,她被太后折腾的有些抑郁的心情瞬间被治愈,看来快乐果然是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往后要是再被非人的东方太后刺激狠了,就去打击打击她的二货儿子,也好寻求点平衡。

真是此一时彼一时,想想上次和周羿吵架,她还觉得吵赢了也是胜之不武,没什么可高兴的,没想到今天却觉得吵赢了周羿的感觉倍儿爽!

囧,看来她越来越不求上进了,目标竟然如此之低,若雪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番。

正抿唇偷着乐,一条紫色的人影似惊鸿掠影般凌空而来,骤然落在她的面前。若雪大惊,瞪圆明眸,倒吸一口凉气——周羿这魂淡,在自己府中竟然滥用轻功!

太可气了!跑是跑不脱的,她明智的选择从容面对:“皇上,你这是练功呢,轻功真好!皇上你好勤奋。”

周羿挑了挑眉,丹唇微扬,笑容魔魅:“没办法啊,倘若轻功不好,被人骂成猪头也没法替自己报仇。”

“……”若雪吐血,使劲挠墙,不带这么戳人心窝子的啊,众所周知,她什么都好,就轻功不好使……

她好想挠花周羿那张比女人还漂亮的脸,看他以后用什么得瑟。

“老实的跟我走,老实的交待我母妃都跟你说了些啥,否则,哼哼,你就等着丹楹和紫露被五马分尸吧。”舍不得拿她开刀,不代表舍不得拿别人,他本来就非什么善男信女。有时为达目的,他也可以不达手段的!

若雪当然不会屈服,但是望着前面被点了穴,呆呆站立的丹楹和紫露,她笼在袖子里的手不禁有些迟疑了——周羿好像是认真的,她虽然有自信能拿下周羿,但不知周羿还有什么后招。

这种情况下,只怕卫云在场也无济于事。

正在若雪纠结是拿下周羿,还是与他虚与委蛇,阳奉阴违时,一条人影恍若流星激射而来,恰如其分的挡在她和周羿之间:“若雪,别怕。”

正是卫离。

他白衣广袖,墨发轻舞,头上的银冠闪耀着华美的流光,风华灼目,绝代倾城。但他睥睨着周羿的眼眸清冷若寒星,微抿的性感薄唇显出几分凌厉的肃杀之气。

------题外话------

咳,这是要打起来的节奏啊!

天气转冷,亲们多注意,别感冒!

谢谢亲:阿尔缇妮斯11 投了3票;1uba1ong 投了1票;13861827962 送了5朵鲜花

正文 、 236 醋卫离狂战帝王龙(2)

“卫离?”

随着卫离的到来,周羿脸上魔魅惑人的笑容尽敛,眼波流转的墨眸不过须臾之间便沉寂如波澜不起的湖面,平静而幽远。

“卫离,你来了。”看到卫离,若雪并不惊讶。自从卫云被她“派去找寻”八哥以后,卫风便接替了卫云保护她。但因为皇位归属的问题,最近京里气氛日益紧张,所以卫离有事没事都会陪在她的身边。

她来赴端王妃之约,尽管有昱爹和端王妃的关系摆在哪,卫离仍是不放心,便抛下手中正在忙碌的事情陪她前往。只不过卫离并没有大剌剌的现身于人前,而是隐在暗处。

正因为有卫离壮胆,所以若雪才有“拿下周羿”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且胆大妄为的想法——反正卫离不满周羿久矣,他巴不得她和周羿打起来,打的愈激烈,他可能愈高兴……

“嗯,我来接你。”

卫离的视线离开周羿转向若雪,眼里的清冷和犀利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温润如水的目光,温柔的语气带着一丝微嗔,还有显而易见的醋意:“既是辞了端子妃,怎的还在这里与那些不相干的人磨唧?我在外面等的心焦不已,还以为你碰到什么麻烦事了。”

什么叫不相干的人?

周羿是个能让人忽视的角色吗?他可是新帝啊!若雪几乎不敢去瞧周羿的神情,估计他听见卫离对他大不敬的话,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一定会更难看了吧。

若雪还未想好怎么向卫离解释她和周羿为什么在这里蘑菇,周羿却不疾不徐的启唇:“卫离,你未免管的太宽了!我找若雪自然有我的原因,这无须向你报备吧?”

面对周羿淡淡的质问,卫离微微勾唇,笑的人畜无害:“陛下的事,卫离自是管不着,也压根不想管。”

他柔情缋绻、深情款款地拉起若雪的手:“但若雪是卫离未过门的妻子,且是卫离心爱之人,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所有的喜怒哀乐都牵动着卫离的心!她笑我也笑,她苦恼我也苦恼!”

凝视着若雪的眼中盛满无限的情意,浓烈的几乎要溢出来,他神情坦然,旁若无人:“若雪身上发生的大小事情,在旁人眼里也许算不得什么,但对我来说,却皆是举足轻重的头等大事!”

“我以她为重,并非想束缚她,我只是——太在意她了!”

明明是两人私底下表衷肠,诉衷情的话,他却当着周羿的面,用那种风光霁月的态度娓娓道出。

“……”若雪不及他脸皮厚,也不及他厚颜无耻,早两颊微赧,眉目流转,面若桃花了。

“哧!”周羿轻轻冷笑,“卫少庄主的深情着实感天动地,视若雪为心爱之人也没有错,只是,这未过门的妻子一词还有待商榷,恐怕不能如卫少庄主所愿吧。”

“陛下何出此言?”卫离佯装讶异:“陛下最近忙着登基大典,有些事情关心不到也情有可原。”

他稍作沉吟:“那卫离不妨亲口告诉陛下好了,我和若雪的婚期已由钦天监看定,吉日定在明年草长莺飞的二月十八。但在成亲之前,我们的订婚仪式,以及若雪的及笄礼会在同一天举行,也就是若雪十五岁生日那天。喜帖早已拟好,喜饼也早定下,只待派发给众亲友便万事大吉了。”

卫离这么堂而皇之的宣布他和若雪的婚事,本来就有打击周羿之嫌,未料到周羿并不为所动,就连平静的眼神都未晃动一下。

“卫少庄主,你没有听过一句话么:世事难料!不管你们定没定下日子,只要你们一天不成亲,你们的婚事就存在着无限的变数。所以卫少庄主你也别太得意,抱不抱得美人归,还两说。”

卫离最恨人家咒他和若雪的亲事不顺,当下揽住若雪,斩钉截铁地说:“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亦不敢与君绝!”

“……”若雪狂汗。

卫离的话让周羿微眯双眸,眸中晦涩难明,有片刻的怔忡和恍惚。

但很快他就回过神来,懒洋洋地道:“可刚才若雪告诉我,我母妃对她承诺,自我开始,每代帝王必立卫家女子为后,而若雪已经爽快的答应了。”

他的话好比晚归的小舟误入藕花深处,惊起鸥鹭无数!

一瞬间,周遭的空气都变的紧绷起来,仿若飓风暴雨将至的前奏,有什么东西一触即发!

“必立卫家女子为后?”卫离瞬也不瞬地盯着若雪,深遂幽暗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