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茶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庄主是妻控 >

第176章

庄主是妻控-第176章

小说: 庄主是妻控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带着人,默默蜇伏在暗处,直等到卫离带着人离去后,他才不紧不慢的现身。

“我最近没惹到世子吧?”若雪若有若无的瞥了他的右手臂一眼,言外之意就是,最近我没和你结仇,所以你不用来找我报仇。

眼见周羿离若雪越来越近,卫云闪身挡在周羿面前。周羿手指还未扬起,雅间的门哐当一声,突然打的大开,凌经亘连滚带爬,鬼哭狼嚎的从雅间冲出来,佝偻着身子,方向也不辨的往前逃窜而去。

“别跑,你这个乌龟王八蛋!”薛燕提着白瓷茶壶跑出雅间,裙带飘飘的追了上去。

若雪连忙让随后而出的卫雷跟上去,谁知戴胜却截住卫雷的去路:“那个兄弟,不好意思,今儿不拿下你,我的脑袋就要搬家了。”

卫雷挑着浓眉,眯眼看他,冷冷地道:“鸡冠鸟,识相的滚开,否则,我让你脑袋搬家!”

横竖是脑袋搬家,鸡冠鸟拼了,纵身去攻卫雷。

“周羿,快让戴胜退开。”若雪瞪着周羿:“我妈跑出去了。”

周羿其实还处在怔愣当中,只是他表情寡淡,别人瞧不出来罢了。刚才他看到薛燕了,虽然只有一眼,但那一瞬间,却令他感到很惊讶:这女人和若雪很像啊,若雪以后不会就是她这副样子吧?

他正遐想联翩,听到若雪说“妈跑了”,他不懂,便不耻下问:“妈是什么?奶妈吗?”

“奶你个头,是我娘,亲娘!”若雪满脸黑线地磨牙,又看到另一个去追薛燕的侍卫被周羿的人拦下,她火冒三丈,打算自己去追。

周羿见她要动,伸手就拦住她,偏头吩咐戴胜退开。

电光火石之间,戴胜已和卫雷拼了十几招,听到主子吩咐,忙不迭的退开,卫雷目光凌厉的瞪了他一眼,纵身去追薛燕了。

周羿见卫雷一走,眸底光华涌现,淡声道:“挡住卫云。”

------题外话------

继续哼哼唧唧中,非常感谢大家,继续谢谢亲们:cyysammi 投了1票(5热度)

如梦一世 投了6票,漂流书客 投了1票,king0228 投了3票,hq57942 投了1票,lincrystal 投了2票,yiping015 投了3票,xiangl980129 投了1票,syl521 投了1票,15961222250 投了2票,琉璃和冰雪投了1票,stellazhua投了1票,342826投了1票

——syl521 送了1颗钻石,蔻丹丹蔻 送了6朵鲜花

正文 、 140 她与世子无关

卫云的武器是一把剑。

很稀松平常的一把剑,除了青灰色的剑鞘有些古拙以外,其它一切都显得很普通。

但八哥和戴胜,以及周羿身边的八大近卫,却一点都不敢小觑这把剑。如同八哥是端王府响当当的头牌侍卫,牛逼烘烘的在京城所有侍卫中声名远扬,卫云的名字对这些侍卫来说,同样如雷贯耳。

他是卫离所有侍卫中功夫最好的,没有之一!祖上每一代皆是主子的王牌侍卫,必要时,可代主子行事。

地位可见一斑。

所以八哥当初见保护若雪的是卫云,曾经还大吃一惊!卫云一直跟着卫离风里来,雨里去,如影随形,不知有多少想刺杀卫离的刺客死在他手下,可谓不计其数。基本上有卫离的地方,卫云必在,只看是在明或是在暗。

这些情况别人或许不知道,却瞒不过八哥,他是出了名的包打听。

“死猪,总算可以和你一战了。”八哥亮出自己的武器——飞羽双刃匕,左右手各一只。

卫云挑了挑眉,淡淡地瞥了八哥一眼,又看了看戴胜,以及另外朝自己缓缓逼近的八个侍卫,年轻英美的脸庞上泛出宽容的浅笑,气定神闲地道:“死鸟,你确定是和我一战?而不是打群架?”

尽管被说中事实,八哥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狭长的眼角斜撇,撇出一抹荡漾的风情,相当的勾人:“谁叫你们的战斗力分散了呢,不然我肯定和你捉对厮杀,誓死决一死战!”

真是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侍卫,什么人养什么鸟!

若雪在卫云身后冷眼旁观,觉得八哥这一身妖治风骚的风情,半点也不逊于他的主子,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同样令女人望尘莫及,自叹不弗。

“鹦鹆,再废话就割了你的舌头。”周羿是个睁眼瞎,对八哥的妩媚视而不见,手指一弹:“速战速决。”

他的话音未落,八哥已像被惊到的飞鸿般扑向卫云,气势如破竹,手中的飞羽双刃匕宛若流光飞舞,在半空中划出灿烂绚丽的片片残影,速度之快,令人目不暇接。

唰!

卫云手一抖,寒光一闪,剑已出鞘,横剑一荡,一股铺天盖地的杀气闪电般的席卷对方。

领头的一动,其他侍卫皆动,不光戴胜他们向卫云攻来,两方的侍卫很快也战到一块。

镜缘茶楼先前热闹非凡,此刻空寂无人,不用说,一定是周羿命人清了场。若雪面无表情的伫立在原地,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小姐,现在要怎么办?”俞妈妈和紫露还算镇定,见到打斗也没有尖叫或惊惶失措,只是悄声问若雪。

若雪抬眸看了周羿一眼,后者正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她,仿佛正期待她有所表现。她平静地移开视线,对俞妈妈和紫露道:“别动就是了。”

因为,这会儿她就动不了了——

方才,她见势头不对,便想帮卫云一把,倒没有想到用毒,毕竟周羿帮她救过薛燕,虽然最后也不知道究竟是谁救了谁。但总的来说,周羿和她早就冰释前嫌,何况薛燕几次三番刺杀他,他也没有追究。

他们这种似朋友非朋友,说翻脸就翻脸的模式,还真不好定位。但不管怎么样,两人之间没有深仇大恨,大体属于欢喜冤家的范畴,见面必生事非的那种。

于是,她放弃用毒,打算换别的方式帮卫云,谁知她手指刚动,两只手臂忽地一麻,然后,她就只有脖子以上能动弹了……

※※※※※※

却说凌经亘狼狈逃窜,薛燕威风八面的在后面追赶。她手中的武器早已经鸟枪换炮,那个白瓷耳杯砸碎了,她就拎了桌上摆着的白瓷茶壶在手。

凌经亘觉得薛燕疯了,变成了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女人,人要逃起命来,自然跑的飞快,不一会儿就下了楼梯,往宽敞无人的一楼而去。

薛燕眼见要追不上他了,飞也似的下楼的同时,毫不犹豫的就将手中的茶壶向他掷去。她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所以那茶壶洒着水,一往无前的奔着凌经亘而去。

“唉哟!”

只听凌经亘一声痛呼,茶壶囫囵砸到他的后背,然后落到地上摔的粉碎。他痛的吡牙裂嘴,却不敢停下来,忍着痛继续逃。

“怎么没砸中他的脑袋呢?”薛燕一边下楼,一边后悔不迭。

她追得急,下楼都是一口气不歇,眼看就剩最后两个楼阶了,忽然脚下一个踏空,她啊了一声,整个人就向地面栽去。

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人影一个箭步从楼梯旁窜出,张臂接住了她。

薛燕吓得心脏猛烈的跳动,闭上眼睛等待预期中的疼痛的到来,谁想不但不疼,反而有人抱住了她。她立刻睁开了眼睛,却发现抱住她的是个男子。

男子大约三十岁左右的年纪,眉目十分俊秀,气宇轩昂,身材修长,脸庞轮廓经过岁月的沉淀,沉稳中透出亘古的平宁。

男子看清薛燕的样貌的一瞬间,整个人就愣住了,好半天没反应过来,怀中的女子乌压压的发髻微松,妆扮淡雅动人,肌肤嫩白如玉,眉目精致若画,娇靥泛着诱人的红色,娇喘嘘嘘,当真艳若桃李,丰姿妖娆。

这是一个可以令无数男子为她辗转反侧,折腰拜倒的绝代佳人,男子也未料到自己自己接住的是这样一位绝色尤物。

见薛燕睁开眼,用清澈若水的双眸盯着自己,男子急忙收起心湖里泛起的阵阵涟漪,温和地想安慰她。一出声,却发觉自己竟然结结巴巴的:“你……你……你还好吧?有没有吓着?”

“放开我!”

这下可不好了,薛燕的脸色遽变,像只炸了毛的猫,在男子怀着拼命挣扎起来,瞪着他的眼眸都带着恨意和怒火:“坏蛋,坏蛋,放开我!”

男子微微一怔,见她挣扎的厉害,慌忙将手臂松开,正要向薛燕表明自己不是坏人,不料薛燕见制锢她的力量一松,立刻狠狠推了男子一把。

男子对她根本没有防备,猝然被推开,踉踉跄跄后退好几步。不待他稳住身形,薛燕又怒火万丈的整个人对他撞过来,嘴里不停的骂着坏人,或坏人去死之类的。

男子本来可以避开的,但瞧着薛燕来势猛,担心自己避开后,她会收势不住,要是摔倒了怎么办,所以他只好不闪不避的任她撞。

这时候,卫雷追上来了,见薛燕将那男子当成仇人攻击,他不假思索的一挥手,将手中的一枚石子弹向男子的腿弯。

男子压根未料到有人搞偷袭,腿上一麻,此时恰好薛燕用力一撞,他噗嗵一声就倒到地上了。

“坏蛋!叫你欺负我!”恩将仇报的薛燕见他摔倒了,不但不醒悟,还气咻咻的踹了他一脚,以补偿自己受伤的心灵。

“夫人,他是谁,要杀了他吗?”卫雷尽责地挡在薛燕身前,一脸冷峻地打量男子。

薛燕摸了摸头,又摸了摸脸,打人好热哦,她都出了一声汗,听到卫云询问男子是谁,她认真地看着地上的男子,努力的思索了片刻,末了,一脸不关我事地摇了摇头:“不知道。”

躺在地上的男子见她美目盼兮,目光宛转摄人,万种风情毕现,但脸上的神情却恍若一只娇弱的小兽,懵懵懂懂、无辜中又带着茫然和迷惘,只觉啼笑皆非,分明是她不对,但她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谁看见了,都只会以为是他欺负她了。

好在卫雷是个明辩事非的人,见男子不挣扎,也不开口辩解,只是一脸似笑非笑,但那笑中透着说不出的无奈,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精光湛湛,神采奕奕,心知另有隐情,再加上担心若雪,便对薛燕道:“夫人,小姐在找您呢。”

若雪是薛燕的万金油,一说就灵,她立马对卫雷道:“那我们快走吧,别让雪儿等急了。”说着,看也不看救人反被打的倒霉男子,转身离开。

卫雷见她对地上男子无所谓的模样,便知道自己判断对了,遂不再关注地上的男子,护着她去找若雪了。

薛燕和卫雷走后,男子翻身坐起。他摊开手掌,一根晶莹碧绿的玉簪静静地躺在他的大掌中。

端详着手中的玉簪,又望了一眼薛燕离开的方向,本该是非常生气的事情,谁知男却抚额大笑起来。

他边笑眉毛边动,显见心情愉悦极了。

※※※※※※

“羿世子,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啊?”

趁着卫云力战十卫,周羿鬼魅般的欺身到若雪身前,伸指点了俞妈妈和紫露的穴道,挟持着不能动弹的若雪进了雅间。若雪恨不得咬死他,却苦于不能施展,只能冷冷地瞪着他,然后动动嘴皮子。

“知道。”

周羿环视了清新幽静的雅间一圈,垂眸看了臂弯里的少女一眼,觉得她实在是太娇小了,每次抱着她都好似没什么重量,轻盈如一片羽毛。

但他又不敢解开她的穴道,她破坏力惊人,脾气又顶顶不好,假设这会她双手双脚能动,他敢保证,此刻躺在地上被她暴揍的一定是他。

他大步流星地走到一把藤编圈椅旁,坐下,然后想将若雪放到腿上。

“你敢!”若雪对他怒目而视,他又不是卫离,她才不要坐他的大腿:“我要坐椅子。”

周羿瞥了眼旁边的藤椅,不太愿意,少女又香又软,抱起来让人熏熏然的,舒服极了!一旦放开,怀里空落落的,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就说:“你这么矮,藤椅那么大,一坐,陷下去便看不见了。”

哇拷!猪牵到京城还是猪。

谁矮了?!谁矮了?!

假如自己真矮,若雪也就不说什么了,可她如今十四岁不到,却有大约一米六以上的身高了,按“男长三十慢悠悠,女长十八尽了头”来说,她上长的空间还有很大,怎么就矮了?

“矮你妹!”她这会什么都不能动,也就只有嘴巴能动,所以物尽其用,将嘴巴的功用发挥到了极致,只管滔滔不绝,口若悬河:

“你自个跟吃了化肥似的,一个劲的猛长,都快长成绿巨人了,堪比怪物史瑞克,还好意思说我矮?再说我矮怎么了?又没妨碍到你,谁以身高论成败了?只要脑子好使,不比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强吗?我又……”

“等等。”

周羿瞬也不瞬地盯着她鲜花般娇艳欲滴的双唇,心里蠢蠢欲动,极想不顾一切的咬上去,尝尝那是什么滋味,想必和他幻想的一样美好。但他敏锐地感觉若雪所说的,有好些他未曾听过,忍不住打断她:“化肥是什么?巨人我知道,你是想说我长的高吗?但怪物死什么……是怎么回事?”

他幽幽地望着若雪,迷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