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茶小说网 > 穿越电子书 > 庄主是妻控 >

第144章

庄主是妻控-第144章

小说: 庄主是妻控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若雪垂下眼帘,手指轻轻摩挲左手腕上的七宝手镯,异常乖顺的等他走近。

周羿见昱一意孤行要去自寻死路,本想去救他,可寻思他一出手的话,十有八九要得罪爱记仇的若雪,昱就是最好的例子,他就有些犹豫,然后想到“死道友不死贫道”,于是就对登徒歌说:“快去将你主子带开。”

登徒歌想周羿这么说不是没有理由的,忙点头说好,大步就向昱走去,不料才刚提步,一道幽冷的浅蓝色光芒,带着刺鼻的异味往他旁边而来。

“不是吧?”虽然那道光芒不是射向自己的,但登徒歌可以用自己时软时硬、能屈能伸的老二起誓,这道蓝色的光芒绝对不简单。

他机警的捂住口鼻,健步如飞,就想离那股异味远些,然而,就在他闪神的一瞬间,耳中便听到“砰”的一声响,接着就是钱氏变了调的尖叫声:“昱哥哥,你怎么了?昱哥哥!”

他迅速看向主子,却见主子已手脚摊平,犹如挺尸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不是吧……”登徒歌瞠目结舌,觉得这世界彻底玄幻了,也顾不得想是谁干的,几步上前就想去扶起昱。

“登徒歌你这个蠢货!”周羿不是鞭长莫及,他是爱莫能助,眼见昱已经被凌若雪放倒了,只好提醒登徒歌不要重蹈覆辙:“快散开,别靠近她,否则你就等着和你主子同样的下场吧!”

登徒歌倏地停下脚步,直觉抬头向若雪瞧去,只见她身着宝石蓝的绫纱湘裙,素颜明眸,发垂如瀑,纤腰楚楚,袅娜动人,裙裙轻灵飘逸,宛若九天神女下凡尘,不忧不惧,淡然自若。

登徒歌呆了一呆,目露惊艳之色,但下一秒却竦然发觉若雪也在打最他,少女清澈若泉的眼眸轻闪,目光清艳流转,竟有说不出的好看,嫣红的唇瓣轻启:“登徒子,和你主子做伴去吧。”

“啊!”登徒歌如遇鬼一般,慌忙往后退去,耳中听到主子有气无力的声音:“色胚,都什么时候了还沉溺美色,快逃啊。”

登徒歌被昱那声“快逃”吓的小心肝噗嗵噗嗵直跳,踉踉跄跄地转身扑在墙上,然后像只壁虎一样,四肢并用地贴着墙就往门边偷偷溜去——此处有风险,入门须谨慎!

此时此刻,登徒哥不禁对周羿怨声载道:羿世子真是太狡猾了,明知道屋子里有只凶悍无比的母老虎,他还面不改色,一派光风霁月地请他们都进来,难道他是想请君入瓮,然后将他们一锅烹了?

囧,假若周羿知道他这么想自己,只怕气的吐血三升都不止。

他还后悔着呢!

早知道让他们进来,会惹得凌若雪暴跳如雷,六亲不认,将两人好不容易缓解的关系又打回到原点,他恐怕早就拿着扫帚将他们全部扫地出门了。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不提受了连坐之罪的周羿,只说登徒歌好不容易蹭到门边,刚伸手拉开门,便有两个玄衣男子直挺挺地向他倒下来,将犹如惊弓之鸟的他又赫了一跳。

幸好他身手不凡,敏捷地侧身一躲,让那两个男子摔到地上去了。

“哎哟!死猪起开,你压着我了。”

“死鸟,你以为我愿意压着你啊!”

那两个男子不是别人,一个是八哥,一个是卫云。他们两人都在门口守着自己的主子,顺便趴在门上偷听,因为偷听的太专心,又不意登徒歌冒冒失失将门拉开了,猝不及防之下,两人就起了个堆。

八哥不幸沦为垫底的,被卫云压的一身鸟架都快散了,忍不住就骂他是死猪,岂知卫云也不是个好相与的,骂他是死鸟,还嘴还的不亦乐乎。

两人七手八脚的爬起来,将登徒歌推到一边,又若无其事的将门重新掩好。

屋内的若雪看到卫云,心下更安,无视一旁的周羿,起身就向钱氏和凌轻烟走去,捋着袖子冷笑道:“今日我倒要看看,还有哪个不长眼的敢来救你们?”

凌轻烟早忘记了哭泣,见若雪越逼越近,她一边推着两个丫鬟上前去挡,一边向周羿求救兼告状:“世子,凌若雪她又要行凶了,她想杀了我们!”

然后又对若雪放狠话:“凌若雪,你休想放肆!若你再敢动我,我让你吃不完兜着走!”

“凌若雪,你到底将我昱哥怎么了?”

钱氏非常担心还躺在地上的昱,但她心思深沉,见登徒歌都都抱头鼠窜了,她若去救昱的话,简直是送上门给凌若雪欺负,左思右想之下,她还是选择拉着女儿离若雪远远的。

只是此刻看到凌若雪明显一副不会放过她们的样子,她眼珠一转,便又色厉内荏的叫嚣开了:“你可知道我昱哥哥是谁?得罪了他,只怕你十条命都不够赔!”

“呸!”

若雪冷冷地啐了她一口,犀利的目光逼视着她,口气微凉地道:“管他天王老子,横竖他死定了,你就算把他吹嘘成玉皇大帝,也救不了你了。”

“什么,你害死我昱哥哥……”钱氏脸色遽变,目眦欲裂,想要找若雪拼命,却又担心若雪像对待昱那么对待她们,一张脸憋的无比难看。

“凌若雪,你杀人了!”凌轻烟尖叫一声,立刻惶恐的捂住了自己的嘴,不敢再造次了,只是一脸恐惧的将求救的目光投向周羿。

“若雪,昱不能死。”周羿在一旁十分无奈,其实以他和昱的身手,只要小心防范,十个凌若雪都奈何不了他们,甚至可以游刃有余的救下钱氏母女。

只是,一来是他们都没有防备她,所以才中招,二来,他真不想和若雪再结仇,抛开莫名其妙的原因不谈,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谁都不想和一个善使毒的人成仇人。

再加上他认为若雪是一个小心眼,又爱记仇的家伙,真惹恼了她,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而他总不能一年到头都防着她吧?老虎尚且有打盹的时候,指不定他什么时候精神一松懈,就被她无声无息的给毒死了。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觉得,着实没必要为了无关紧要的钱氏母女而触怒凌若雪这尊瘟神……

他对凌轻烟熟视无睹,向若雪解释道:“昱全名为东方昱,真实身份是旭国的瑞王,身份尊崇无比,若他死在祈国,两国必会兵刃相见,生灵涂炭。”

他破开荒的对若雪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如今你二哥正在边关与北荻开战,你也不想祈国腹背受敌,烽烟四起,进而影响到他吧?”

听他提到卫焰,若雪步伐一滞,凝眉瞥了地上的东方昱一眼。

东方昱虽然中了毒,颇有点迷迷糊糊的,但他还没断气,尚有余力安慰若雪:“飞飞,我没死,你别听周羿吓唬你,旭国不会和祈国开战的。”

“……”周羿无语极了,他不过是想救他,他还在后面狂扯自己的后腿,自作孽,死了算了。

若雪一脸黑线,再一次的重申:“瑞王,我不是飞飞,再胡乱认人,我真对你不客气了。”

她不理东方昱,直接对周羿道:“想救他可以,你将他带出去,至于怎么救,你去问紫露和卫云,莫再来烦我。”

周羿也不废话,转身就去唤人,又挥手让一旁的紫露随他出去。

“世子,我陪你一起出去吧,我可以帮着你照顾瑞王爷。”凌轻烟一见周羿离开,急忙自告奋勇地往他身边奔过来。

若雪漂亮的唇角微勾,冷笑,裙摆一动,纤足微荡。

“啊——”扑嗵一声,凌轻烟被若雪重重的绊倒在地,以五体投地的姿势趴在周羿黑色镶银边的锦靴下。

“啊,好疼。”她摔的眼泪从眼眶迸射而出,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

钱氏心疼女儿,慌忙去扶凌轻烟,此时再她再也忍不住了,对着若雪就声色俱厉的破口大骂:“小贱人,你这个六指妖孽,敢这么对烟儿,你怎么不去死?!”

周羿听至钱氏骂六指什么的,眉毛跳的厉害,直觉此地不宜久呆,未免受战火波及,他选择明哲保身,带着半死不活的东方昱,和一脸气愤的紫露飘然离去。

周羿一出去,钱氏的叫骂声夏然而止,因为若雪冷着脸,笔直修长的美腿一伸就将她狠狠踹翻在地,顺势一脚踩在她脸上,绣鞋正好堵住了她的嘴:“钱如珍,你也有今天!”

“唔……唔……”钱氏的脸被若雪用力踩的快变形了,只能徒劳的伸手挥来挥去,示意那两个丫鬟和凌轻烟快来救自己。

“凌若雪,快放开我娘。”凌轻烟跃跃欲试的想救钱氏,推着两个丫鬟上前,让她们去救夫人和暴打若雪。

本尊残留的恨意源源不断的涌上脑海,疯狂地涌进四肢百骸,撕心裂肺一般,刺的若雪眼睛生疼,浑身的每一块皮肉都在被撕裂,如被烈火灸烤般!

她此时已不能控制心底暴虐的凶兽,最主要的是她也不想控制,就想痛痛快快的替那个死去的女孩报仇,毒药什么的她都不屑用,只想一拳一脚,拼尽全力的发泄心底的万丈烈焰。

她脚下用力,不停地碾着钱氏的粉脸,锁着凌轻烟和那两个丫鬟的眼神幽深冰冷,如魔附身,宛若天籁般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杀气和戾气:“不想找死的就自动闪开!若你们一心求死,很好,一起上。”

※※※※※※

因为要急着救人,周羿在万全楼另要了一个雅间,紫露正在指挥登徒歌救东方昱:“将他的衣服用剪刀剪开,切记不要从头上脱下,你自己的手也别接触他的衣服。”

“啊——”登徒歌惨叫一声,怨怼紫露:“你不早说,我已经用手了,现在要怎么办?”

紫露抛给他一个活该的眼神,接着吩咐:“记得替他洗澡,好好清洗他的身体,还有将他的衣服处理掉,或埋或烧随你意。”

“怎么解毒?”登徒歌觉得她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

紫露挠着额角,费劲的想了想,念了一大串解毒丸的名字:“医仙谷万金难求的解毒丸,玉清解毒丹,鬼谷子解毒散,百花清心露……苏合香,丽人胭脂……”

“这位姐姐。”登徒歌忍不住打断她的话:“你确定苏合香和丽人胭脂是解毒药吗?”他长年在女人中打滚,一听这两样就是香粉和胭脂名,那玩意儿能解毒吗?

“你好烦!到底是你会解毒还是我会解毒?”紫露觉得自己的专业知识受到质疑,很不高兴,纤手一挥,豪气万千的道:“反正只要是吃不死人的解毒药,你尽管给你家王爷吃好了。”

误打误撞,总有一两样可以蒙对的,小姐好像是这么说的,紫露不负责任地想。

“……”主人牛气,丫鬟也大牌,登徒歌在反省自己是不是跟错主子了,看人家这丫鬟那公主架式,比他一歌之主都气势足。

紫露临走前还是很尽责,将最主要的交待了:“记得给他喝鸡蛋清,绿豆水当茶饮,还有……”她脸一红,非常羞涩地道:“还有乳汁也不能少……你自己也记得要喝这几样……”

紫露一说完就跑了,徒留歌主捧着色眯眯的脸蛋,蹲在原地浮想联翩——乳汁?好东西!可是,到底是人乳啊?还是兽乳啊?

雅间门口,周羿以手托腮,翘着二郎腿,懒洋洋地斜倚在侍卫搬来的檀木椅上,脸上的神情却若有所思。

八哥和卫云将耳朵贴在雕花漆金门上,倾听着屋里的动静。

“嘶……嘶……”屋子里凄厉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听得八哥好似牙疼,不停的吸气,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忽青忽红、忽白忽绿,色彩缤纷,变换不停。

卫云很淡定,一声不吭的听着,英俊的脸上表情却有些沉重。

八哥问他:“她这样正常吗?打了都快有半个时辰还不歇,她会不会脱力啊?真当凌夫人是她的夙世仇人啊?”

卫去摇了摇头:“不正常,从未有过的情况,她脾气很好,连生气的时候都少。”

周羿睨了卫云一眼,觉得他在说违心之语,依他看,凌若雪要是脾气好,这世上就没有脾气不好的人了。

“世子,凌侍郎来万全楼了。”突然,侍卫恭敬的过来禀报。

正文 、 122 离少整治渣爹

4

雅间内的情况跟外面截然相反,若雪正大展拳脚打的风生水起,如火如荼。

两方人马悬殊,四对一,但这个时候就凸现了练家子的优势,再加上对方全是女人,且不会武艺,太符合若雪“只跟不会武艺的人比武”的原则了有木有!

所以她半点负担也没有,将卑鄙无耻发挥到极致,先用手刀将那两个丫鬟劈晕,然后也不管凌轻烟,只一个劲的去暴打钱氏。

“凌若雪,你住手!”凌轻烟几次想要冲上来阻止若雪,但若雪只要一脚就可以轻轻松松地将她踹到老远,接着继续一拳一脚的去揍钱氏。

这时候若雪已经没有踩着钱氏的嘴了,钱氏的嘴一获自由,几乎是立刻就要张嘴表达自己心中的仇恨和愤怒。

她既想要高声喊救命,又想要疾言厉色的去痛骂若雪。

但事实是,她只能发出痛苦的嚎叫和救命声,因为她的嘴被若雪碾的又痛又麻不说,已红肿青紫一片,嘴角还渗着鲜红的血迹,但凡一说话,不但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