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茶小说网 > 推理电子书 > 偷渡到人间 >

第38章

偷渡到人间-第38章

小说: 偷渡到人间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凌枫正在那里埋头想要怎么办,丝毫没有注意到李瑞峰的行为,马小蕾也只是在一边看着,她以为李瑞峰有比凌枫更好的办法只想看看他在做什么。等凌枫回过神来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小琴被李瑞峰抱着,再次接触他的眼神她在里面发现了一丝温热,情蛊好象受得什么东西的呼唤从小琴的身体里出来以用肉眼看不到的速度跳在瑞峰的胸口上。

凌枫大叫一声不好,忙将自己手里的那个红色网子仍给马小蕾自己一掌拍在李瑞峰的胸口上希望可以合他跟李瑞峰瑞峰两人之力把情蛊逼出来。李瑞峰闭上自己的双眼用尽全身的力气努力将情蛊挡在自己的身体外面,加上凌枫的外力相助,使得情蛊无法从李瑞峰的心口进入。那一瞬,马小蕾看到了那一泣小小的红色颗泣在李瑞峰的身上出现。她看着李瑞峰和凌枫的状态,手里拿着那个网子确忘记了自己应该做什么,好象她只是一个观众,现在正在发现的一切都不关她的事。她刚反应过来挥到网子的时候,红蛊却又不见了。她只有拿着网认真的等着情蛊再次出现。

凌枫的力量只坚持了大概十秒,情蛊太顽强了,他没有办法镇住它,就在他十秒之后的力量消减的那一瞬,情蛊成功的进入了李瑞峰的身体。凌枫再次用尽全力想帮助李瑞峰将情蛊逼出来,可进入李瑞峰身体里的情蛊象是找到一个防空洞怎么也动不了它半分。凌枫满头大汗的停下来,他有些愤怒的看着马小蕾“你刚才在发什么呆?明明可以把情蛊抓到的。”

马小蕾从来没有见过凌枫这么可怕的表情,可象想要杀了她似的。没有到凌枫竟然这么关心李瑞峰,本来她还在为刚才的一时失误而内疚,可是看到凌枫对自己的态度,她心中升起一陈无名的怒火,将网子丢向凌枫大声说:“我就是只有这点本事,我又没有责任帮你抓到情蛊。”说完,她气冲冲的跑出门去,凌枫看着她离开的身影没有去追她。现在李瑞峰的情况很糟他无法离开。

双姨看到马小蕾从她自己的房子里跑出来刚想去问她怎么样了,可马小蕾好象没有看到她一看走到大门外重重的将大门一摔离开了。双姨正觉得奇怪,自己走进房间里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只见李瑞峰盘腿坐在地上,小琴坐在沙发上很内疚的看着他。凌枫就坐在李瑞峰的身边皱着眉头无能为力的看着他。

“怎么了?”

双姨疑惑的问凌枫,可他只是摇了摇头。小琴抬头看着她说:“情蛊从我的身体里出来进到瑞峰的身体里了。”

“什么?!”双姨惊讶的看着盘腿坐在地上的李瑞峰,他的样子看起来很痛苦象是在与什么可怕东西做斗争,汗水大滴大滴的从他的额头上流躺下来很快就浸透了他全身的衣服。双姨想要责备凌枫,可看到李瑞峰这个样子又不敢大声说话怕打扰到他,只好硬生生的把自己所有准备用来骂凌枫的话又咽了回去。

大概过了十分钟,李瑞峰突然涨红了脸,好象全身的血液都流到了脸上一样。只见他突然睁大了眼睛然后大吐了一口鲜血在地上,小琴吓了一跳唔住自己的胸口直挺挺的坐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只见李瑞峰吐出来的那些鲜血慢慢变小消失,好象血液正在被什么东西所吸收,凌枫速度拿起那个红色的网子,象那血液的中心扑去,那个网子好象感应到了什么,竟发出微微的红色光茫并渐渐收缩变成一个红色透明的小盒子。一只情蛊就在里面拼命的逃窜,使得小盒子有些微微的震动。凌枫收起盒子转过头去看李瑞峰怎么样了,这个时候双姨已经将他抱在沙发上躺了起来。双姨对凌枫大声道,“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快过来看看瑞峰怎么样了。”

凌枫蹲在李瑞峰身边探了探他的脉不由得惊了一下,他刚才让自己全身血液倒流以此来逼出情蛊,如果他的力道掌握得不够好的话不是让自己大脑冲血而死,就是逼不出情蛊反让情蛊进入他心脏更深的地方。

这孩子是真是疯了吗?凌枫在心里叹了一句伸手慢慢压在他的胸前试着帮他将血液调顺。过了一会儿,李瑞峰的红色恢复了一些,只是仍然晕迷不醒。双姨忙问:“他怎么样了?怎么全身没有一点知觉?”

凌枫摇摇头“他现在很虚弱,情蛊伤了他的心脉让他原本的伤更重了,我只能调顺他的血气运行可是没有办法让他的心脉恢复。”

“你什么意思?瑞峰他到底能不能好呀?”

“我不知道。”凌枫再次摇头“我毕竟不是专业的医生,我只知道如果他醒不过来的话,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心脉衰竭而死。”

“那我们还是快点把瑞峰送到医院里去吧,”这时小琴从沙发上站起来有些激动的说:“我去告诉我妈妈,说瑞峰是为了救我才这样的,我们把他送到国内的大医院去。”

凌枫拍了拍小琴的肩膀安慰的说:“别说是国内的大医院,就是国外的大医院也治不好瑞峰的,不过还是谢谢你可以这么想。”

“那怎么办?我们就眼看着他死吗?”

三个人沉默一会儿之后,凌枫先站起来对小琴说:“我先送你回家吧,这件事你帮不上忙。”

小琴还想说点什么,张了张嘴还是没有把话出来。只能乖乖的跟着凌枫回家,临走前他回头看向双姨“我不会让瑞峰有事的,我一定能想办法让他好起来。”

双姨没有回应凌枫,只是静静的坐在李瑞峰身边眼泪从她的眼睛里静静的流躺下来。

李珊琦又做梦了,她梦到自己来到一个类似于古墓的地方,周围都是黑呼呼的,她在里面一直走,一直走,要怎么样都走不到心头。突然,她看到前面发出一道暗淡的光,她不知道那光的背后是什么可她就象是那些喜光的动物一下只是下意识的靠近那光。好不容易走到光前,却怎么也看不到光的后面到底是什么,她闭上眼睛走进光里却发现光的后背就是一个深渊,她一脚踩空掉进深渊里······

李珊琦从梦中惊醒,她看了看时间是下午三点。感觉头睡得有些晕,李珊琦从□□下来,走到客厅里喝了点水,李瑞峰没有这房间里。

李珊琦记得李瑞峰说过这几天会陪着她的,她叫了一声“哥哥。”

可李瑞峰没有回答她,李珊琦又叫了一声“哥哥。”

“珊琦,你醒了?”

李珊琦回过头,出现在她面前的却不是李瑞峰而是双姨。李珊琦有些惊讶,这个时候双姨应该在店里,她从来都没有在这个时候跑来家来过。双姨走到李珊琦面前亲昵的帮她理了理额前的头发“怎么这种表情?不愿意看到我呀?”

“怎么会呢?只是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店里吗?我哥哥去哪里了?”

“瑞峰······瑞峰他·····”双姨躲开李珊琦的眼睛说:“我今天太累了,就叫瑞峰去店里替我看一下,我回来休息。”

“真的吗?”

“怎么?双姨平常工作得那么幸苦还不能让我偷一天的懒吗?”

“行,怎么不行?”李珊琦挽过双姨的胳膊带和她一起走到沙发上坐下“双姨哪里不舒服,不然我给你按摩好不好?”

不等双姨答应,李珊琦就已经站起来走到双姨的身后替她按起了肩膀。“有没有好一点?”

双姨淡淡的点了点头“舒服多了,可以了,别累着。”

双姨将李珊琦拉到自己身边让她坐下,认真的看着她说:“你看你,病了几天都瘦了。”

“双姨,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双姨叹了一口气“能出什么事呀,还不是心痛你吗?”

“不对,”李珊琦感觉到双姨语气中的绝望说:“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了,双姨你告诉我呀,是不是和凌枫叔叔吵架了?还是店里出了什么事?”

双姨摇头“没猜了,真的没什么事,双姨就是太久没休息了,突然觉得心情特别的不好。”

双姨轻轻的抱住李珊琦“让双姨抱抱,我们家珊琦真的已经长成大姑娘了。时间过得真快呀,好象才一转眼十年就过去了呢。”

双姨一边说一边在李珊琦的颈部抚摸着,渐渐地李珊琦的睡意又冲了上来,眼皮都快睁不开了,她努力不让自己睡过去最后就只听到双姨说:“想睡就睡吧,睡着了什么烦心的事都没有了。”

李珊琦听到双姨的话终于不再挣扎闭上眼睛又睡了过去。双姨小心的将她重新抱回她的□□替她盖好被子,然后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以前李瑞峰控制她记忆的时候双姨是不赞成的,人生再怎么不美好,总是自己学会去对面一味的逃避什么都改变不了,只会使原本就不好的事变得越来越不好。双姨明白这个,她在人类的书里看到很多关于人类在苦难中挣扎的故事,虽然她并不完全同意,但也明白要改变一件事首要的就去勇敢的去面对了解这件事,这样才能有解决问题的办法。

可再有道理的道理都只能是运用于理论,人事如果都按道理来生活的话那会是什么样子?双姨不知道,只是在这个时候她还是选择了跟李瑞峰一样的办法让李珊琦逃开这不美好的生活。她真的无法面让李珊琦知道正在发生的事,无法看到李珊琦在知道事情后的场面。她只能竟可能的去拖延,甚至让她就这样静静的睡去。除了这样,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第五十章 发现

凌枫将小琴送回家很快又赶回双姨的住处,这时已经是快下午五点了,凌枫走进双姨的房间看到双姨还坐在凌枫的身边,象一尊雕像一样一动不动。凌枫看到这个样子的双姨有些心痛,他轻轻的走到双姨面前伸出手想搂住她,可犹豫了一会儿他还是收回了自己的手。只是很内疚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双姨慢慢转过头来了凌枫一眼又恢复当初的样子“这不是你的错,你不用自责。”她握住李瑞峰的手接着说:“我了解这孩子,他就是太好强了,什么事都想往自己身上扛也不管扛得动扛不动。”

“你还不是一样吗?别太担心了,他这么在乎珊琦,说不定他明天自己就醒过来了。”

“可如果醒不过来呢?”

“不会的,这样好了,我去找一个巫医,瑞峰肯定不会有事的。”

说着李瑞峰站起身来想要走出房间,一转身就看到呆呆站在门边的李珊琦“珊琦!”

李珊琦好象听到了他们当才说的话,一步一步走近李瑞峰,双姨也惊讶的看着她,自己明明已经让她进入晕睡状态了,没有两天两夜她怎么可能这么快就醒过来了?

“珊琦······”双姨小声的叫了她一声不知道该如何向她解释李瑞峰现在的情况。李珊琦只是小心的坐在李瑞峰面前,她伸出颤抖的手抓住李瑞峰的胳膊想将他叫醒。

“哥哥,你怎么了,快点醒醒呀,你不是说晚上给我做好吃的吗?我现在饿了,你起来吧。”

话还没有说完,李珊琦就已经哽咽起来。泪水大滴大滴的从她的脸膀滑落。

双姨搂住李珊琦安慰的对她说:“瑞峰他会醒过来的,会没事的。”

李珊琦哭了一会儿就停了下来推开双姨问:“我哥哥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告诉我,说实话。”

李珊琦很严肃的看着双姨,那个眼神象及了多年前的李安,那是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掘气。双姨被那个眼神刺得躲开不敢再去看李珊琦,或许李珊琦的承受能力没有她所想象得那么差,她毕竟是李安的女儿血液里流躺的是跟普通人不一样的血。双姨这么想着正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告诉李珊琦一切。这时,凌枫走上前去按住李珊琦的肩膀很认真的说:“珊琦,再过两个月你就17岁了,是一个大人了,有些事情,你有权知道的事情也应该让你知道了。”

“凌枫······”双姨有些怕害的叫住凌枫最后只说出两个字“不要····”

李珊琦没有回头去看双姨只是怔怔的看着凌枫,“告诉我吧,我可以承担得住的。”

“我相信你可以,但这件事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可以说得清楚的,我现在只能告诉你瑞峰他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他所受的并不是普通的伤需要很特别的医生才有希望救活。我们都会尽力让他活过来,只是在此之前你要勇气一点不要让我们为你分心,好吗?”

李珊琦呆了几秒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她平静的走到李瑞峰面前握着他的手转过头对凌枫说:“我会一直安静的在哥哥身边看着他,就象以前她看着我那样,我不会有事的。”

说完,她就坐在李瑞峰身边握着他的手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凌枫大步走到客厅,拿出自己包里的一张符纸咬破自己的手指在上面写着“人命关天,收到速来!”写完,他将那张纸叠了又叠直到它在凌枫的手里冒出烟来最后消失不见。之后他拿出一面很小的镜子又用自己的血在上面画了一个奇怪的符号然后将它挂在大门上。

晚上的时候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