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茶小说网 > 武侠电子书 > 金庸世界里的道士 >

第1599章

金庸世界里的道士-第1599章

小说: 金庸世界里的道士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看书极快,但有些书,却不舍得快,慢悠悠的,不着急。

一会儿功夫,方雪晴、王语嫣、木婉清她们跟着出来,身上的夜行衣已经换下去,各换了平时喜欢穿的,坐到萧月生身边。

小亭中的书香气,加之众女的幽幽香气,揉在一起,闻着令人心情宁静,萧月生慢叹享受。

……

“大哥,那些大户人家多数藏书很少,只是摆一摆门面,但很多饱学的读书人,却是藏书广大。”王语嫣轻声叹了口气,摇头道:“后一种,我没好意思下手,放过了。”

萧月生摇头笑了起来:“语嫣你心地慈和,却做错了。”

王语嫣一怔,忙劝道:“大哥,这些人的书,还是放过了吧,可以多在别人身上找回来嘛!”

萧月生摇头道:“这些人的书才重要,我想见到的便是生僻书目,寻常的书反而用处不大。”

“这样呀……”王语嫣迟疑着。

萧月生又道:“语嫣,咱们只是借书,我读过之后,再还回去就是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还要还回去……”王语嫣讶然地望着他。

萧月生点头笑道:“那是自然,书非借不能读也,读过之后,再还回去,就算不得偷,对吧?”

“大哥,何必搞这么麻烦,借了便借了,不用还了。”钟灵挥挥小手。

萧月生摇头:“你们得记住,都去过哪一家,都借了哪些书,将来要亲手还回去的。”

“啊……”众人顿时苦丧起脸来。

第464章 请教

由于萧月生的灌顶之法,她们个个内力深厚,远胜武林中的高手们,但所学的心法,并非是萧月生所传。

诸女之中,唯有方雪晴与春娘她们修炼他的心法而已,像王语嫣,乃是小无相功,木婉清与钟灵,各有家传。

方雪晴与春娘她们所修心法,有锻炼心神之效,随着功力的进益,达到了过目不忘之境,王语嫣与木婉清钟灵她们却不成。

固然聪慧,但距离过目不忘还差了一大截儿。

让她们把偷回来的书原封不动地还回去,却是一件难事,根本记不得了。

萧月生见她们苦着脸,呵呵笑道:“放心罢,你们从哪里偷来的,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到时候还回去就是了。”

诸女这才松了口气。钟灵拍拍傲人的胸脯,娇声嗔道:“大哥,你真是吓了我一大跳呢!”

萧月生笑道:“灵儿今晚的表现不错,内力大有进境呀!”

“那是当然,我练功可是很刻苦的,不让大哥你看到罢了!”钟灵骄傲地扬起头,琼鼻哼一声。

木婉清淡淡道:“她一天到晚捉蜜蜂,轻功岂能不好?”

“木姐姐——!”钟灵跺了跺蛮靴,不满地瞪着她。

木婉清瞟她一眼,淡淡道:“自从你跟钟灵说,蜜蜂授粉,对花儿最好,蜂蜜对身体好,她就天天出去捉蜜蜂回来,可惜,一放到花园里,这些蜜蜂又都跑了。”

众女嘴角带笑,强忍着不笑出声来,萧月生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木姐姐,就你多嘴!”钟灵秀脸绯红,不好意思地嗔道,又瞪了一眼萧月生:“大哥,你教的法子根本不灵,留不住蜜蜂!”

萧月生笑道:“蜜蜂都听蜂王的,你得把他们老巢带来才管用啊,若不然,它们终要回巢的!”

“嗯,下一次,我一定找着他们老巢,一窝端了!”钟灵用力握了握拳头,信心十足地用力点头。

萧月生笑着点头:“好啊,那咱们就等着喝蜂蜜了,那可是能养颜美容的好东西。”

诸女听得眼睛放光,灼灼生辉,能够美容,对女人来说,是难以抗拒的诱惑,即使王语嫣她们已经美貌无双,仍是如此。

她们先前还笑钟灵,此时却凑到钟灵跟前,纷纷出着主意。

萧月生拿起一卷书,笑着摇摇头,继续看自己的书,耳边传来窃窃私语,声音曼妙动听,令人陶醉。

……

清晨时候,萧月生坐在小亭中,身边摆着密密麻麻的书,呈四方形,像是城墙一般,将他围在当中。

他身边会着方雪晴,手上拿着一卷书,一只红泥小炉放在桌上,白气袅袅,若有若无。

周围的书砌得与他们等肩,挡住了吹向红泥小炉的风,白气一直袅袅不散,清香四溢,显然是上好的茶。

方雪晴放下书卷,一袭月白罗衫的,仿佛不沾尘世的烟火,一举一动云淡风轻,优雅曼妙。

伸手拿过萧月生身前的茶盏,揭开茶盖,顿时一道琥珀色的光芒射了出来,仿佛一道蛟蛇飞出去,穿出了小亭外,落到台阶前,马上渗进了鹅卵石周围的泥土里。

她端起红泥小炉,轻轻斟满了茶盏,清香四溢,顿时弥漫整个小亭。

“公子,喝茶。”她白玉似的双手端着茶盏,送到萧月生身前。

萧月生放下书卷,揉了揉眉心,接过茶盏,顺势喝了一口,笑了笑:“陪着我熬了一夜,累了吧?”

方雪晴摇头:“不累,内力运转一周天,没什么事。”

“嗯,凭你的修为,十天半月不睡觉,觉不到什么异常。”萧月生点点头,放下茶盏,道:“你可有收获?”

方雪晴摇摇头:“……没有”

“不急。”萧月生笑了笑,又端起茶盏轻啜一口,左袖轻轻一拂,堆成墙一般的书册平平移了出去,让出一个通道。

他放下茶盏,走了出去,站到小阶的台阶上,打量着四周。

此时,晨曦初露,周围的花草还没醒来,露珠挂在树上、花上,一颗颗晶莹剔透,仿佛水晶。

空气格外得清新,还带着一丝丝夜晚的味道。

方雪晴跟着出去,站在他身边。道:“公子,看来这些书又不成了,还要再偷一次,是不是?”

萧月生摇头,微笑道:“嗯,已经是第三批了,若是京师的书都看遍了,还没什么线索,只能放弃了。”

方雪晴抿嘴轻笑:“公子,咱们在城里可是出了名!偷书贼之名轰传京师,无人不知呐!”

萧月生呵呵笑了起来,摇了摇头,也觉得有趣。

……

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偷了三次书,头两次的书已经还回去了,弄得失窃之人莫名其妙,觉得古怪。

越是如此,人们越发得好奇,但好奇之中,却也没有什么担忧,只是觉是这窃书贼忒也古怪,有偷有还,还真是成了借书了。

如此情形下,他们也懒得报官,反而觉得是一种好玩之事,哪家失窃了,反而表明,此家的藏书丰厚,质量极高。

因为这些人只偷书,金钱财宝却一介不取,反而赢得了众人的好感,觉得财帛不能动其心,书更胜于财帛,偷书之人品行高洁,令人佩服。

京师的酒楼里,处处可闻关于偷书贼的议论,个个觉得这是一件风雅之事,今天哪家的书被偷了,哪家的书根本没人光临,这偷书贼来无踪去无影,一文不取,真是妙人儿……

……

对于这些议论,萧月生只是听钟灵复述,却没有亲自听闻,他实在太忙,所有的时间都在翻书。

他翻起书来,奇快无比,人们只看到他在不停地翻,眼睛只是一扫而已,马上便被翻过了。

钟灵好奇,不信他真的看清了,便从他读过的书里抽了一本,想要考一考他,是不是真能过目不忘。

这本书还是最早读过的,并不是刚刚翻过。

然后,她翻到一页,随意地读出一句,萧月生马上接住,背起了下面的内容,滔滔不绝,一字不差。

钟灵胡闹,王语嫣、木婉清、方雪晴她们跟着看热闹,见得他竟如此轻松,大感愕然,一双双妙眸波光闪烁。

“公子,你若去科考,定能高中状元!”方雪晴抿嘴笑着说。

其余众女跟着点头。

萧月生摇头笑道:“考状元关键是策论,可不是背一背书就成的。”

“公子的见识,谁人可比?!”方雪晴笑道,态度极自然,仿佛是理所应当之事,不值一提。

“这世上聪明人多的是,不能小觑了天下人。”萧月生摆摆手。

……

一个月时间,萧月生翻遍了京师的所有藏书,却是失望了,不过,学识大增,与从前不同。

这一天清晨,程闻风依旧提了两桶泉水,送到萧府,正要离开,被方雪晴叫住了:“程少侠,我家公子有请!”

程闻风一身蓝衫,玉树临风,即使拿着两只木桶,仍旧不减其高贵气度,他轻轻点头,放下木桶,跟着方雪晴来到大厅。

甫一踏进大厅,但见萧月生已经坐在椅子上,见他来了,起身抱拳笑道:“程少侠,这一阵子辛苦了!”

程闻风抱拳回礼,温声道:“晚辈只是从师命行事,不敢说辛苦。”

“不必客气,坐下说话。”萧月生指了指身前椅子,坐了下来。

程闻风坐到他对面。

“雪晴。”萧月生抬了抬手。

方雪晴自怀里掏出一方素笺,送到程闻风跟前。

程闻风莫名其妙,伸手接过了,打量一眼,上面是一个字符,又像是图案,模棱两可。

“这是……?”他抬头望向萧月生。

萧月生笑了笑:“这是我无意间见着的一个字,不知程少侠是否认得?”

程闻风迟疑一下,摇了摇头。

第465章 金文

萧月生笑了笑:“这个字符是我偶然碰到,觉得有些玄妙,却不识得,查了许多书,也没有得见。”

程闻风脸色迟疑,想了想,道:“萧先生,我真的不认识这个字,不过,说不定师父认得。”

“哦——?”萧月生神情一振,喜形于色,笑道:“神霄派传承悠久,国师想必认得!”

他一直苦求而不得,骤然得闻,自然心喜。

不过,凭其心境,早已到了喜怒不形于色,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之境界,显示出欣喜神色却是故意而为。

“我也说不好,要不,我先回去问一下师父,好吧?”程闻风忙道。

见到萧月生如此神色,他觉得事关重大,想要替萧月生办成。

萧月生笑着点头:“也好,有劳!……国师还在闭关?”

程闻风顿时肃然,恭声道:“师父已经出关,……但仍不理世事,一直参悟玄机。”

“国师的积蕴极深,一旦有悟,修为会突飞猛进。”萧月生笑了笑。

……

清晨,明媚阳光照在窗户纸上,屋内光线明亮,新鲜的空气慢慢渗进来,到底充满勃勃生机。

萧月生已经醒来,倚在宽大的床头,一手拿着白玉杯,轻轻晃动,偶尔轻啜一口,露出陶醉神色,另一手伸进被里。

他身边躺着方雪晴,黑绸缎般的秀发披散在枕上,似乎有光华在其中流转,脸如温润的白玉,又像细腻的象牙。

萧月生的大手伸进锦被中,轻轻摩挲着方雪晴油乳一般肌肤,神情陶醉,难以自抑。

方雪晴仰躺着,微阖明眸,修长的睫毛轻轻颤动,身子裹得严严实实,一点儿不露春光,矜持异常。

但锦被轻薄,这般紧裹着,动人的曲线顿时呈现在萧月生跟前,曲线夸张惹火,曼妙动人。

萧月生扫一眼,莫名的力量自丹田涌出,慢慢朝上涌来,元神之球一转,忙将其吸纳。

清晨时分,实在不是纵欲的时候。

萧月生又喝一口酒,摇晃着白玉杯,看着澄碧色的佳酿在杯中晃动,沉甸甸的,醇香隐隐,他嗅着酒香,转头笑道:“雪晴,醒了就起床吧。”

修长睫毛剧烈地颤抖,方雪晴慢慢睁开眸子,若水目光倾泻而出,横他一眼,扭了扭身子,曲线更加曼妙惹火。

“公子,现在就要起来?”她慵懒地问,声音略带沙哑,散发出磁性来。

萧月生点头道:“嗯,今天我要去一趟灵鹫宫。”

“那我一起去吧!”方雪晴忙道,侧过身子,一手支着臻首望向萧月生。

萧月生收回大手,笑着摇头:“你不必去了。”

方雪晴明眸眨了眨,盯着他瞧,露出殷切神情,让人无法拒绝。

萧月生笑道:“我要起炉炼丹,你帮我准备好药材吧。”

“药材很多吗?”方雪晴精神一振,听到炼丹,她总觉得兴奋,每次炼完了丹,整个萧府的人都受益匪浅。

萧月生点点头:“嗯,因为这株老参,我要炼一炉上好的丹药,其余药材也很珍奇,得去大内问问看。”

方雪晴忙点头:“就是呀,大内的药材定是了不得,不要白不要!”

萧月生嗯了一声,笑了笑:“正是!……你白天去皇宫见一见皇帝,跟他讨要这些药材。”

“好嘞!”方雪晴脆生生地应道。

萧月生看了看她,叮嘱道:“对皇帝不要太过随便了,他毕竟是皇帝,性子与常人不同。”

“公子,你就放心罢,我会注意的!”方雪晴用力点头。

被子不知不觉中滑下一点儿,露出她锁骨来,象牙一般,闪着细腻雪白的光滑,显得她性感而冷艳,令人不由生出征服的欲望。

……

“公子……”两人正说着床头话,外面窗户传来春娘声音,温柔如水。

“是程公子来了吧?”萧月生问,声音温和、中正,仿佛水波一般缓缓荡漾开去,传出屋外。

“正是。”春娘柔声应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5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