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茶小说网 > 武侠电子书 > 金庸世界里的道士 >

第1115章

金庸世界里的道士-第1115章

小说: 金庸世界里的道士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宋静思脚下一旋,飘然后退一步,脸色不变。

中年男子未尽全力,一拳击出,只觉对方掌力刚硬,虽然内力逊了自己一筹,仍旧无法撼动。

他不由一阵发怵,这样的掌法,显然内力心法古怪,绝非内力雄厚能胜,除非内力远强于对方。只是,他虽然内力深厚,却不会远强于对方。否则,她也不敢如此单枪匹马的前来挑战。

想到此,他越发得小心,拳上内力并不强横,多是留在体内,准备用以应变。碰到如此滑溜对手,委实是一件苦事,他心中涩然,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一幅胸有成竹的神色。

一拳击出,复又一拳,他化巧为拙,归于质朴,只是一拳一拳地击出,对于一切花样,毫不理会,不管她的招式如何繁复无方,眼花缭乱,他只是一拳击出。

不仅如此,论及招式的精妙,他远远不如,但却并不乎,只是一拳,有时,甚至使出两败俱伤。因为看不破对方招式,眼前一片迷乱,便拼着自己受伤,也要碰到对方。

宋静思遇到这般情形,一筹莫展。

她诱敌、惑敌、欺敌、诈敌,无所不用其极。但对方便像是老牛拉车,慢慢悠悠,只求无过,不求有功,不贪不燥,见到自己的招式,便是一拳击出,不让自己靠近。

萧月生微眯着眼睛,一动不动。

苏青青凑过来,打量他一眼,低声道:“大哥,静思好像寻不到什么好办法呢!”

萧月生“嗯”了一声,没有回答,只是颇为玩味地盯着看,若有所思。

一会儿过后,宋静思忽然招式一变,化繁为简,也学那中年男子,一掌轻飘飘拍出,身形不动。

中年男子大喜过望,毫不客气的一拳击出,只是防备着她耍诈,没有尽全力,只是一半内力。

“砰”的一响,两人身形一晃,中年男子终是脚下没有动。

宋静思则是脚下一旋,以一套独特的法门,将内力化解掉,或是泄出来。

她没有歇息,又是一掌轻飘飘地拍出,身形亦是不动,脸色果断勇猛,仿佛想要一掌决生死。

中年男子心中欣喜,脸上不动,内力聚于这一拳中,想要一招解决掉她。

宋静思明眸闪过一道光芒,忽然一闪身形,倏的一下钻到他的后面,轻飘飘一掌击出。

这一掌,却是疾如闪电,看似轻盈,却是狠辣异常,与刚才的掌法迥然有异。

这一掌,确实与刚才的掌法不同,乃是九阴真经中的绝学——摧心掌。

宋静思本不想利用这一招,但见此人有杀自己之意,对于想杀自己之人,需得抢先下手。

先下手为强,这是萧月生灌输于弟子们的观念,不论是上一世,上两世,还是这一世,皆是不变。

宋静思虽然良善,但毕竟历经大变,对人性的可怕已颇是了解,见他想杀自己,顿时心肠硬了起来,毫不犹豫,施展出了杀手锏。

她数次设下陷阱,对方都没有上当。这一次,终于禁不住诱惑,以为胜券在握,倾尽全力运掌,给了她可趁之机。

中年男子眼前一花,不见了对方身影,顿时大惊,想要变招,却已晚矣。

这一掌,倾尽了全力,周身内力皆向前涌,想要掉头,已经不及。仿佛一辆车,若是慢速行驶,转向后面,并不艰难,若是全速行驶,想要转向后,却是千难万难。

他便是如此,想要回拳后击,已是不及,唯有运内力硬抗,集于背心上。

只觉背心一疼,这一掌,恰好印在他背心上。

他心中一喜,自己先运起了内力,手掌再拍上来,有内力抵消,想必不会受太大的伤,毕竟对方内力并不深。

心中正在庆幸,忽然心口一疼,黑暗如潮水般涌上来,顿时人事不省,倒了下去。

宋静思飘然后退,落回萧月生身边,低声道:“师父,我使了摧心掌!”

萧月生点头:“嗯,你使得不错!”

他颇感欣慰,这个宋静思,平常看着文文静静,但动起手来,却是极擅用脑筋,常常做到以弱胜强,心思细腻,远超常人。

谭星平上前,看了一眼倒下去的中年男子,一探他脉相,摇摇头,脸色阴沉。

他抬头,望了一眼宋静思,怨毒之色令她不由一寒,忙转开眼睛,不敢再看他。

“你吓唬小孩子干什么?!”苏青青嗔道,狠狠瞪谭星平一眼,露出不屑的冷笑。

谭星平脸色阴沉得像能拧出水来,死死盯着宋静思,对苏青青毫不理睬。

萧月生轻咳一声,斜走一步,将宋静思挡在身后,淡淡道:“动手之际,难免如此。”

“好,好得很!”谭星平忽然大笑一声,脸上却殊无笑意。

这般形状,宛如疯子一般,诸女皆有几分畏惧,唯有宋梦君淡淡望着他,无喜无悲。

谭星平忽然一动,身形一闪即逝,蓦然之间,出现在了宋静思身后,一掌探出,直击其背心。

这般情形,大出众人意料,没想到他竟有如此高明轻功,一时之间,措手不及。

宋静思反应敏锐,探掌向前,想要接住这一掌,使的是破玉掌,至刚至阳。

她心中苦笑,已是横下心来,生死由命。这个姓谭的,既然师父不让苏姐姐她们出手,显然此人武功极高,自己这点儿内力修为,与他相比,怕是螳臂挡车,差得太远,即使破玉拳,也是无济于事的。

她心中苦笑,却是毫不犹豫的一掌击出,想要阻他一阻,师父便能出手,替自己报仇。

危难之际,她脑海异常清醒,种种往事,电光火石间,在脑海中重放一遍。最终,情形停留在她们生活于观云山庄时的美妙情形,只觉得一生能这般活一回,却是没有白活。

“砰!”她正在出神间,忽然手掌一空,眼前所见,却是师父的背影。

他正挡在自己身前,对面,谭星平撞到了画舫的壁上,身子贴在墙上,冷冷望着这边。

“你想杀了我弟子?!”萧月生淡淡问道,脸色却冷冽下来,双眼精芒隐隐,却隐而不发,究竟到了何等地步?!

谭星平冷笑一声,身形一动,再次一晃,出现在宋静思身侧,一掌探出,其快无伦。

萧月生轻笑一声,身形一闪,横移至宋静思的这一面,挡在他的手掌前,飘然一掌击出。

谭星平脸色微变,脚下一横,再次横移,手掌离得宋静思已经很近,马上便要够着。

恰在此时,他耳边响起了淡淡一声冷笑。

转过头来,想要看清时,眼前一个手掌不停地放大,遮盖住了他的眼睛。

他蓦然之间,涌起一股无助之感,好像天下之大,竟然没有藏身之处,唯有乖乖受死。

这股念头很快被他压下,知道是被他的武功所影响,猛地低头,趴伏地上,想要避开此掌。

萧月生却是身形一晃,飘然一点印在谭星平的背心,随即飘然一退,回归原位。

“咱们走罢!”萧月生转头对众女道。

众女自然点头,自然不会有什么异意,乖乖跟在他身后便是了。

萧月生忽然停下脚,沉吟片刻,转头对谭星平淡淡道:“今日留你一条性命,若是执意与我为敌,在下必不客气!”

谭星平冷冷一笑,没有答应,只是双眼怨毒之极,仿佛要食他们的血,剥他们的皮。

萧月生摇头,叹息一声,迈步出了画舫,身形一晃,出现在苏青青的画舫之中。

……

“大哥,他那般恨咱们,为何还要饶了他的性命?!”苏青青还未坐下,便娇声问道,满脸不解。

萧月生坐到窗口位置,敞着的窗户,清风徐来,带着阵阵的清凉气息,吹到他们脸上。

“算了,他并非武林中人,乃是富家子弟,想必能够权量自己该如何做。”萧月生摆手。

他心中暗笑一声,摇摇头,觉得自己性子变化了一些,变得更加虚伪了。

他又暗自一叹,忽然之间,他有些明白,为何佛家渐渐衰落,到了如今,竟然没有登证果位之人。

越是到了后来,人们往往更易陷入世俗的规则之中,对于天地之间的奥妙,反而失去,更多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纠葛,将人的所有精力占去,再难有魏晋般的风流洒脱。

忽然之间,一瞬那之间,他生出顿悟,原本洒脱自然的萧观澜重新复活。

呵呵一笑,他摇头道:“青青,非是饶了他的性命,只是不想污了你们的眼,等他回家,自会毙命!”

“果真如此!”苏青青明媚一亮,咯咯笑道。

萧月生点头:“如此人物,实是大患,需得及早除去,免得为祸,累及旁人。”

他转头,望向宋梦君:“宋姑娘,我杀了他,你不见怪罢?!”

“我为何见怪?!”宋梦君神色一变,冷冷哼道。

萧月生微微一笑:“我听说,女人对喜欢自己的男人,常常难以生出恨意。”

“你听谁说的?!”宋梦君玉脸一沉,冷冷瞪着他,听出了他语中之意,心口微疼。

见她如此,萧月生笑了起来,摇头道:“好罢,只是玩笑罢了,只是觉得可惜!”

“可惜什么?!”宋梦君没好气地瞪他一眼。

萧月生端起酒杯,轻抿一口,道:“我是可惜,如此人物,武功高明,竟无心胸。天下间,难道真的就没有英雄么?!”

说罢,他起身,转向窗口,遥望湖面,目光似乎穿过眼前的一切,看到了无穷远处。

他身后诸女望着他的背影,心中忽然生出一股孤寂之感,有些莫名其妙,却是无法自抑。

“师父,他是因为喜欢,所以嫉妒的吧?”宋静思轻声说道。

萧月生转过身来,摇摇头,坐下来,拿起白玉杯。

宋梦君上前,双手执壶,替他斟满一杯,却是做得行云流水,毫无迟滞之处。

她只觉必须如此做,想要抚慰他,虽然他武功通神,却觉得他的心脆弱得不堪一击,需得小心维护。

萧月生点头,对她微微一笑,算是谢过,轻晃晃白玉杯,让醇香在空中气散发开来,端到鼻前轻嗅,慢慢抿一口。

他轻轻叹息一声:“妒嫉,确实是一个极端的催化,却并非起决定作用。此人心术不正。”

苏青青抿嘴轻笑:“不过,看起来,他倒是英雄气概十足,极会骗女人呢!”

“嗯,这样的人物,极是危险!”萧月生点头。

“萧大哥,你是如何暗算他的?!”苏青青好奇地凑过来,笑呵呵地问。

萧月生扫她一眼,摇摇头,端起白玉杯再抿一口。

“大哥,说说又不要紧!”苏青青不依不饶地央求,声音发腻,已然撒娇。

“我不说,是怕吓着你们。”萧月生微微一笑,拿起书来,慢条斯理地翻看。

“大哥,你也忒小瞧咱们了罢?!”苏青青不服气地嗔道,明眸圆睁,狠狠盯着他。

看她的架式,是非要弄清楚不可。

萧月生温润目光扫过众人,点点头,笑道:“你们可是真的想听听?!”

“那是自然!”众女纷分点头,一脸渴望神情,明眸如水,紧盯在他的脸上。

萧月生抚着小胡子,微微阖眼,似是陷入沉思之中。

片刻过后,在众女紧张的等待中,萧月生抬头,眼睛睁开,淡淡说道:“我有一技,可以暗算人于无形。”

“什么功夫?!”苏青青急忙问道,呼吸也粗重了许多,明眸一眨不眨。

萧月生微微一笑,低声道:“这个功夫么,却是要保密,不能宣之于口,免得有伤天和。”

“大哥,到底是什么功夫,竟然还有这般讲究?!”苏青青心痒难耐,好奇地问。

萧月生摇头,就是不说,惹得苏青青跺脚,娇嗔。

不过,无论她如何撒娇,萧月生就是摇头,微微含笑,古怪得很。

众人只好做罢,冥思苦想,想明白,到底是怎么能暗算人于无形之中。

世上到底有没有这门功夫,如此的邪乎。

“大哥,你是怎么做到暗算他的?!”苏青青无奈,只能岔开话题,继续问道。

萧月生呵呵一笑:“与人接触。暗算他么,却是简单之极,一掌拍出,乃是用的柔风掌。”

“柔风掌?!”苏青青明眸一亮,急忙问道。

萧月生点头,轻轻一笑:“所谓柔风掌,有两层。仅说一层,其掌力如同轻柔的风,拍到身上,无知无觉,只以为是一阵清风刮过去,并不会在意。”

“还有这般掌法?!”苏青青明眸闪亮,轻轻笑道:“若是这般掌法,我怕是也躲不过呢。尤其是暗算熟悉之人,可是可怕得很!”

萧月生微微点头,道:“嗯,此掌确实有些独到之处。”

“大哥,柔风掌的另一层意义是什么?!”苏青青心痒难耐,忍不住发问。

萧月生摇头一笑,却是不说。

苏青青上前拉着他的胳膊,娇声腻道:“大哥,求你了,就说了罢,若是再这般,可被你急死啦,也不用柔风掌了!”

萧月生呵呵一笑,摇摇头,道:“这柔风掌,委实太过歹毒,我从不轻易出手的。”

“大——哥——!”苏青青跺脚,娇嗔着瞪着他。

萧月生拿起酒杯,轻抿一口,望向远处,似是远眺湖上的风景,又似是陷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5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