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茶小说网 > 都市电子书 > 霸道农民哥 >

第87章

霸道农民哥-第87章

小说: 霸道农民哥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听到张铁蛋的话,闻静觉得话里有话。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答,时机未到,不能公开你和我的关系。”张铁蛋说着,就把闻静搂入怀里,这妮子当然不肯就范,可她的力气哪能胜过张铁蛋。

    依偎在有些汗腥味的怀抱里,就听张铁蛋:“现在结了婚的,男人都出去找小三,知道为什么不?”

    “你说我是小三?”闻静不满意了,可心里,也是明白,自己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三。

    “那你说说,为什么都喜欢小三?”闻静想往下听听,看他狗嘴里能吐出什么来。

    “这还不简单,小三都比原配好啊,家花哪有野花香?”张铁蛋把********上的那一套搬了出来。

    闻静给了他一粉拳:“什么狗屁理论,你快点说!”

    “等不急了?男人为什么找小三,我也不知道,但肯定小三不比原配差啊!”张铁蛋说完,闻静感觉倒是有这怎么一点道理。

    只听张铁蛋又说道:“小三要是不香,否则的话,男人为什么都去找小三?如果是为了下半身爽快,那么对不起,找的女人不是小三,是****,是随时都可以丢弃的工具。”

    住张铁蛋这嘴厉害啊,一两句话,就把小三的身份太高了,甚至让闻静觉得,当小三是光荣的。

    “你说的好像有道理。”可是闻静不吃张铁蛋那套,依偎在他怀里,也不挣扎了,说道:“绕来绕去的,我最了解你的套路了,别想绕晕我,快说,什么时候公布咱们的关系?”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张铁蛋用嘴,啄了一下她的脸蛋,闻静听到他又开始扯,即要发作之时,张铁蛋便笑道:“很快了,等我功成名就,把你公布出来,就算是大媳妇梁爽,也不敢反抗我,否则我休了她。”

    张铁蛋说这话,绝对是违心的,他现在的家业,少说也有几百万,但别说现在,就算以后有了几千万,几个亿,也不能休了梁爽。

    不过张铁蛋的这番话,倒是对闻静很受用,她有种被张铁蛋捧在手里的感觉,认为这个小情人心里还是偏向她的。

    “就会油嘴滑舌。”闻静依旧挥起一记粉拳,可是洋溢出来的态度,好像融化在张铁蛋的怀里,并且左右动了动,用那两颗饱满摩擦着张铁蛋的胳膊,给予着某种信息:“你要是晚上有空,来我家里吧,我爸妈今晚不在。”

    “行啊,晚上给你玩个后门别棍。”张铁蛋乐的合不拢嘴,这小浪蹄子,真他妈好哄啊,三言两语,就乖乖臣服了。

    “铁蛋~你跑哪里去了。”就在这时,梁爽的声音,从远处穿了过来。

    张铁蛋跟闻静,像是被电到一样,刷的分开,闻静继续弯腰看着畜苗,而张铁蛋跑到厕所里装着刚出来的样子。

    “那么长时间,你掉茅坑里了?”梁爽走过来的时候,看到张铁蛋提着裤子从厕所出来,又看见附近弯腰捡着禽苗的闺蜜,立即火大:“张铁蛋你不要脸啊,要丢人回家丢去!”

    厕所门口,响起张铁蛋哈哈的大笑。

    三人清点检查完了畜苗,张铁蛋给付了钱,带着两人去吃了顿饭,然后开着大汽车回到皮夹沟,放下闻静,最后带着媳妇回了张家屯。

    晚上的时候,张铁蛋打电话交代好了,明天早晨,一群劳力就会去皮夹沟拉畜苗。这些劳力里,一个领头的叫吴飞,胖胖的高高的,一看就是出力干活的命,张铁蛋找的劳力,都是他给弄来的。

    两人现在也熟悉了,这种活交给吴飞,张铁蛋也放心。

    而凯迪拉克上的畜苗,暂时放在家里。

    第二天八点左右,张铁蛋洗刷完毕,换了身衣服,来到秃毛山上。

    根据昨天的电话指示,‘劳力领导者’吴飞先生,带着两辆机动三轮车开到山上,按照张铁蛋的指示,把那些盛禽苗的巷子,摆在了药田的某个角落。

    那个角落,就是当初种植白参,被猴子偷吃的那地方。当初小猴子们偷吃白参,选择这个地方,就是因为,这里是一块洼地,相比于其他地方成弧线低了一米多。

    张铁蛋站在这里走了几步,噘嘴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仿佛一个信号,很快,边沿的高树林里,发出一声耸动声。

    “叽叽!”一个小猴子动作敏捷,从这棵树蹦到那棵树,嘴里发出欢快的叫声,下一秒趴在了张铁蛋的肩膀上。

    这只小猴子,便是当初被张铁蛋追揍的那只,也是带领猴子群偷吃白参的头头,它灵动的双眼透着机灵,敏捷的身形无比迅捷,头上还戴着一定小草帽。

    “皮皮,我们又见面了。”张铁蛋用手指点着猴子的肚子,笑嘻嘻说道。

    “叽叽!”皮皮见到张铁蛋,甚是欢喜的叫了两声,抓住头上的小草帽,向着张铁蛋抬高透露,似乎在炫耀自己的新帽子。

    “看你这个贼脸,又是从村民家里偷来的吧。”张铁蛋不用想就知道,皮皮是从张家屯,某个农户家里弄来的这顶帽子,他们可是很擅长偷东西的主儿。

    高树林那边,又发出一声连续的响动,十几只猴子,并排出现在了大树上,齐齐望着张铁蛋抓耳挠腮,这些,都是皮皮的家人,也是它的部下。

    “叽!”皮皮跟张铁蛋热乎完了,机灵的双眼,瞄向了地上的泡沫箱子。

    也不知道怎么弄的,刚才皮皮没出现,箱子里的禽苗都在叽叽喳喳的叫嚷,现在却是都像死了一样没动静,张铁蛋注意到这个细节,走过去一看,禽苗一个个都站着,好像知道外边有个猴子大王,不敢弄出一丝动静,生怕被它抓出去。

    “叽!”皮皮看到了好玩的东西,从张铁蛋身上蹦出去,向着泡沫箱射去,只是没等它成功落地,便被张铁蛋一把揪住尾巴,拽到了怀里。

    “你想干啥?我告诉你,这些都是我赚钱的东西,你不能打它们注意。”张铁蛋严肃的说道。

    皮皮是成精的猴子,非常懂得察言观色,看主人的模样,也能知道这些小东西的重要性。

    “叽……”窝在张铁蛋怀里的皮皮,发出轻声的回应。

    “你给我听好了,从今天起,我把这些小鸡小鸭的放在山上养,你给我看主它们,别让它们跑了,也不能乱吃我的药材。”张铁蛋说着,拍了拍身边长高的中药枝叶,脸色又严肃起来:“每天只能让它们吃我给予的药材,不能多吃,你们也不能欺负它们,每个月我清点一次,数量不能少,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就买个平底铁锅砸你的头,什么时候把平面铁锅砸出猴头印记才sauna完,听懂了吗?”

    听到张铁蛋的话,皮皮似乎想到了平底锅砸头的情景,瞪着眼睛抱住头,一阵狂点头:“叽叽,叽叽!”

    小猴子仿佛在说着记住啦记住啦,惹的张铁蛋一阵哈哈大笑。

    把泡沫箱子倒出来,那些小鸡小鸭小鹅的就开始在地里跑,药田的空气都带着一股奇异的特殊香味,让这些禽苗闻之精神,虽然变化不太明显,但张铁蛋的神眼看的出来,禽苗们比在山下还要活跃。

    弄完了这边的事,张铁蛋去了药田的前面,远远的就听到一阵笑声,往前走着,便看见竹屋旁边的露天灶房,里面摆着大桌子,长板凳横七竖八的,桌上碗筷狼藉,吃的剩菜一片,土砖垒建的大锅台里还残留半条鱼。

    看起来刚刚吃过午饭。

    一群劳力围城一圈,场中心有两个人在比划拳脚,司马超和桂雪儿也坐在其中,断断续续的鼓掌叫好。

    那场中的两人,便是黑虎和梁涛,原来吃过午饭,他俩在这秀技能呢,展示着张铁蛋传给他们的彼此绝技,猛虎拳和拆骨手。

    张铁蛋没有过去打扰,而是安静的看完俩人的打拳,他们的功夫都是日渐精益,比起当初学的时候,已经可以成为小有成就,下山踢个馆,收个徒弟啥的,已经算是小菜一碟。

    “师父?您来啦!”梁涛打完功夫,正被一群劳力举着大拇指奉承,忽然一眼看到张铁蛋,身上再也没有被人捧高的牛气,而是毕恭毕敬的跑了过去。

    《

 第122章 缺钱的缺钱

    《

    “乖徒弟,叫的师父那么亲啊。”张铁蛋点头笑道。

    “你是我师父啊!我能不对您‘亲’么。”梁涛的一张黑脸都笑开花了。

    这话让张铁蛋听着不顺眼,一句话骂了过去。

    “去你大爷的!”张铁蛋笑呵呵的骂着,老气横秋的背起手,慢悠悠的走在药田边上,看着即要收成的麻黄和桂枝,脸上绽放喜悦的笑容,这些都是钱啊,现在他正缺钱呢。、

    为什么缺钱?摊子铺的太大了呗,扩张的太快,承包三座山,再加上修路,张铁蛋手里几百万跟流水一样出去。

    这么想着,张铁蛋就问话了:“黑子,路现在修的怎么样?”

    “我正想跟您说这事呢。”梁涛擦了擦膀子上的汗水,有些恋恋不舍的说道:“师父,等路一修好,我完成了你的指派的任务,我就要走了。”

    梁涛家大业大,根在太祥镇,那边有他的兄弟得吃饭,有他的女人得养着,所以张家屯不是他的根据地。

    “成!”张铁蛋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人家梁涛不属于这里,但是他的回答太简单了,梁涛以为师父生气,小心翼翼的解释道:“师父,我可不是不想留在这里啊……”

    话没说完,张铁蛋就摇了摇头:“这里穷乡僻壤的,终究没有你发展的空间,修好路你就走吧。”

    听到张铁蛋这么说,看来是真的愿意让他走,梁涛怕就怕师父打算让他给生意效力,干活什么的梁涛倒是不怕,主要是家里面的女人寂寞难耐,万一背着自己偷汉子,那可得不偿失了。

    “恩!”张铁蛋应了一声,接着脸色又变得谨慎起来。

    “师父,这修炼的资金你准备好了吗,我这边的钱已经没了,这都马上停工了,咱们很的要架设桥梁吗?”梁涛汇报着实际情况,按照现在工程的进度,从上面更改建桥工作,梁涛反复研究了好几天,总觉得投入太大,虽然不知道师父到底能弄来多少钱,但是与当初的商量不对等,张铁蛋免费给村里修路,资金控制的越少当然就越好,现在一弄桥梁,那代价是翻倍的上升啊。

    “资金的事你不用问,很快我就会给你钱。”资金的问题,张铁蛋一直记在心里呢,听到梁涛的话,他表面上不动声色的嘱咐:“三天吧,三天内我会给你打钱。”

    “那好嘞,师父我现在去忙了!”梁涛精神抖擞的说道。师父一句话,就让他重新干劲十足,对于张铁蛋,只要有他一句话,梁涛是一百个放心加相信。

    张铁蛋看着药田发愣,心里想的是怎么急需弄来一笔资金。

    “张老板,在想什么?”这个时候,司马超走了过来。

    “是超人啊,我在想,什么时候找两个娘们玩双飞,你去不?”张铁蛋露出坏笑,一瞬间变得不正经了。

    “呃,没那爱好。”司马超还挺羞涩,尴尬的摇了摇头。

    看到司马超面红耳赤的,张铁蛋一阵大笑:“哎呀****,还脸红,难不成你还是处男?”

    司马超有些受不了这个老板,没个正经也就算了,满口脏话,不管什么场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直来直去,司马超真是服气了,这种人是怎么能把生意做到这一步的?

    压制着心里的好奇,司马超忽然一本正经的:“来说点正事吧老板。”

    张铁蛋甩甩头,意思是让他说。

    “钱不够了。”司马超无奈的摇摇头,相比于另外两座山,他这里花钱是最少的,可是人流量是最大的,所以剩的钱也花的比较快。

    “知道了,我一会就去弄资金。”张铁蛋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就问道:“对了,有几本书你知道么?”

    “书?你还看书?”司马超一副意外。

    “多话!”张铁蛋一翻白眼,司马超抿嘴一笑:“说吧,我也想知道张大老板会看什么书?”

    “《心灵密码》,《发现人性》,《给我自由》无权力者的权力,《资本文化》,《20世纪思想史》……”

    张铁蛋回想着梁爽提过的书名,这些都是丁雪梨近期看的,张铁蛋不懂,所以想问问司马超,这些个东西都是啥意思。

    “你看这些书?”司马超仿若听到了一个吃惊的消息,睁大眼看着张铁蛋,那反应,好像认为张铁蛋不可能看这些书。

    “你别管我看不看啦,这些书都是干啥的,讲的什么事啊?”张铁蛋问道。

    “讲的什么?那可多去了。”司马超皱了皱眉,说道:“这些书都是富含深刻道理和人生哲学的,并不是什么故事小说,它们能够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