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茶小说网 > 都市电子书 > 霸道农民哥 >

第82章

霸道农民哥-第82章

小说: 霸道农民哥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岛国那边怎么样了?”陈浮生也点燃一根烟,看着夜空。他看似普通人,并非官员,也非黑、道,可是做的事,都是常人无法触及的层面。

    “排出了忍者部队进华,要对阻止他们在华夏赚钱的中国人进行打击报复,我们国家的一些隐世高手已经在私下联络,应该对岛国忍者采取一定的行动。”蛮牛说道。

    陈浮生略微一笑:“岛国是我华夏大敌,以前侵略我们,现在一如以前,呵,虽然没有枪林弹雨的战斗,但想拿走我们华夏的经济,这本来就是一种侵略,我们这些地下世界的人,不能眼看着岛国的忍者肆无忌惮,作为华夏的高手,在适当的时候,我们应该挺身而出,走吧,农民小哥暂且放一下,我们也去凑凑热闹吧。”

    蛮牛微微低头,跟在陈浮生的右侧走向一辆宾利汽车,蛮牛上车之前,朝阴暗的角落挥了挥手,几名动作迅捷的黑衣人围住小丑的尸体,开始清理现场。

    ………………

    回到张家屯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二点。

    张铁蛋他们坐出租车来的,一共二百多的车费,给钱的时候张铁蛋一直撇着嘴,有点心疼。

    “不就二百块钱么,难为你张老板吗?”这一路上,三人都无话,梁爽看到张铁蛋拿钱为难,这才出了声。

    “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要是开我的大汽车,也用不了200多的油钱啊。”张铁蛋情不愿的递给司机钱。

    出租车司机找着零钱的时候,不由多看了几眼张铁蛋,既羡慕又怀疑着,一个小农民哥哥,夜深人静带着俩美女坐车,这等福分让司机只想杀人。

    “你不快点找钱,瞪着个眼看啥?想勒死我你把她俩弄跑?”见司机被梁爽和丁雪梨的美貌勾去了魂,张铁蛋没好气的说道。

    “给给,老板拿好。”司机也是个明白人,张家屯地远人稀的,要是找了麻烦可不好,赶紧开着车开溜。

    “你跟人家说话不能客气点?你是土匪么你?”梁爽也变得没好气。

    “嘿,你帮着人家说自己丈夫,我刚救了你耶。”张铁蛋知道,这是梁爽不生自己气了,否则她没工夫跟自己瞎扯。

    “救我你是应该的,你以后离我远点,我不想跟土匪在一起。”梁爽说着,往前走着,明显是真的不生气了,一个人要生气,还会跟你埋怨这埋怨那的?

    “我累了,先回家了。”丁雪梨看看说话的两人,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丢下一句话,快步离去。

    这时候,天下起了雨,由于天黑,阴天也看不到,不过众人刚才在太祥镇,都感觉到风凉了。

    “去吧去吧,都好好静静。”眼看要下一场大雨,张铁蛋也没拦着她俩,刚才发生的事太惊险了,也正是因此,张铁蛋确定两人不会再生自己气,那种情况,又那个男人能像自己舍命的保护他们?

    张铁蛋回到家里,倒头躺在床上,却是怎么都睡不着。外面的夜,已经开始哗啦啦了。

    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他得好好反思一下,自己在干什么,老说不是黑、社会,不是黑、社会,竟干打打杀杀的事情。

    张铁蛋觉得,精力该放在事业上,不能这边跑了那边跑,成天没个正经,这样,他还算是一个实业家吗?

    这一反思啊,张铁蛋把自己关在家里了三天。而这场雨,下了整整三天,仿佛老天要浇醒这个被污染严重的地球,似乎也有意浇醒掌控了神明力量的张铁蛋。

    憋了这几天,张铁蛋一直没有出家门,电话也不接,反正山上的事儿,有司马超和梁涛,他只需要当个甩手掌柜。

    只是等张铁蛋再次出家门的时候,一系列新的问题出现了。

    《

 第115章 剑君十二恨

    《

    雨一直下到今天早晨才停止。

    这几天以来,徐翠花都在唠叨张铁蛋,今天也不例外。

    “你还死在床上不起来,跟你死鬼老爹梦谈呐?”

    似乎看出来张铁蛋遇到心思,但徐翠花不会跟他谈心,而是尽情的谩骂。

    “我说铁蛋子,你不去忙生意,整天蹲在家里干吗,脑子被驴踢了?”

    这已经不知道是徐翠花第几次说话了,张铁蛋从床上慢吞吞的爬起来。

    “翠花你叫唤什么啊,我在家里碍你事了是不,妨碍你跟张光输偷情了是不?”

    “咚!”一个鞋底砸到了张铁蛋的头上。

    摸着泛疼的脑袋,张铁蛋小声嘟囔着,“我是企业家了,你还骂我打我,你看着,以后我不养你。”

    “嘿,你个小兔崽子,嘴巴欠夹是吧!”徐翠花正在夹蝎子,扬起铁架子啪嗒啪嗒的比划两下。这蝎子是张光输给她的,说是有次给人看风水,算出来都是吉祥物,全带家里了。

    张铁蛋刷牙洗脸,换了套衣服,又呆起脸陷入沉思。

    借着这几天磅礴大雨,张铁蛋没出门,前前后后打算了好好干事业,自从杀了小丑,他好像就开窍了,知道该干什么了。

    全部的心思都飘到秃毛山上,是被一串声音嚷嚷醒的。

    “大企业家,你在家吗……”门口传来一个声音。

    张铁蛋心叫不好,那是街坊的声音,只要这伙人出现,绝对不是一个人。

    走出去一看,猜的没错。

    张铁蛋家的门口,挤满了乡里乡亲王大妈,刘婶子,郑五叔等等一群人,围的个水泄不通。

    刚下完雨,屯里的路难走,大道小道上都是泥泞,街坊邻居全穿着靴子,就这装备,有的人裤管上还弄上泥巴。

    “好家伙,你们怎么都来了!”张铁蛋双眼发直,心里明白他们是干嘛来了,要活啊。

    “咋地,铁蛋你不欢迎我们啊?”王大妈拍着腿:“你整天玩小鬼不见面,我们上那找去,你不会说话不算数吧?”

    “就是,咱们都是好邻居,你答应我们给活干,后来就没信儿了。”

    “我们因为你一句话,都没出去找活,你倒好,不给我们见面。”

    街坊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的张铁蛋满脸赤红。

    也怪不得人家说,张铁蛋上次答应过,让乡亲们跟着他干活,后来就让他们去秃毛山上帮过一次忙,再后来就玩起了失踪。

    张铁蛋可不是想躲,他不是事多么,得计划开山伐树,还被村会计赵伟算计,后来知道了赵伟还有幕后黑手,张铁蛋一直没抽出时间来。

    “好了大伙,我知道你们需要活干,我这边整天忙的头都炸了,顾不上你们。”张铁蛋故作轻松,哈哈笑道:“不过你们放心,我马上忙完手头的事,立马给你们安排干活。”

    “那不行,谁知道你会不会又消失,你今天得给乡亲们一个说法。”刘婶子带着头抗议。

    张铁蛋心里别扭,以前这些人都说自己的坏话,现在看着自己玩大了,一个个都缠着不放,可是都是一个屯里的,张铁蛋不能说什么,要是跟这些人闹开,以后怎么在屯里过啊。

    “你们再等等,我忙完手头的事,立马安排你们去干活,咱一个屯里的,我能骗你们吗?”张铁蛋无奈的说道。

    “你骗了我们好多天了,我们今天就得要一个准信,铁蛋,你可不能忘本啊,我们都是你长辈,帮过你家里很多次。”郑五叔这时候说道。

    张铁蛋心里在骂娘,你们帮过我家很多次?说我家坏话很多次还差不多。

    当然,张铁蛋嘴上不会那么说,遇到困难,他总是有解决的办法。

    “要准信,行,我就给你们说道说道,这样,我承包你们的地,你们给我种植,我给你们配人手,配设备,你们按照我说的做,等收成卖了钱,我每个月给你们开工资,每年还分红,咋样?”张铁蛋早就想好这么做了,三座大山的面积是够用,但是屯里不也闲着很多土地,要是都能利用,那得赚多少钱啊。

    再说了,张铁蛋目标不仅仅是三座大山,他要把张家屯全部改造!

    果然,乡亲们听到张铁蛋话,私下里叽叽咕咕,没有一个人再抗议张铁蛋。

    见状,张铁蛋趁热打铁的说道:“行了,要商量回家去说,几个脑袋凑一起比一个人的好用,这路上满地泥水,都别站着不懂了,回吧,啊。”

    乡亲们觉得在理,主要是各自的利益受到保证,每个月开工资,到年底还有分红,这是他们梦寐以求的,所以大部队很快就散了。

    望着离去的乡亲们,张铁蛋总算松了口气,这时候,梁涛又来电话了。

    “啥?钱不够?”张铁蛋刚送走街坊,又听到梁涛说资金用完了,那个火大啊,说话也就不好听了。

    “你不是说先借给我200万用用?这么快就没了,你是不是不想借给我啊!”张铁蛋对修路的费用并不清楚。

    “哪能啊师父,我的钱就是你的钱,只是这200万……设计图纸,启动施工队,前期准备,钱就花的差不多了……”梁涛被骂的狗血淋头,声音都软了。

    想着梁涛也没胆量骗自己,张铁蛋又问道:“还有蔡一倩给的200万啊,这是亲口借来的,才打给你几天?”

    “准备原料,开山平底,打造路基,这200万也没了……”梁涛小心翼翼的解释,生怕疏漏了什么。

    张铁蛋张着嘴,欲言又止,他对修路就是一小白,啥都不懂,能说啥。

    总之张铁蛋知道了,修路的钱,不够!

    不过张铁蛋询问一翻,得知目前剩余的资金,修路的话还能支撑一段时间,只是暂且缓一缓,也就是说,张铁蛋有足够的时间再准备一些资金。

    挂掉了电话,张铁蛋走在石头凳上,精神有点萎靡。

    他第一次尝到人生的灰暗期。

    “娘的,老子刚想全力以赴的去工作,这些烦心事又来了,逼着我撒手不管是吧?”张铁蛋拍着自己的脸说道。

    自从有了异能,他整天就知道玩女人,感觉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收了那么多能干的部下,按理说有什么事都能解决。

    司马超文化高,梁涛见识广,黑虎能杀能打,什么难题能让他们束手无策?一个字,钱!

    张铁蛋意识到,一个人,不管他有多大能耐,总有遇到难题的时候。

    就像他自己,异能让他天下无敌,以为随便指挥指挥就能赚大钱,事实也的确是这个,整个张家屯,跟他年纪一般大的小孩,有几个会赚钱的,再说他一进账就是几百万几百万的,多牛逼。

    可是现在,没牛逼到地方,摊子铺的这么大,随处用钱用人,难题随之而来。

    “跟蔡一倩再借?不行!不能让她看不起我。”张铁蛋摇摇头,烦死了烦死了,把认识的有钱人在心里数了一遍,梁大龙朱大海什么的都算进去,发现谁都不能给他钱,就算愿意给,也不足以让他的大摊子周转资金。

    “再去赌……”张铁蛋刚冒出这个想法,又焉了下来,上次赌博的副作用让他记忆犹新,再也不想承受那种痛苦了,更关键的是,胡乱赌博,可能引起别的症状,例如异能消失。

    就在张铁蛋苦恼的时候,门口又走进来一个人,奇怪的是反应敏锐的张铁蛋,居然没有察觉到。

    “小伙子,你终于觉得自己不是万能的了。”等那人走到近前,张铁蛋才猛然抬头,“咦?怎么是你?”

    这人张铁蛋认识,就是当初从赌场出来遇到的奇怪老头。只不过这次他的打扮不再那么复杂,一袭青衫长袍,长发扎在脑后,红光满脸的老脸含笑和蔼,只是……身后背着一柄剑?

    “老头,你神经病吧?你他奶奶的来我家干什么?”张铁蛋第一反应这人是个算命骗子,总说些含糊不清的话,问题是他怎么追到自己家来了?

    “快滚,老子可不好骗,没钱给你。”张铁蛋努着嘴挥手,像是驱赶小狗。

    被当面骂着,老者却不怒不闹,依旧含笑看着张铁蛋,眼神忽然变得十分明锐:“你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你体内的东西,很有意思吧?”

    “你在说啥啊?”张铁蛋心里咯噔一下,老者目光如炬,仿佛能够洞穿一切,似乎看到了张铁蛋体内隐藏的两个东西,金龙如玉,神农内经!

    “你跟我装傻是没用的,不过你大可以安心,我不会害你,来此,只是想高阶你一番话,自在人心,勿入魔道,方能解除枷锁苦恼,否则你死后都不得入轮回,永无止境的承受地狱之苦。”老者负手而立,含笑说道:“我叫剑君十二恨,冥冥中注定你我定会相遇,你切记铭记老夫的话……”

    “剑君十二恨?你怎么不叫****十二根!”张铁蛋愈发觉得他是个江湖骗子,起了动手揍人的冲动。

    却见剑君十二恨含笑摇头:“别动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