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茶小说网 > 都市电子书 > 霸道农民哥 >

第42章

霸道农民哥-第42章

小说: 霸道农民哥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斓淖吡耍康牡厥钦殴馐浼依铩

    张铁蛋仿佛不知道热,坐在燃烧火焰的盆子面前,手里抓起银针放在火盆上烤。

    这叫烤针,是神农内经里传送的秘方。

    从外表看只是用火傻傻的烘烤银针,实际上张铁蛋运起了冰火之术,受伤的火之气灌入银针,再利用下面的火盆里的火烘烤银针本体。

    所以,银针的内部发生了一些微妙特殊的改变,只有张铁蛋能够理解的铁蛋。

    烤针的时间,用去了三个小时,到了下午五点钟,徐翠花和张光输进门了,从跨国家里大门的一刻,原本两个有说有笑但身体之间保持距离的两个人,一下子变成了手挽着手,脸上都带着甜蜜美满的笑容。

    徐翠花和张光输彼此打情骂俏,眼中只有对方,竟然没有注意到张铁蛋蹲坐在院子里,恐怕他们以为,这小贱孩整天忙得不回家,潜意识里又以为他跑出去疯了。

    “你说,今天主动来找我,是不是想那个了?”张光输平日里的端庄全无,搂着徐翠花的腰,另一只手开始不老实。

    “你这个死鬼,看我家里没人,竟说些风流话。”徐翠花笑骂的打了他一下,但并没拒绝张光输那只不老实的手。

    “装,还给我装,来,给我亲一个。”瞧着徐翠花半推半就的样子,张光输心里那个痒痒,噘嘴就要亲过去。

    “你就不怕铁蛋打你啊。”徐翠花躲着玩,但并不介意张光输的无礼。

    “咋不怕,那混小子,啥事都敢做,以后我也算是他爹了,对我没大没小的,我可怕他了。”张光输实话实说,这就是他的性格,别看张铁蛋有事没事刺激他,正是看中了他的性格好,才默认他接近自己老娘,否则,打断一条腿,踢出家门外。

    “你算谁爹啊?想当老子想疯啦?”冷不丁的,张铁蛋站了起来。

    “我的小祖宗!”张光输反应那叫一个剧烈,撒丫子往后撤,跟对敌日本鬼子似得,一双眼光看着张铁蛋的手,好像张铁蛋就是《街头霸王》里手会变长的那个印度人一样,随时都会给他一巴掌。

    “叫谁祖宗啊,我可不像你喜欢乱攀亲戚!”张铁蛋没好气的瞪了一眼。

    徐翠花红着脸理理发丝,心虚刚才不会被儿子看到了吧,好羞人呐。

    儿子做生意了,本事越大,就让徐翠花越觉得不好意思。

    “混小子,怎么跟你叔叔说话呢!”徐翠花不愿意了,怎么说张光输以后都是一家人,别闹得这么难看。

    “你咋没出去忙去?”徐翠花一愣,觉得事情不对啊,以前张铁蛋可不会乖乖在家。

    “咋地,耽误你给我找后爹啦?”张铁蛋挖着鼻孔,突然看见徐翠花双眉一挑,露出许久不见的狠厉表情。

    “我让你胡说,让你胡说!”果然,徐翠花顺手抄起了长扫把,嘿哈二五的抽到张铁蛋身上。

    “哎哟,徐翠花你要情人不要儿子!”徐翠花是真的打,张铁蛋的肉老疼了,一边跳着跑一边咆哮。

    张光输却是站在一旁发着愣,双眼盯着还有余火的炭盆子,目光又落在地上的银针,自言自语:“烤针?”

    “咦?你咋么知道?”拼命逃跑的张铁蛋,听到他的话,就跟扎到地上的标枪一样,直愣愣的不动了。

    “我让你跑,我让你跑!”徐翠花可逮到机会,抽的那个狠呀,离奇的是张铁蛋跟挠痒痒一样没反应,啪的一声,扫把断了,张铁蛋还是无动于衷,徐翠花心里一惊,她没想打这么狠,没想把扫把都打断……呀,这是咋了?

    徐翠花迷糊的看着儿子;张铁蛋直勾勾盯着张光输,而张光输直勾勾盯着地上的银针。

    “你俩干什么呢?”徐翠花好奇,但看不出火炉和银针有什么名堂,只见他们两人沉浸在彼此的世界里。

    “铁蛋,你咋会烤针的?”张光输一本正经。

    “是我先问的你,你咋知道这是烤针的?”张铁蛋很是意外。

    “哦,这个烤针,我听我的师父提起过,针灸术是中医的绝技之一,可厉害啦,当然了,这个针灸术不是市面上的针灸术,是真正的地道中医针灸术。”张光输来了精神,仿佛提起了他喜欢的话题:“我师父说过,真正的针灸术,不是江湖郎中那些骗子现学现卖的,真正的针灸术,得先‘烤针’,而这个烤针,也是用独门秘方,铁蛋,你咋会烤针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张铁蛋装着没听懂的样子,撇嘴不屑:“我不懂什么烤针,我是在消毒,准备晚上叉肉丁吃。”

    叉肉丁?张光输和徐翠花都觉得他脑子有病,那银针细的还没牙签粗,怎么叉肉丁。

    看着收起银针的张铁蛋,张光输摸着脑袋,一副傻样:“你不是叉肉,你绝对在烤针,错不了,难道你是‘华夏五宝’之一?”

    “脑袋让我妈的大胸给砸晕了吧?什么华夏五宝,疯言疯语的!”张铁蛋刚收拾好东西,屁股就挨了狠狠的一脚,接着,是徐翠花的暴怒:“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开始说流氓话了啊!”

    “哎哟,你把我尾巴根子踢断了!”张铁蛋一看老娘五官都扭曲,吓得一溜烟跑到屋里。

    “华夏五宝里就有中医,和我的相师一样历史悠久……”外面,张光输看着铁蛋哥的背影,嘀咕道:“这小子绝对在烤针,他有什么秘密瞒着……”

    张铁蛋是在烤针不假,而且烤成功了。那他烤针干啥?

    当然为了治病呀,他脑袋里有了一套新的针灸技法,叫做九天玄刺。

    给谁治病?王所长那个神经病宝贝儿子王子豪啊,治疗神经系统的疾病,张铁蛋有了办法,那就是从中医下手!

    “哥几个,一会进去别乱套,把刀都给我反过来,用刀背狠狠敲那小子,不怕见血,脑袋开花不要紧,只要别出了人命,******!”张家屯的小道上,一群人浩浩荡荡,足有十几个,领头谩骂的正是高斌,这次他们带了家伙事,人手一把大砍刀,就跟电影上一样一点不夸张。

    高斌来复仇了,而且来的那么快!

    屯里的乡亲村民们,一个个关进窗户,从门缝里瞧着高斌一群人,本来热闹的乡村小道,一下子变得冷冷清清,杀意在空气中迷茫。

    高斌叼着烟,大砍刀抗在肩膀上,感觉那叫一个良好。

    越接近张铁蛋家,周围的村民越是少,仿佛天助他也,这一次绝对不会有人坏事。

    徐翠花正在院子里晾衣服,嘴里哼着小曲,还没看到杀气腾腾的高斌一伙人。

    高斌等人越来越近了,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徐翠花猛的抬头,同时高斌嘴上的烟卷也吓掉了。

    因为,一窜刺耳的警笛声,撕裂了空旷安宁的张家屯。

    如果换成建筑颇多的城里,警笛声绝对不会这么刺耳,问题是张家屯地广人稀,四面环山,空荡的像是被炸弹扫平过一样,警笛声绝对的刺耳劲爆。

    “快躲起来!”高斌看到,两辆狂奔的警车从另一条路驶过来,心里骂了张铁蛋的祖宗十八代,原来他早知道自己来了,想玩瓮中捉鳖!

    “******,太阴险了,这么能打,还这么阴险聪明,真是老子的克星,我要日了你全家的女人!”高斌在心里暴怒,更多的还是憎恨。这个张铁蛋,真不讲江湖道义,明明是他打赢了,居然还报警,问题是他既然知道自己带人来报复,居然选择报警,生孩子没屁眼!

    可是过了一会,高斌发现事情不对,事情不是他想象的那样!

    警车,是冲着张铁蛋来的!

 第64章 再次进所

    躲在高斌的暗处松了一口气,警车,并没有朝着他们的方向驶来,而是停在了张铁蛋家门口。

    只要不被抓个现成,那就好。

    高斌躲在暗处,悄悄抬头,看到警车的门哗啦一声拉开,十几个穿着防爆服装的警察冲进张家,人手里拿着危险的手枪,真家伙!

    从警车下来的最后一个人,居然是个大光头,痞里痞气的,那眼神跟吃人一样。

    “你、你们干啥啊?”徐翠花彻底懵了,她也看过电影,但现实中体验到荷枪实弹的气势,整个人都傻了。

    那些警察默契的分开,第一时间封锁了现场。

    “我们有搜查令,现在要抓捕一个犯罪嫌疑人!”领头的警员,对徐翠花冷冷的说道。

    张铁蛋听到外面的响声,手里还拿着银针的他,走了出来,一眼就瞧到了大光头,“又是你?”

    “怎么是他?!”大光头脊梁发麻,身子都僵硬了,没想到打伤所长外甥的,会是这个人,但旋即反应过来,指着张铁蛋大叫:“警察同志,他就是犯罪嫌疑人。”

    “刷刷刷!”十几只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张铁蛋。

    而张铁蛋毫无危险意识,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知道大光头绝对不是好东西,张口就骂道:“你他妈……”

    只是话没说完,铁蛋哥眼前一黑,被一个动作流利的警察,戴上了黑头套。

    “带走!”

    “铁蛋,我的铁蛋啊!”徐翠花眼睁睁看着儿子,像是塞猪肉一样被塞进警车里。

    警察做事,就是利索,门还没拉上,油门一轰,车跑了,只留下,瘫坐在地上的徐翠花。

    “乖乖,这么厉害,还是个逃犯?”高斌从暗处走出来,望着那些警车,看着手里的大砍刀,感到自己的脊梁也在发麻。

    “真看不出,张铁蛋还是个人物,警察都上家里抓他。”擦着头上的冷汗,高斌心里那个后怕啊,亏的没冲进张家,说不定张铁蛋,家里会有枪呢。

    “斌哥,我们怎么办?”一个小弟,冒头问着高斌。

    高斌脸上堆满了阴笑,“天助我也,咱们都来了,能放过张铁蛋吗?”

    “哥几个,冲进去,给我砸了他的家!”高斌举刀呐喊,张铁蛋以后是栽了,那就把气发到他家里。

    瘫在地上的徐翠花,看着凭空出现的一群拿刀的人,觉得今天是怎么了,一惊一乍的发生这么多事。

    然后,徐翠花更是惊了,这群土匪一样的持刀人,冲进自己家里,看到什么都砸都砍。

    “我的丝瓜!”徐翠花亲眼目睹,两个持刀青年,把还有不少丝瓜的木藤,整个给推到踩来踩去,那用了几十年的大水缸,也被两个人用石头砸烂。

    “你们是谁,干什么!”张光输从屋里跑出来,几乎**,只穿着一个斑马图案的小内裤,刚才他觉得困,就在床上睡着了,警笛都没叫醒。

    现在醒来,听到砸家的声音,知道出事了,可刚一出来,就被一个青年堵住去路,拿着明晃晃的大砍刀指着:“别给我动啊,否则劈死你!”

    接着,啪的一巴掌,另一个青年给了张光输一个大嘴巴子。

    “哎哎,砸东西就完了,别打人啊。”张光输很没骨气的举手微笑。

    那混混一脚把他踢倒:“你穿你妈了个比的卡通内裤啊,给我蹲下!”

    …………

    太祥镇,派出所,王振东的办公室,烟雾缭绕。

    “我的孩子啊,怎么就那么倒霉,你这个做舅舅的怎么就那么不负责任!”王振东的姐姐,梁涛的妈妈,一边拍着大腿一边哭喊,是真的哭,要是她去剧组,绝对的头号龙套啊。

    “姐,你注意点,这是派出所,不是我的家!”王振东吐出一大口烟,很是无奈。他从小就跟姐姐感情最好,什么都惯着他,后来当了所长,更是百加照顾,亏的王振东算个清官,要不然,非得给姐姐弄个正式的工作。

    “好啊你,翅膀硬了,嫌弃我了,爸死的时候你跟他保证什么了?你这算照顾好我吗?还有咱妈死的时候……”梁涛的妈妈哭花了眼,拍着大腿开始数落。

    王振东头都大了,最听不得姐姐的唠叨,使劲抽了一口烟:“好了好了,我这不是正在处理吗,你得给我点时间啊!”

    这个时候,门开了,一个警员扶着满脸惨痛的梁涛,走了进来。

    “录完口供了?”王振东整理了一下面貌,问道。

    “差不多吧。”小警员有些为难,他们都知道梁涛是王所长的外甥,所以平时格外照顾,但这次不能照顾,为啥?他疼的说话断断续续,口供录得差强人意。

    王振东瞄了几眼口供,挥挥手:“这样就行,你出去吧!”

    小警员答应一声,心里想着,谁这么不长眼,打了派出所长的外甥,这下要吃大亏了。

    小警员这么想很有道理,王所长从上任以来,严格律己,对待任何按键从来没有儿戏过,尤其是口供笔录上,但这次没有计较,不是因为他贪官,而是受害者是他的亲外甥!

    “舅舅……”梁涛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