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茶小说网 > 都市电子书 > 霸道农民哥 >

第185章

霸道农民哥-第185章

小说: 霸道农民哥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邪。臼裁锤逦崮切├先司赫 !

    说着,张铁蛋又是有意无意的去看翁虹,也不知道是不是喝酒的缘故,亦或者是翁虹真的具有一股吸引男人的特质,虽然老了点,但就像是熟透的桃子,轻轻一碰就能流出甜液来。

    “竞选好办,送礼啊,给每家每户都喂饱了,这道理你还不懂?”朱大海抛过去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眼神。

    张铁蛋做生意那么大,自然知道在我国送礼好办事的现象。

    张铁蛋想夹一筷子牛肉吃,这时候翁虹也伸出筷子去夹,两人的筷子无征兆的巧合碰撞,轻轻的一下,却牵连到两人的眼神在空中接触。

    不知道自己媳妇跟别的男人正在眼神会意,朱大海还在自顾自的倒酒呢。

    张铁蛋对翁虹挑挑眉毛,那挑逗的,很直接,在人家丈夫面前都敢这样,无敌了。

    翁虹自然是甩过去一个白眼,扯起一抹别有他意的笑容,好像在说张铁蛋你胆真大,当我男人面前还敢勾引我。

    “朱大哥,这村长啊,我是不愿意当,你什么时候走了,我可以安插个人接这个位置,现在啊,还是你当村长吧!”张铁蛋说着,眼睛看着翁虹,越看越是受不了,桌子底下的手,悄悄伸过去,放在了翁虹的大腿上……

 第250章 喝多的铁蛋

    翁虹正吃着一筷炒青菜,察觉到被摸了大腿,猛地双腿并拢,将张铁蛋的那只手给夹住了。

    “倒不是我不稀罕村长,这个位置很多人梦寐以求,只是小弟我真的不适合我,你也知道我的性子,不登大雅之堂。”桌下面,被翁虹的双腿夹住手掌,张铁蛋坦然自若的说着话,桌面下的手更加大胆而放肆的动了起来,五指在那两腿间来回磨蹭,挠的翁虹挺直了腰板,脸色大变。

    “怎么了你?”一旁的朱大海,发现妻子的小动作,询问道。只是朱大海并未当回事,以为翁虹炒菜放的盐没搅开,还给张铁蛋去解释:“她就这样,整天神神叨叨的,顾及是吃了没炒开盐的菜片。”

    “给我露个底儿,你真的不想当村长吗?”朱大海问道。他听得出来,张铁蛋似乎真的有意不良当这个村长。

    趁着朱大海去夹菜吃的时候,张铁蛋的视线转移到翁虹脸上,只见她瞪着自己,还用手偷偷的指着自己,一副警告加威胁的模样。

    张铁蛋才不怕呢,他就不信了,翁虹真的会当着朱大海的面对自己发飙吗?不怕朱大海误会两人有啥关系么?

    张铁蛋年龄是不大,但对于女人的心思,摸的比谁都透!

    对着翁虹挤眉弄眼,张铁蛋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更是在桌子下面,用手在翁虹的两腿间加大力气。

    碰到了敏感部位,翁虹浑身打了一个颤抖,怒视着张铁蛋,这个时候,朱大海抬起了头,生怕他发现什么的张铁蛋立即收回了手。

    “真是不想当,朱大哥你看啊,我以后的发展是从商,当个村官的话没时间出去跑,我的蔬菜和种植可是一个发展的好路子,我不能放弃。”张铁蛋诚恳的说道。虽然当个村长,对他目前的产业生意来说有利无害,可是从长远考虑,村长的身份倒是拖累他的后退,毕竟很快他就要出去发展,迟早会是离开张家屯这个地方的。

    朱村长想了想,觉得张铁蛋话意正确,他自己什么时候调去太祥镇也不知道,不如继续做下去。

    其实啊,朱村长一开始把村长之位拱手给他,有一半原因是客气客气,毕竟得到张市长的面见,那都是沾了张铁蛋的福气,这不今年正好是村长换届的时候,别说村委会,就是张家屯的村民,都是对村长之位窥觑的。

    说实话,拱手让给张铁蛋村长之位,朱大海还真有点舍不得,能去太祥镇固然是好,可就如张铁蛋所说一样,猴年马月去不知道,也可能等待一年,也可能是五年,而这些时间,朱大海非常愿意继续当村长,他的根在这里,而且职务便利让他捞到了不少钱。

    “既然是这样,那我也不勉强你,过惯了闲云野鹤,让你当官也是不适应,不过你可别说我没让给你啊,三年一换届的村长我第一个想到的人选是你,不过是你自己不要这个机会。”朱大海笑着说道。

    在心里,朱大海着实松了一口气,确定张铁蛋不要当村长,他还真有那么点如释负重,潜意识里,还是不想把这个位置让给别人。

    朱大海轻松的喝了一口酒,面色上轻松了许多,又去夹菜吃,注意力放过去以后,张铁蛋抓住机会,在下面使劲动着手掌。

    翁虹的脸红了,眉毛竖立着,瞪着张铁蛋紧紧的盯着,无形中威胁十足,只是张铁蛋全然当看不见,嘴角挂着似有似无的笑容,手在翁虹的大腿上来回动着。

    张铁蛋心里发笑,让你刚才勾引我,让你不给我玩,我现在就刺挠你,让你桥下流水哗啦啦!

    朱大海这顿饭吃的很轻松,他去太祥镇的事情敲定了,能不高兴吗。

    这顿饭从开始到结束,张铁蛋的手一直在翁虹的大腿上游走。

    而翁虹这一顿饭吃的啊,那是备受煎熬,被张铁蛋手掌摸着,还不能声张拒绝,要是动静大了,朱大海就得发现,可是不去阻止张铁蛋,他就变本加厉的摸,弄得翁虹来了兴致,却又不能放声纳闷,心里可是恨透了张铁蛋。

    张铁蛋从村长家里出来的时候,已经黑天了。

    “咯!”张铁蛋脸有些红,浑身冒着热气,呼吸喘出来带着酒气,看东西的眼睛直勾勾的发愣,走路脚步有些沉重,他喝多了。

    是的,喝多了,张铁蛋没想动用体内的神秘力量,只当成今天是随便喝酒,以自己的量为准,尽兴的喝。

    虽然没有动用体内的神秘力量,张铁蛋本身的酒量还是不错的,他跟朱大海两人一共干了三斤白酒,两包啤酒,最后朱大海喝的高兴又拆了一瓶红酒。

    两个人喝的是天昏地暗,整个客厅都是酒味。

    结果朱大海彻底放倒了,直接趴在餐桌上睡着了,张铁蛋则是晃悠悠的回了家。

    “是铁蛋啊,呀,你喝多了?”回家的路上,迎面遇到一个挎着木栏的女子,张铁蛋俩眼睛对准了前方,看了好一会,才迟钝的傻傻发笑。

    “噢!冯大姐啊,你出来干啥呢?”张铁蛋笑眯眯的,眼睛却是落在了人家胸部上。

    冯大姐是屯里北街的邻居,不过30多岁,长相属于那种一看就给人很老实的感觉,没什么出众的地方,身材倒是不胖,胸部不大不小尚可,屁股不巧不圆但也没什么缺点,扎着老式的马尾辫,穿着蓝底小白花的纯棉褂子,下半身的长裤子没有亮点,甚至有些给她的身材蒙羞,脚上是一双绣着抽象老虎头的布鞋,还是那种v领敞开式的,露出里面洁白的白色棉袜,走起路来碎步玲珑,看起来小家碧玉的可爱。

    “我去给俺当家的送饭,他在俺娘家盖房子呢。”见到张铁蛋酒大,冯大姐拍了拍木栏笑着说道。

    张铁蛋呲牙笑着点着头,“哦,好女人,真好,快送去吧,别等饭菜凉了。”

    “好嘞,你喝那么多,慢点回家啊。”冯大姐笑容亲切,这年头在张家屯,谁见了张铁蛋都会把最美的笑容送出去,谁都对他客气有加,屯里的知名大老板,谁不恭敬着。

    人家对张铁蛋佩服,小小年纪那么大出奇,冯大姐都觉得张铁蛋给她说那么多话都是看得起她,心情比刚才更好。

    只不过冯大姐哪里知道,张铁蛋转身给了她屁股一巴掌,砰的一声那叫一个响,冯大姐都感觉到屁股上的肉猛地一颤,心脏普通噗通加速。

    “啊,铁蛋你干啥啊。”冯大姐又是羞又是恼,除了自家男人,还没被别人碰过屁股呢,当即快步逃离。

    张铁蛋要是没喝多,指定不会骚扰人家,对着仓皇逃走的冯大姐来了个飞吻,幸亏这是黑夜,村里人不多,要是被人看到,冯大姐名声就坏了,毕竟现在不管是哪个女人,只要张铁蛋稍微骚扰一下,指不定就能上床玩一次。

    等张铁蛋回到家,直接把上衣给脱了,浑身的酒气熏天。

    按说喝多的人,回到家都是一头扎到床上睡大觉,张铁蛋却吧唧吧唧嘴,没有什么睡意。

    “大黑袍,你给我出来!”张铁蛋吼了一嗓门。

    漆黑的烟雾从身旁一闪而过,大黑袍犹如一道烟影,坐落在一把椅子上。

    张铁蛋看着她舔了舔嘴,看着大黑袍犹如在看一个猎物。

    “你别想碰我,这一次,不可能。”大黑袍知道张铁蛋想的什么,不就是想做那事,但她绝不答应。

    张铁蛋嘿嘿一笑,摸着赤裸的胸膛:“大黑袍老婆,我受不了,刚才摸翁虹让我兽性大发了,我想干怎么办啊。”

    “谁是你老婆!”大黑袍隐藏在里面的脸蛋,闪过一抹厌恶:“别提你的风流史,已为人妻的女人,居然也没有廉耻,跟你这种人厮混,真是让我开了眼界。”

    言下之意,是说翁虹放浪不堪,张铁蛋挑逗她,她居然也不拒绝反抗,看来本性如此,大黑袍无法理解。

    “你说的什么跟什么啊!”张铁蛋扑到大黑袍怀里,吐着酒气说道:“来吧,给我泄泄火,我能让你死去活来。”

    砰的一声,张铁蛋飞了出去,大黑袍挥起袖袍,连带出一片黑色,拥有着强悍的冲击力,将张铁蛋拍飞出去。

    咣当一声,张铁蛋撞翻了一张椅子,蹭的一下爬起来,他这人经打,不碍事。

    “好啊你,敢打老公,那我一会就给你来个疯狂撞击!”张铁蛋说着,脱下了裤子,只剩下一条三角内裤。

    张铁蛋摆出蹲马步的姿势,手里抓着长裤摇摆起来,同时屁股跟着旋转,双眼看着大黑袍,嘴里哟哟的喊起来。

    “来吧!跟我干吧,我有个名字叫脱了裤子猛干,我是猛干,把你榨干!啊里够够呀!吐露马贼!”张铁蛋兴奋的大喊大叫,最后一句话说的什么连他都不懂。

    “无聊!”大黑袍冷冷说道。

    接着,张铁蛋还上劲了!

    “那我就给你一些有聊的!你知道不,我有个泰国名字叫‘鸡霸’!还有个岛国名字,叫‘放一管子’,还有个外国名,叫亚瑟·炮!”张铁蛋边说边做出健美运动的姿势,一会弯曲胳膊,一会弯曲双腿,再一会露出背部,接着又鼓起胸部。

    大黑袍那隐藏在黑色之下的手掌,微微颤抖,显然是愤怒异常,这么神经的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神经病,别在我面前装疯卖傻,我只是出来透透气!”大黑袍冷冷道。

    “哟哟切克闹,黑丝裤衩来一套!”张铁蛋说着就摇摆起来,双臂大开大合,拳头抵头,做出一个思考者的模样,用深沉的声音问道:“请问这位小姐,你的外国名字是不是叫洞纳万物?或是淫道小公主?啊哈,我知道了,你有个艺术名叫‘老娘小名叫欠插’!”

    “张铁蛋!”终于,一向沉稳的大黑袍咚的一声拍桌子,猛地站了起来,奇异的黑雾从袍子上弥漫升起。

 250。第251章 刚睡醒

    大黑袍身上飘出一层黑烟,张铁蛋一看就往后跳了两步,指着大黑袍一声呐喊。

    “你要做甚?”

    漆黑的大黑袍没有说话,而是抬起了手臂!

    这个动作很平常,但大黑袍做出来就不一样了,一道黑色的旋风飚射过去。

    “我草!大招啊!”张铁蛋的醉眼一瞬间变得清醒,身上的汗毛都竖立起来,因为他那敏锐的感知力,察觉到黑色旋风具有很强的杀伤力!

    “我躲!”黑色旋风差点就要射中张铁蛋,千钧一发的时候他的身子来了一个怪异的八十度旋转,刚刚好闪过这一击!

    幸好张铁蛋速度如风,要是换了别人,指不定被削成两半呢!

    张铁蛋转头一看,黑色旋风撞击无声的没入了木柜子上,而木柜子毫发无损,看不出来那道黑色旋风有什么威力。

    “你想死啊,敢谋杀亲夫!”张铁蛋嘶吼一声,四肢伏地,一个弹射速度如虹,大黑袍直觉身子被撞,砰的一声被张铁蛋连带着扑到床上。

    张铁蛋压着大黑袍,两人倒在了床上。

    张铁蛋伺机伸手,轻车路熟的摸到了黑袍子的里面,触碰到了她的皮肉!

    “别碰我!”感觉到一双手伸进来,大黑袍的声音变得极其激动,使劲往外面挣扎可是没有结果。

    张铁蛋的力量奇大无比,初次见面仅凭肉手差点要了大黑袍的命,她的反抗无疑是竹篮打水。

    “呼哧!”张铁蛋双手刁钻,动作极快,双手从黑袍子里拿出来,将大黑袍的头部斗篷猛地拉下来。

    一张被黑色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