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茶小说网 > 都市电子书 > 霸道农民哥 >

第167章

霸道农民哥-第167章

小说: 霸道农民哥 字数: 每页35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张铁蛋使劲挥了挥手奔着楼梯就上去了,哪里有空跟迎宾女郎闲扯啊。

    “尼玛!”来到了二楼张铁蛋才知道为何是免费的,他娘的这里就是集体公众的地区,就是那种一排排整齐放着足浴床的地方,听迎宾女郎说的那么好听,还以为是单间呢。

    “我草你还没醒啊?”张铁蛋三两步来到孙禅道的床位,轻轻照他脸上扇了两下,孙禅道呼呼大睡醉的不省人事。张铁蛋刚才暴打男胖子的时候已经不知不觉醒了酒,这才迟钝的发现自己喘气都没有酒味,拥有超人体质他也不意外,在心里小小的高兴了一下原来自己的酒量又他妈长进了。

    张铁蛋浑身放松的把自己‘扔到’旁边的床位上,两只脚丫子来回一登,鞋啪啪的飞到了地上,舒服的躺在床上准备点个技师,却发现没有人过来询问。

    “奶奶的,公众大厅就是瞧不起人。”张铁蛋这么想着,吼了两句服务员,服务员呐。

    听见张铁蛋的叫喊,一个男服务员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并用不咸不淡的声音问道:“有什么需要?”

    这服务员眼高手低,明显是看不起张铁蛋。

    嘿的一声,张铁蛋笑了,自己怎么说也是一个大老板,撇去这层身份不说,花钱来这里消费还不对了,这里的服务员真牛气啊,连正眼都不看自己。

    “我说你这什么态度啊,我感到赤裸裸的蔑视啊,你怎么不叫我先生啊?”张铁蛋眼睛一眯问道。

    “先生好~~请问你有什么需要?”这一次,服务员拖着长音喊了一嗓子,态度变得叫一个快,在旁人看来绝对的毕恭毕敬,还别说,富侨足浴这么大的场子用人来看的确是高档地方。

    只是服务员接下来膈应的看了看张铁蛋,脸上带着恭敬之色,但是眼神让人一看就明白压根瞧不起他。

    人家瞧不起他也是正确的,富侨足浴的服务员,时间就是金钱呐,他们按提成拿工资,接待的客人越多拿的钱越多,这里本来就是公众大厅,提成比单间少很多,而且张铁蛋俩人来这里蹭睡觉,换哪个服务员也不会睁眼瞧他们。

    虽然张铁蛋没睡觉,可是孙禅道睡着啊,醉醺醺的浑身酒气,上来楼一头栽倒床上不省人事,这种人在富桥多的是,蹭觉睡嘛,根本不会在这里消费,哪怕一倍酒水,所以服务员自然不愿意在这里耗费时间,可是又不能明着说,要不就违反了富桥的待客之道。

    “先生,你有什么吩咐快点说,我们这里可忙了。”见张铁蛋迟迟不说话,服务员不耐烦了。

    “怎么?觉得小爷消费不起?不能给你带来优厚的提成么,你少狗眼看人低,小心我投诉你。”张铁蛋的眼是什么啊,就是猜透人心的利器,服务员的小心思,被他几眼看了出来,还当即说了出来。

    服务员脸色一红,他的确是看张铁蛋消不起费才爱理不理,要是真被投诉一下,那这个月的奖金准得降低,服务员可不想发生这种悲剧。

    “先生,我站在这里十分钟了,你都不说要什么,是想足疗还是点一些喝的东西?你起码得说话吧,我反正不能去猜你的内心啊!”服务员说着,对张铁蛋越来越反感,索性不去看他。

    这不看还真发生了好事,服务员一眼便看到刚登上二楼的两个人,登时丢下张铁蛋不管他投诉不投诉,撒丫子朝那两个人奔去,就仿佛见到亲爹一样亲。

    这事换做谁都不乐意,拿张铁蛋当空气啊,他可不吃这一套。

    撇眼望去,张铁蛋看到那俩人一个四十左右,穿着考究,带着眼镜,感觉像是成功人士却又没有很重的商气,另一个却是个老头子,起码得七十岁了。

    张铁蛋看的想笑,这么老了还来做足疗?会不会是喜欢这里的大保健啊?

    只见那个瞧不起张铁蛋的服务员,对那俩人极是恭敬,点头哈腰,尾随左右,脸上堆满谄媚的笑容。

    四十左右的中年人轻轻交代了几句,看起来像是嘱咐着什么,那服务员点点头跑到前面,向着里面的单间挥挥手。

    那服务员一个劲的在门口点头哈腰,送着笑容,直到中年人和老头走进其中一个单间,他还在点头哈腰。

    “瞧那狗吃屎的样儿,真是个当狗腿子的料。”张铁蛋不屑的瞪了一眼,懒得跟这种服务员计较,随口又喊了几嗓子,叫来另一个服务员。

    “你这里是按照客人消费算你们的提成是吧?”张铁蛋混到如今的身份,早已不是当年的乡巴佬,什么不懂啊,当然知道这些服务员最大的经济来源。

    听到客人这么问,新来的服务员笑容尊敬:“是的先生,干我们这一行的,就得靠您们赏口饭吃。”

    “那好咧,给我和我朋友开个单间,有什么好喝的尽管上,要最贵的,技师也给我弄两个最贵的。”张铁蛋心血来潮,就想给那个瞧不起他的服务员一点颜色看看。

    新服务员听到这话,欢喜的答应一声,没有考虑孙禅道怎么办,这个醉鬼睡了那么长时间服务员都知道了,这新来的叫过来一个帮手,两人合力搀扶着孙禅道朝单间的足疗走去。

    那个瞧不起张铁蛋的服务员此刻还没离开,忽然看到张铁蛋大摇大摆的走过来,有些意外的看着。

    “看啥?你当老子去不起单间?我的钱能把你这里都买下来信不?”张铁蛋对势利的服务员说道,说买下富桥足浴当然只是吹牛逼。

    瞧不起张铁蛋的服务员满脸吃惊,理智的选择不跟张铁蛋顶嘴,因为他这时候想起来一句话:人不可貌相。

    见到是另一个服务员把张铁蛋带来,这人小声的询问了一翻,新服务员也不隐瞒,把张铁蛋财大气粗的一面讲述出来,那个势利眼服务员听后很是后悔,真想给自己两嘴巴子,居然错过了那么有钱的顾客。

    张铁蛋舒服的躺在床上,没把那个势利眼放在心上,他不是斤斤计较的人,只是心血来潮想看看势利眼得知错过赚钱机会的反应,结果令他非常满意。

    两个身材高挑的女技师来到房间里,身材倒是不错,只是脸盘长得有点丑,起码入不了张铁蛋的眼里。

    丑不丑没挂你,张铁蛋来这里又不是做特服的,确实只想享受一下,俩技师也挺有眼色,顾及进门的前一刻被人新来的服务员交代过,这里面的主财大气粗,不该问的话别问,所以就没多嘴询问孙禅道怎么个足疗法。

    喝醉的人怎么足疗?一样足疗啊,女技师脱了他的鞋子开始泡脚、揉搓。

    张铁蛋闭上眼享受起来,女技师的手法,挺好。

    正舒服的时候呢,外面忽然响起一声大喊:“经理!不好啦,出大事了!”

    张铁蛋缓缓睁开眼,那声音听着熟悉,就是那个瞧不起自己的服务员喊的,足疗店能出啥事?

 226。第227章 我是医生

    没等张铁蛋寻思出了什么事,外满接着又响起另一个明显急促许多的声音:“快打120,块!”

    外面的骚动愈发大了,一窜脚步声咚隆隆的跑过,伴随着只有经理级别才能指挥的声音陆续响起。

    “足疗店能出啥事?”张铁蛋不由说道。

    他屋里边两个按摩脚丫的技师也被吸引转头,都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对视几眼,无言述说着外面出了什么情况,从她们自然轻松的表情上,看的出来并不是担心店里出了什么事,而只是有些好奇的念头。

    笑话,富桥足浴的老板很有实力,跟太祥镇的新秀黑老大梁涛是拜把子兄弟,谁不知道这家店被梁老大罩着,所以女技师只是略微转头看看紧闭的门口,继而注意力放在捏脚上。

    不过听到张铁蛋的呢喃自语,给他捏脚的女技师带着一些诙谐笑道:“大哥你那么好奇,不出去看看热闹吗?”

    “我还用出去看?”张铁蛋的确是好奇,他这人最爱看热闹。

    “不出去看那怎么看?”听到这位大哥的话,喃喃自语的换成了女技师。

    她当然不会知道,眼前的这位年轻大哥,能耐着呢。

    张铁蛋也不解释,也没解释的必要,双眼一眨一动,开启了透视神眼,望着粉刷的洁白墙壁,先是看出了墙里的水泥砂石和钢筋,随着意念一动,向着再往里看看,墙壁没了,替代的是隔壁房间的一幕。

    原来是他们啊!

    隔壁房间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势利眼服务员,丢下张铁蛋去迎接的客人,一个中年人和一个老头。

    只是此刻那老头没有穿之前的衣服,而是一身浴袍,显然在洗浴楼层泡了个热水澡又回来按摩的,不过老头子双眼紧闭,躺在按摩床上一动不动,旁边一个女技师脸色苍白,双手抵腹的站在一旁注视,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房间里人影杂乱,跟老头一起来的中年人则是急的团团转。

    “什么大不了的事啊,老家伙犯病了么?”张铁蛋这么想着,透视神眼落在了老头身上,透视程度再次加深,隔着浴袍,便看到老者胸腔里有一片红。 。

    此刻,张铁蛋总算知道,站在老家伙身旁的女技师,为何忧心忡忡了。

    张铁蛋再次转移视线,落在老者发红的胸腔上。

    只有张铁蛋能够看到老者胸腔的红,因为那是内部的,就算来个厉害的医生,如果不动用ct机,无法看到内部情况。

    目视着胸腔的红色区域,张铁蛋凝神加大注意力,脑中神农内经的知识对症而出。

    神农内经,就是这么神奇,只要张铁蛋专注一类病况,那么便会出现相对的病因与解除之法。

    “恐怕120没来到,你就得嗝屁,幸亏能遇到我。”张铁蛋了解完老者的情况,嘴里不由说道。

    “先生你说什么?”女技师的动作一顿,奇怪的看着张铁蛋,这个人怎么总是自言自语?

    “我说我是救人的菩萨,整天累死了。”张铁蛋下来床,在女技师错愕的表情中走了出去。

    驱动张铁蛋去找老头的原因,不外乎他想知道这个老人的身份,那个势利眼服务员为何那么巴结,当然最主要的也是不能见死不救,否则他就不是人了。

    走廊里围满了人,似乎那老头身份不小,经理带着的人在门口急得团团转,自然把道路围的水泄不通。

    “让一让啊,赶紧的啊!”吵闹声不大但也不小,张铁蛋直接动手,拨开面前的人墙挤进去,结果换来一片恼怒声,瞎凑什么热闹啊!

    “先生!你不能进去!”一个服务员眼尖手快的抓住张铁蛋,是抓住,直接抓住,这对客人极是不尊重的举动,但是这个服务员就是故意的。

    张铁蛋转头一看,原来是那个势利眼服务员。

    势利眼趁着人多混乱,看到张铁蛋,假意没有看到是他,本着‘阻止任何人进入这个单间’的要求拦住张铁蛋,只不过由于之前对张铁蛋怀恨在心,故意使劲抓住了张铁蛋的胸口!

    张铁蛋能够明显感觉到,势利眼使出的力气不小,这是要抓爆自己胸口肉的节奏啊。 。

    张铁蛋知道,这家伙被自己狠狠的坑了一把,怀恨在心,故意趁着假装阻止别人进入单间,狠狠的抓自己一把,不就是记着刚才没有让他拿体层的仇么。

    “干啥呢你,就这么对待客人?”张铁蛋甩过来一双白眼,脸上不痛不痒,好似势利眼那一抓对他不起作用。

    势利眼装作抱歉的样子放开手,心里却在纳闷,这个人怎么回事,胸口不疼干吗?我可是用了很大的力气。

    不是不疼,是强忍住了吧!恐怕他的胸口,已经红的发紫,说不定皮肉里还有淤血!

    势利眼非常清楚用出的力量有多大,认为张铁蛋就是装的没事,不知道得有多疼呢。

    想到这里,势利眼那个开心加快乐啊,连眼上的睫毛都在笑。让你不点我,让你坑我,让你不让我赚提成!

    势利眼嘴上却假意尊敬,说道:“噢,先生,是你啊,不好意思,这个单间有人在了,咦?你不是已经开始按摩了吗?”

    他说话的声音故意很大,让别人都听到。

    果然,乱糟糟的周围,投来几道不满的目光,这些人都是店里的内部人员,富侨足浴,有很多人都是老板的亲戚过来帮忙。

    有麻烦的地方,自然是不愿意让别的客人掺和进来,更别说里面混到的人,身份不一般,开门做生意,最怕遇到有身份的客人在店里出事,那些内部人员,本来就很烦心,立即对张铁蛋投去不善的目光。

    那感觉,就好像屋里晕倒的客人是客人,而同样前来消费的张铁蛋就不是客人了。

    张铁蛋并未理睬那些人的反感,而是更加好奇里面这人的身份,早在势利眼恭敬的迎接他俩,张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